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丞有两子一女,程远是程丞和夫人的嫡次子。

    程远,表字公辽。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姜芃姬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,莫非这位程二郎君以为她坑了老父亲程丞,上赶着找她算账,想到这里,她哑然一笑,“孝舆,你先去试探一下对方来意……”

    徐轲苦笑一声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姜芃姬为何不出面?

    徐轲也找好了现成的借口——自家主公为了程丞一路疾行赶回,如今已经疲倦至极,刚回来就睡下了,下人不好打搅她睡眠,只能由自己出面接待程远……真是完美的借口!

    既能保全双方面子,又能完美解释主公偷懒、避而不见的举动,顺便捧了一把程丞先生。

    程远刚过弱冠之年,面容还带着些许稚嫩和朝气,可周身气势却相当平和,有种不符合年龄的沉稳与镇定。徐轲也算是见多识广了,光看程远的气度,他便觉得这人是个忠厚诚恳的。

    进一步交谈之后,徐轲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程远找姜芃姬,不仅不是为了找她算账,反而是过来毛遂自荐的。

    是的,没看错,的确是毛遂自荐!

    买一赠一,拐了老的(程丞)还附赠一个小的(程远)。

    主公,看看你造了多大的孽!

    得知这点,徐轲不由得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少年人,活着不好么?

    你知道毛遂自荐的下场么?

    丸州加班团欢迎你哦,全年无休,天天加班,福利坑人,领导不靠谱。

    要是哪天主公脑抽了,工作量还要暴增数倍!

    当然,徐轲是不可能实话实说的。

    要是把人吓跑了,自家主公和其他同事能与他拼命。

    程远的确不知道丸州内部的情形,但他知道自家父亲接下的担子有多么沉重,一个不慎便是遗臭万年。让步入中年的父亲承担这么大的担子和风险,为人子女,程远如何忍心?

    作为程丞一手教养出来的儿子,他算是最了解程丞的人之一,他能明白父亲的追求和理想。

    故而,程远并没有阻拦,反而为父亲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欣喜的同时又深深忧虑,于是有了这出“毛遂自荐”,主动投奔。

    听到徐轲的转述,姜芃姬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听话懂事的孝子……你也见过程远了,觉得他如何?”

    徐轲认真斟酌,回想方才与程远的对话,“程公辽稳重细心,性格务实,倒是不错的苗子。至于能力如何,这还不好说,回头暗中考验一下。轲想,程丞先生的儿子,差不到哪里去?!?br />
    主动送上门的劳动力,哪里有拒之门外的道理?

    因为势力扩张太快,兵力和发展都跟不上步伐,这使得根基动摇,成了姜芃姬目前的隐忧。

    她现在最需要的人才便是程远这样的,沉稳心细,不会贸然激进搞事儿。

    纵然没有惊艳之才,但只要稳扎稳打、努力肯干,一样会成为丸州势力的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程公辽暂时交给你了?!苯M姬哑着声音,“勤王在即,我抽调一万兵力,再带几个人走,丸州的公务便沉重了。你先教教程公辽,等他适应了,事情可以丢给他做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本来就缺人,勤王把一部分家当带走,丸州大本营就更缺了。

    此时撞上来一对程丞父子,好比打了瞌睡来枕头,连姜芃姬都不禁为自己的运气叫好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轲估摸着能稍稍清闲一些?!?br />
    徐轲笑着调侃,丝毫没有新人抢自己饭碗的不悦,甚至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倒不是徐轲心大,只是姜芃姬给众人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。

    她不会埋没任何一人的才华。

    私底下虽有偏向,但公事上十分公正,让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徐轲不用担心程远威胁他的地位,因为二者不存在利益冲突。

    如果提拔程远能减轻自己的压力,增强丸州实力,不用姜芃姬吩咐,徐轲也会去做。

    “嗯,孝舆做事,我一向放心?!?br />
    有徐轲帮衬,她的确满省心的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势力,集团内部总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摩擦。

    气氛不和,互相拖后腿。

    举个现成例子,杨思的老东家昌寿王便是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表面上内部一片和谐,私底下暗潮涌动,你给我下绊,我给你上眼药,活脱脱一出宫心计。

    冷嘲热讽、指桑骂槐,斗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哪怕是姜芃姬这边,内部也算不上一家亲,其实也存在某些不和谐因素。

    例如那个浪里个浪的丰真,作风放荡不羁,他和风瑾、徐轲等人的关系就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他们却不会将这些矛盾搬到公事上。

    一来,他们有脑子,不会以私废公,彼此之间也有互相监督和掣肘。

    二来,姜芃姬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们私底下的关系如何,她不干预。

    可谁要是在公事上捣蛋,当她死的么?

    她会将众人丢到合适的岗位发光发热,尽情挥霍他们的劳动力,不埋没任何一个人才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贯的信条——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情,那种眼高手低的大爷,好走不送。

    对程远的定位,姜芃姬还没做出准确的判断,所以先让他练练手,“实习”一阵子再说。

    等程远回到家,程丞才知道自己儿子背着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儿砸,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?

    程丞蹙着眉,“你可知,为父为何几次三番阻止你出仕?”

    他不爱官场倾轧,但不意味着他喜欢掌控儿子人生,之所以不赞成程远出仕,只是因为程丞认为小儿子还没到火候,能力不足。一个能力不足的人,哪怕出身不错,想出头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程远一阵心虚,垂头纠缠着自己的袖子,呐呐不语。

    程丞摇头,“算了,覆水难收,既然柳兰亭……主公接纳你了,莫要丢了老程家的脸?!?br />
    程远低头道,“还请父亲指点?!?br />
    “多做事,少说话,不逞强,认真请教,虚心学习。别看主公身边的人年轻,年纪比你大不了三五岁,但各个都是人中龙凤……出身微末也有出身微末的好处,至少心性比同龄人早熟稳重……”程丞想到了徐轲,从多年之前,徐轲便是姜芃姬的左膀右臂了,“你懂?”

    程远点头,乖巧状。

    程丞满意了。

    小儿子脾性很好,不似长子那般桀骜难驯,更不会眼高于顶。

    他在此时出仕,希望不是坏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