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给出的证据很充分,杨思都不知道该从何反驳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主公那日的话语只是逗他的,可要是这样,卫慈那边又怎么解释?

    难不成这俩家伙闲得无聊,合伙耍他?

    “……爱信不信?!毖钏寄貌怀鍪荡?,只能用这样的万金油应付,“要是主公真是女的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眼睛一斜,道,“要真是女的,我立马去街上拉个人回家成婚,护己忠贞?!?br />
    丰真的话,简直槽多无口。

    杨思干巴巴地笑了笑,“……放心,估摸着,没人看得上你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同样回以一笑,他有安全感了。

    张口就是嘴贱,“也是,有子孝这样的良家民男在侧,怎么也瞧不上我这样的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知客斋雅间内面面相觑,有一股迷之沉默。

    丰真半响才不确定地问,“主公这事儿,你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杨思想回答“十成”,毕竟当事人都承认了,但他不能这么回答。

    含糊地道,“六成以上吧?!?br />
    丰真收敛打趣的心态,表情沉凝下来,语气多了几分莫名的压迫。

    “你是过来跟我透底的?”

    杨思内心隐隐发毛,表面上却诚恳轻笑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玩笑之语?!?br />
    丰真眉梢一挑,眼神闪过异光。

    如果杨思咬死之前的话,他倒会以为对方是玩笑,毕竟“主公性别为女”这事儿太惊悚。

    现在杨思却坦然说这是一个“玩笑”,丰真反而不敢将它当做“玩笑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追问到底。

    一来没意义,二来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主公是男是女,最无可辩驳的证据便是主公的身体。

    丰真要真是好奇,直接去问问那些花娘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眉头微不可察地蹙紧。

    不提这事儿,他倒是没发现一个细节——说起来,主公逛青楼的时候,还没有一次是真正留宿的,甚至没有招任何一个花娘陪寝。每次都是将青楼当成食肆,吃了饭喝了酒就走。

    丰真嚼着米饭,味同嚼蜡,思绪飘散。

    主公年纪正盛,正是容易情动、擦枪走火的年纪,年轻的身体很难经受异性的撩拨,那些花娘虽然不是天姿国色,但也是花样年华,带着特有的青春气息,这种气息远比身材外貌更加吸引人……不提别人,丰就是从这个年纪走来的,若是正常男性,不会被撩得冒火?

    若主公后院有妾室或者通房也就罢了,毕竟有些人就是觉得花娘不干净,哪怕被撩得嗓子冒火,一样会装作没事人,忍着回家去找老婆小妾……偏偏主公后院什么都没有,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如今一想,处处都是疑点。

    要么,主公就是柳下惠,真正无欲无求,坐怀不乱,绝世君子。

    要么,主公就是X无能,面对天姿国色也站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若是第二种,那就有些蛋疼了,站不起来就生不了继承人啊,没继承人就意味着没有根基。

    要么,主公不是男的,他或者她是个女的!

    面对这三种情况,丰真希望是第一种,但瞧主公那个老司机做派,怎么也不像是纯情君子。

    不是……难不成真是个女的?

    将“女性”标签贴到姜芃姬身上,丰真觉得两股战战,感觉要被吓痿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丰真还对主公性别之谜纠结,姜芃姬正与卫慈探讨。

    “将你留下来也没别的事情,听闻子孝丹青极好,拜托你做一幅画?!?br />
    相较于杨思他们的脑洞,两个当事人倒是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“作画?”卫慈问道,“主公要画什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青砖,准确来说应该是青砖堆砌的房子?!?br />
    卫慈凝眉深思,直播间的观众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偏偏主播又不给提示,怎么猜啊。

    “主公是想……售卖青砖?”

    毕竟是上辈子的“老夫老妻”了,再加上卫慈智商还不低,一下子就摸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别人会盟是去争取利益的,自家主公参加会盟,估计就是为了坑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,售卖青砖能有多少利润?”姜芃姬露出卫慈极为熟悉的笑,那是坑人的前奏,“我是想售卖制作青砖的技术。青砖到底是泥巴做的,又不是金子,体积大,分量重,能卖出多少钱?若是制作青砖的技术卖出去,倒是能赚一笔,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卫慈拧眉,按照一般的思维,他是不赞同的。

    不过,提出这个意见的人是主公,背后肯定有她的思量,不能一棒子打死。

    面对姜芃姬,卫慈习惯性思量再思量,务求不出一丝错处。

    半响后,卫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,“主公想卖给谁?”

    姜芃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,她知道卫慈已经摸透了她的本意。

    “谁的地盘离丸州近,我就优先卖给谁?!?br />
    卫慈默然无语,主公的心,果然已经黑透了。

    正如姜芃姬所言,青砖用于建筑很好,它的原材料也十分廉价,但它有个毛病——运送成本几乎比制作成本要高出数百倍?;欢灾?,想要用青砖建设,必然要在当地建造砖窑。

    姜芃姬把青砖制造的技术卖出去了,这是个很隐晦的陷阱。

    她让敌人当冤大头,出人出力又出财,拖累敌人势力发展的步伐,这是其一;等姜芃姬稳固根基,彻底消化丸州势力,扭头再打敌人,攻下之后连战后建设都省心了,这是其二。

    “北疆三族因为马瘟一事,境内经济已经跌落谷底,马场近乎荒芜,战力削减八、、/九成,想要缓过劲儿,没个三五年不行。在此之前,我们得巩固丸州势力,同时进一步扩大地盘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的目标还是北疆三族。

    可凭着崇州、丸州和浒郡的兵力,根本不能彻底灭了北疆,所以她还需要再进一步成长。

    或者,还能同时想办法削弱敌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想着,一边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子孝,你觉得北疆除了依赖骑兵、马匹之外,还依赖什么?”

    卫慈与她对视,平淡道,“牧草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深得吾心?!?br />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,直播间的观众齐刷刷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要是记得没错……北疆三族……好像是游牧民族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