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暴躁粗鲁肖时钦】:说真的,潜水围观直播间好一阵了,我以为自己见惯大风大浪,没想到还是被炸出来了。对付游牧民族,你竟然对人家的命根子下手,敢问你心脏什么颜色的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@暴躁粗鲁肖时钦,#000000

    #000000?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【幻紫星辰坠】:#000000,这是纯黑色的颜色代码。

    问:敢问主播心脏什么颜色的?

    答:纯黑呀。

    貌似没有毛病。

    【可怜可叹】:纯黑色怎么了?我家主播心脏什么颜色我都喜欢,黑暗系的也萌啊。想要生活好,怎么能没点儿颜色?虽然我总是抱着直播间大骂主播辣鸡,其实呢,我心里总是叫嚣着主播好帅,主播娶我。我就是喜欢看她坑人,敌人却无可奈何的模样,好萌好帅?。?!

    【卖瓜的王婆】:怎么说主播上辈子也是星际联邦的军团长,军部大佬,心脏肯定白不了。你们能想象纯白无暇的军团长?拿什么打败敌人、打败竞争对手?母爱么?军人对付敌人用的计谋能叫毒计么,这叫战略部署。说吧,主播你打算怎么坑北疆,幻肢硬了也要挺你!

    神踏马“幻肢硬了也要挺”!

    姜芃姬对直播间的节操报以担忧,这样污污污的弹幕,真的不会影响未成年?

    伴随着一**打赏提示,屏幕飘过无数条逗比的弹幕。

    【酒酒久久】:挖草队成员前来报道,主播我们去挖哪片草原?保证不给敌人留下一根草。

    【楷皇的甜筒】:挖草国家队队长前来报道,保证将草原挖秃。

    【幕轻尘】:挖草大队出征,保证寸草不生。地球也给薅秃,不留敌人分毫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着这些弹幕,纵然表面不动如山,内心已经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活宝~

    卫慈蹙眉,他的话把姜芃姬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主公……牧草也有大规模疫???”

    卫慈以为姜芃姬想人造“草”病对付北疆,眉头拧得死紧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地道,“有是有的,不过你家主公像是这样凶残的人?下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要是将北疆折腾死了,到时候累得还不是自己?再者说了,你家主公也弄不到那种东西……北疆幅员辽阔,水草丰沛的草场都被北疆部落拿捏手中。他们前不久刚吃了大亏,马场生机几近断绝,他们做事将会更加谨慎。此时要是摆明了对付他们,这不是自找麻烦?”

    作为一名优秀卓越的猎人,她很清楚一个道理,子弹冲出枪口、没入猎物心脏之前,不能让猎物感觉到一丝杀气。她想要阴一把北疆,还是草木皆兵的北疆,更需要隐藏自己的杀机。

    毕竟,她手底下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小公举,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卫慈肃清杂念,用陈述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主公已有对策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自然是有的……我还打算将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做,因为你不会让我失望?!?br />
    除了几个武将,其他谋士一个比一个心黑。

    排除需要随军的杨思和丰真,姜芃姬仔细考虑了亓官让、徐轲、风瑾和卫慈。

    再三斟酌,她选择了卫慈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因为这人和她一样,阴人之前能很好克制自己的恶念,直至敌人身死那一刻。

    人类总会偏向自己的“同类”,姜芃姬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卫慈正色,俯身请教,“还请主公指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附耳过来?!?br />
    卫慈盯着她,两人对视半响,“这里无人,主公尽可直说?!?br />
    最后,还是卫慈服软了。

    恭敬地膝行至她身旁,两人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。

    当姜芃姬靠近他耳畔低语,温热的呼吸扑在耳垂,染上不正常的血红,身体升起滚滚热潮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放在膝上,借着宽大袖子的遮掩,紧紧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等她说完,卫慈有种缺氧的错觉,好似泡了一个时辰的温泉,脑子隐隐发昏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见他的反应,含笑问道,“明白了?”

    卫慈眨了眨眼,恭敬地垂首,刹那恢复了镇定。

    “慈必不负主公厚望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眯了眼,“我知道你不会负我?!?br />
    她撇去了“厚望”二字,这话听着有些挠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卫慈垂眸,佯装不知,以毅力克制异样,但身体却忠诚地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因为主播的缘故,姜芃姬的声音再小,观众们也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有些神经大条的观众还沉浸在姜芃姬的“阴谋”之中,没有注意到两人的互动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黑啊,主播你这么黑,不怕带坏小孩子么?

    【我变成蝴蝶飞走了】:现在不是流行腹黑人设么?什么霸道总裁娇嫩少妻、腹黑王爷嚣张妃子……如果主播性别换一下,绝对是全球男神,多少迷弟迷妹要为她寻死觅活?

    【艾泽花火】:别歪楼啊,有没有大神分析主播这个计谋可不可行?

    用经济间接破坏北疆生态,想出这样阴损主意的主播也是叼!

    很好,心脏女神的名号就颁发给主播了!

    直播间十五万观众,各行各业的观众都有。

    很多人是吃瓜看热闹的咸鱼当,但也不乏“大神”。

    【荀彧不是苟或】:个人见解,可行性很高。北疆三族的马场已经被马瘟祸祸光了,经济遭受到了巨大冲击,不仅仅是马场场主,连那些小规模放牧的牧民也蒙受巨大损失。前者还好,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但那种小规模经营的牧民呢?他们的生活就比较困难了。

    这位观众认真分析,只是他的ID看了惹人发笑。

    【荀彧不是苟或】:马瘟不是**,反而是天灾,遍及整个北疆,经济损失难以估计。这个经济损失,谁来补?北疆皇庭么?很显然不是!哪怕是我们现在这样的社会,一旦发生全国性的经济亏损,各行各业几乎崩溃。哪怕国家机器想补偿,能补的数额也是有限的,更遑论在主播这个落后的时代。各家只能自己想办法添补亏损。那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【荀彧不是苟或】:北疆马匹死伤惨重,在缺乏马匹的情况下,牧草资源绝对会溢出。牧民要弥补马瘟带来的损失,必然要开拓其他生意路线。主播让卫慈安排商队到北疆收购羊皮、兔皮、熏制的羊肉和兔肉,这是一个信号,暗示他们可以用多余的牧草资源培育羊和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