【荀彧不是苟或】:你们说,牧民会白白放过一个可以改善家庭经济的机会?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北疆原本就有养殖兔和羊,但规模都很小,因为他们要将大部分牧草资源让给马匹。

    现在马匹稀缺了,空余出来的牧草资源不能放着浪费,为何不养殖可以赚钱的羊和兔?

    只要能怂恿北疆牧民养殖更多的兔子和羊,姜芃姬的计划便完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以古人的思维,他们无法理解这个“阳谋”的核心,甚至要等危害产生才会后知后觉明白。

    因为古人蠢么?

    自然不是,这是因为两个时代信息不平等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个毒计的核心就是破坏生态平衡。

    什么叫生态平衡?

    一个生物群落及其生态系统之中,各种对立因素互相制约而达到的相对稳定的平衡。

    少量的兔子和羊对草原生态的破坏有限,草原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能力恢复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短时间内出现了大量的兔子和羊呢?

    它们的食草能力很强,还能啃噬草根。

    一旦巨量泛滥,甚至能让草原迅速退化。

    不过,北疆三族也不是蠢的。

    一旦兔子和羊的破坏力变得明显,威胁马儿的生存,他们不可能不想办法扼制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真的蠢,姜芃姬也会适时提醒他们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届时北疆不得不将部分精力用以扼制泛滥的兔羊,如此姜芃姬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既不会严重破坏北疆的生态,又能扼制北疆骑兵的发展、令他们分神,算得上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先不用透露出去?!苯M姬笑道,“你将它当做普通的生意去经营,反正我们每年秋冬都要消耗大量的羊毛。所以,从北疆收购羊毛这些玩意儿,不会惹人怀疑的?!?br />
    对于猎人来说,“耐心”是很重要的品质。

    作为优秀的猎人,她不缺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卫慈垂下眼睑。

    “全听主公安排?!?br />
    一早暴露目的,闹得人人皆知,再厉害的计谋都是一纸空谈。

    根据她的自述,卫慈知道她身边?;姆?,能全心信任的人很少,他又怎么能辜负她?

    在十五万观众的见证下,姜芃姬和卫慈达成了默契。

    被这两人盯上,北疆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被人卖了还乐滋滋替人数钱。

    卫慈领走之前,姜芃姬又提醒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子孝别忘了我要的画,能画多好看就画多好看,我相信你的画技?!?br />
    还记得姜芃姬找卫慈过来是干嘛的?

    她让卫慈给她画画,着重突出青砖的用途,这样她才能向勤王的诸侯推销青砖烧制技术呀。

    卫慈也没让她失望,第二日便呈递上来一幅长卷画卷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画好了?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一边展开,发现墨迹并不新,根本不是近日的画作。

    姜芃姬仔细询问才知道卫慈的爱好比较文雅,作画只是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十五万,各行各业的人都有,不少人还是从事绘画工作或者相关领域。

    一瞧见卫慈的画作,他们就有些不淡定了,纷纷发弹幕表达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【可乐鸡翅】:先吹一波慈美人,工书善画,诚不欺我。不过,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?

    【鸡蛋炒刀削】:哪里不对劲?我只是觉得他画的画十分好看,美得像是加了N重滤镜。

    【糖醋里脊肉】:经你们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慈美人这幅画有些奇怪……貌似是太漂亮了?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同时还不忘让姜芃姬把画卷彻底展开,让他们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,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【做人不能忘本】:本人学美术的,对传统绘画有些研究。虽然主播和我们的历史不一样,但很多轨?;故且恢碌?,其中也包括了绘画。我们华国古代的绘画艺术,造型上很少拘泥于表面的相似,讲究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和“不似之似”,偏向于追求意境而不是写实。不过你们仔细看慈美人的画,有没有一种呼之欲出的立体感?画风偏向写实,的确是很怪异。

    这个意见发表出去,立刻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,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【六六不忘归零】:虽说偏向写实,不过风格还是华国特有的,我看着没有半点不伦不类的感觉,反而觉得十分融洽……要是你们怀疑慈美人是穿越者什么的,脑洞有点儿大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蹙了蹙眉,给卫慈圆了场子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我和他在琅琊的时候有交流过画技,估计是那会儿影响他的?

    观众们纷纷喊起了666,直夸姜芃姬不仅能打能说能干架,连艺术细胞也比旁人丰富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将卫慈的画卷了起来,眼睛眯着,好似狐狸一般。

    卫慈不知发生了何事,脊背隐隐蹿上来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这一日,寒风凌冽,旌旗被狂风吹得霹雳作响。

    大军开拔,姜芃姬领军出征,万余兵马穿过皑皑积雪,隐没在地平线。

    中诏。

    中诏作为中原五国国力最强盛的国家,经济强盛,领土广袤。

    东庆共有六州二十一郡,中诏有十州三十三郡!

    不过,作为五国的领头羊,近些年的中诏并不好过。

    党锢斗争日益剧烈,朝内情势瞬息万变。

    世家、外戚、宦官,三者斗争不停,血流成河,势力较小的士族则是风声鹤唳,不敢妄亦朝政、不敢善谈民生、不敢钻研治理之道……生怕自己嘴巴一秃噜说错话,脑袋咔嚓没了。

    这些斗争还是其次,对于老百姓来说太遥远了,但有一件事情却与他们休戚相关。

    多少受难的百姓提及此人,无不扭过脸啐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中诏皇后杜氏,高门贵女。

    据传言此人美若天仙、才华品德举世无双,虽是女子却能与当世大儒辩驳,一争高低。

    当上皇后,她更是以身作则,发下宏愿,势要教化天下女子,苦心钻研多年,终于写出四本经典圣言——女诫、内训、女论语以及女范捷录,这四本书还备受中诏大儒以及广大学子推崇,故而又合称女四书。一时风靡中诏,为士族贵女贵妇追捧,人手一套,奉为无上圭臬。

    有人追捧,自然也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整个国家潮流,那些反对的声音宛若蚊呐,顷刻便被淹没。

    中诏,皇城外一处小镇。

    茶肆内,一名灰衣坐在桌案旁,手边放着一个用布匹包裹的长条物件。

    听到耳边有人议论哪家不知廉耻的寡妇“偷人”要被抓去沉塘,眼中闪过些许讽刺,丢下两个铜板,起身离开,“呵……看样子是死的人太少,一个一个闲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