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此次会盟,怕是难有结果……带兵再多也是走个过场……”姜芃姬捏着下巴嘀咕,各种心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她道,“为了防止红莲教死灰复燃,丸州的兵力不能抽调太多,所以我决定此次勤王带兵一万,六千精锐,四千新兵,剩下的兵力全部留守后方……”

    亓官让和风瑾等人微不可察地拧紧了眉头,心中十分不赞成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只带一万兵力?

    虽说丸州兵力吃紧,根基不稳,但也没有寒酸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亲自领兵会盟,只有一万兵力,怎么撑场面?

    几位属下还是有顾虑的,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吱声,倒是直播间的观众先不满了。

    【长命百岁苏沐秋】:不是,主播你就这么寒酸?大小也是个丸州牧啊,哪怕目前还是非法的。出门会盟就带一万小弟,你不觉得寒酸,别人还觉得你落魄呢。遥想上个世纪,古惑仔头子出门干架都能拉上几十票小弟,你只带一万兵力,绝对会被小看啊。说起会盟我就想起十八路诸侯讨伐董,要是他们也折腾个选举盟主,主播你只有一万兵马,妥妥要坐冷板凳。

    【手速达人喻文州】:哈哈,楼上的,你是被@沉默寡言黄少天,附体了么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玛德,你们能不能改改ID,还长命百岁,老子看个直播都要被插刀扎心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虽然这个系列的ID很扎心,不过人家小苏苏也没说错啊。按照目前这尿性,主播只带一万兵力,妥妥会被轻视,不管是会盟也好,选举盟主也罢,她凑不了热闹。

    直播间激烈争吵,几位谋士先是露出不赞同的表情,倏地想到什么,神色又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引起了某些观众的主意,他们纷纷发弹幕求解惑。

    【柳羲是我丈夫】:你们有没有发现,几位谋士先生一开始还反对的,现在怎么淡定了?

    【我住隔壁我姓王】:对啊……刚才光顾着看他们弹幕引战了,难道是我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【老王不及老宋强】:我大概知道了。对了,你们是不是忘了主播她爹啊,崇州牧柳佘!

    是的,正如直播间观众老宋所言,几位谋士没有出言反对,仅仅是因为他们想到了柳佘。

    柳佘也响应了勤王的号召。

    姜芃姬只带一万兵马出门,但和她爹柳佘联手,参与勤王会盟的人能强过他们“父子”?

    按照原先的计划,姜芃姬是打算带一万五到两万兵马,不过她进一步分析了丸州的形势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风瑾他们不知,但姜芃姬很清楚,她的敌人不仅有明面的,还有暗地的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敌人还好说,暗中的敌人却十分棘手。

    顾虑到丸州的情况,姜芃姬再三取舍之后,还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方案。

    带着一万兵马去参加勤王会盟,的确是很磕碜,但姜芃姬很笃定,不会有人敢轻视她。

    “预祝主公旗开得胜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与君共勉?!?br />
    散会之前,姜芃姬喊住卫慈,“子孝,你先留一下,有事要找你帮个忙?!?br />
    卫慈神色淡定地应下,杨思目光复杂地盯着友人的脸,最后被丰真给拽走了。

    出了政务厅,丰真双手拢进袖子,脸上带着放荡不羁的笑。

    “杨靖容,你至今未曾成家,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杨思没好气地发了个白眼,丰真可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搭档,他不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丰真笑道,“真发现,你今日瞥向子孝的次数,整整有二十二次?!?br />
    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杨思一个脚软,差点儿跌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你这浪子,以为谁都跟你一般荤素不忌?”杨思气得连胡须都要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丰真笑着,眼神闪过些许异光,“真虽是浪子,但不好男风这一口?!?br />
    杨思愤愤甩袖,“我也不好这口!”

    丰真嗤了一声,搭着杨思的肩膀将他哄到了一边,低声细问,“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杨思心中一咯噔,面色微青,故做掩饰道,“什么发现什么,老夫还有事,不与你纠缠?!?br />
    “子孝和主公啊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?!狈嵴娲浇且谎?,竟是陈述的口吻,“今天会上,你不仅看了子孝二十二次,还目光隐晦地瞧了主公二十三次……说吧,发现什么有趣事情了?”

    杨思险些气闷,会盟期间要跟这么一个八卦浪子合作,宛若智障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好奇,自己去问?!?br />
    丰真无奈地拢袖,“问了,主公和子孝直言否认。你也知道,这两人是个什么德行,我可不想和他们玩心计。想从他们口中套出点儿东西,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赔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暗暗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和丰真玩什么心计,丰真是没皮没脸的,他还要点儿脸面。

    丰真道,“前段时间,庖子琢磨出一道新菜色,酸甜酸甜的,吃着很开胃,不去尝一尝鲜?”
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法用语言打动他,于是改换美食诱惑么?

    他杨靖容,像是那种为了吃食毫无节操的人?

    “唔,走,正好快到午膳时间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迈开步子,面上带笑,心中忖度开了。

    按照姜芃姬的意思,她是想袒露真实身份的,不如先试一试丰真的底子?

    两人被钦点出征,凑到一块儿用膳也不稀奇,还不准人家边吃边商谈对策?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什么遵守规矩的人,食不言什么的,有外人在还好,没有外人就随便了。

    等丰真听了杨思的“推测”,他险些被里脊肉堵住肺管,咳得“震天动地”。

    “靖容,你莫不是拿我开涮?”丰真形象狼藉,全然没了那种亦正亦邪的浪气,反而有股中二病的气息,“你怀疑主公是女的……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我跟你说,女人要是长主公这样的,这辈子找不到婆家。估摸着只能落草为寇,打家劫舍,强抢良家民男当压寨相公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不禁想起他和姜芃姬偷偷摸摸喝酒吃肉的场景,吐槽欲爆发。

    “主公生得的确有些女气,但横竖看来看去,分明是个爷们儿。我刚来那会儿,奉邑郡可还没有那么忙碌,主公私底下与我一道喝酒逛花楼,次数不少……但凡有主公在,花娘都懒得看别人一眼。什么淫词艳曲啊,什么市井话本啊,什么荤段浪语啊,主公张口就来,你说这样的……活脱脱沉浸红尘的老饕餮……女的?你信?”
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