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证明,程远性情温和忠厚,的确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一开始,徐轲还有些担心的。

    担心什么?

    自然是担心程远不配合。

    程远刚弱冠不久,年轻气盛,要是他觉得自己一出仕没得到主公重用,反而被一个出身不怎么样的人压了一头,人家心里不舒坦了、行动上不配合了……若是如此,徐轲可就头疼了。

    所幸,徐轲担心的场景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程远年轻没经验,但他做事有条不紊、心细如尘,关键是人家还谦逊好学,不会因为徐轲出身低微而轻视。任务再枯燥繁琐,程远也能全神贯注投入,简直就是徐轲眼中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这样乖乖加班工作,不叨逼吐槽的好员工,哪个老板和同事会不喜欢?

    于是,程远轻松得到徐轲和亓官让的好感,三人工作配合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程远毕竟没有经验,哪怕他已经足够细心了,很多地方还是有小错。

    徐轲和亓官让也不嫌麻烦,能指点则指点,不能指点帮他弥补错处,让程远“如沐春风”。

    一开始,程远还以为自己出仕会惹来抵触,不好融入集体。

    如今一瞧,主公手底下的人还是蛮好相处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今儿个,孝舆问起兄长的事情了?!?br />
    程丞抬了眼皮,他最近在忙着整理藏书,给它们进一步详细分类,没怎么关注儿子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他也知道儿子最近几天起早贪黑出门,披星戴月回家,政务繁忙。

    “问公逻?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丞有二子一女,除了长子在其他地方任官,小儿子和小女儿还养在身边。

    举家逃离隋安县的时候,他将老婆和次子女儿都带走了,唯独成家立业的长子没有。

    长子程巡,表字公逻,性情和次子简直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“孝舆问儿子,是不是还有一个兄长,还旁敲侧击问了好些关于兄长的事情……”程远有些莫名其妙,怀疑自家兄长和孝舆是老朋友,“……兄长在外任官多年,回家次数寥寥,儿子知道的也不多……莫非孝舆是兄长的旧识?或者说,孝舆在哪里听过兄长的名讳?”

    程丞听后,眼神变了一下,看向儿子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他了解自己长子,那孩子门第观念很重,交友圈子绝对不可能和徐轲重合,更别说认识。

    徐轲询问程远是不是有个哥哥,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想“拐人”。

    程丞垂下眼睑。

    拐了老的还不算,拐了小二还不算,还想把老大也拐走……嗯嗯嗯,很棒棒。

    “公逻那个脾性,怕是不适合?!?br />
    程远蓦地睁大了眸子,经过父亲的指点,他终于明白徐轲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兄长是不会来的?!?br />
    程丞暗暗撇了撇嘴,只要姜芃姬不是脑子抽了,她也不可能接纳程巡。

    “父亲,听说明日主公便要领兵勤王?!?br />
    “你想跟着去?”程丞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“想去见一见,不过依照这个情形,估计是不可能了?!背淘兜娜废肴?,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去了也派不上用场,勤王可不是一件小事,分分钟大乱战,他经验缺乏,还太嫩了。

    程丞道,“天下形势已乱,勤王将会成为重要的转折点。你不用凑热闹,帮不上忙还添乱?!?br />
    程远表情沮丧,他被自家老父亲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程丞低声道,“不过,你若想出头,这也是一次好机会?!?br />
    “还请父亲指点?!?br />
    “丸州刚拿下,根基不稳,主公又要抽调一部分精锐前去勤王,这意味着留守后方的兵力将会严重不足。想要缓解危难,只能一边招兵买马,一边训练精锐。由此可见,压力有多大。但只要平稳撑得过最初那段时间,主公在北方的势力就彻底稳了。你好好做事,务实肯干,届时论功行赏,谁也不能抹去你那一份……谨记,别像你兄长那般急功近利,‘稳’字为上?!?br />
    程丞给儿子分析清楚,还不忘敲打一番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官场,奈何两个儿子都有主意,他只能用自己的经验给他们提点儿意见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大儿子嫌弃他,父子两人没少生摩擦。

    小儿子倒是听话好哄,性情也温和,能听得进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另一边,姜芃姬也决定好勤王的“阵容”。

    “靖容曾经在昌寿王帐下效力,对他们也比较了解,此次勤王你必不可少?!苯M姬第一个点名杨思,杨思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她好笑道,“昌寿王再怎么强势,他还能冲进营地,将你大卸八块不成?怎么说,前面还有你家主公顶着,我可不会把你交出去?!?br />
    杨思暗暗抹汗。

    他将昌寿王坑得那么惨,人家岂止是要将他大卸八块,估计都想要灭他族了。

    得知要阵前对上老东家,杨思有些心虚,隐隐又有些雀跃。

    “另一人,我认真忖度之后,打算选择子实。其余人留在丸州,万望诸君替我镇守一方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没有选择卫慈他们,反而选择丰真,他的战略谋划更加适合勤王这样的乱斗格局。

    丰真听到自己被点名,眼睛一亮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他终于不用跟那些恶心的伪君子以及更恶心的政务打交道。

    想到前些日子,他和风瑾在上阳郡与士族周旋的场景,简直是噩梦。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?!?br />
    丰真笑眯眯,嘴角的笑容怎么也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武将方面,姜芃姬选了李赟和典寅,其他人留下来继续招兵买马或者练兵。

    “如此安排,你们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她环顾一圈,询问众人。

    一旁的孟浑神色微动,半响之后出列请缨。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,问道,“为何?”

    孟浑说,“皇帝下令勤王,多半与孟氏倒戈相向,转投昌寿王有关。末将曾是沧州孟郡都尉,效力于孟氏,对他们多有了解。故而,恳请主公允许末将出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讪讪不语,面有难色。

    孟浑和孟氏,二者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。

    姜芃姬垂眸细想。

    她将孟浑留下来,仅仅是因为他练兵经验丰富,军中威望又高,能镇得住场子……相较之下,李赟和典寅都是新秀,虽有名声,但资历不足,应该多给机会建功立业,积攒军功。

    既然孟浑主动请缨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罗越禁军教头出身,这些年也积累了足够多的练兵经验,再提拔两人辅助他,纵然孟浑跟随去前线,对后方的影响也不大……这般考虑之后,姜芃姬应允了孟浑的请求。

    孟浑道,“多谢主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