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说完,现场便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    程丞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——

    他心动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的话正好踩中程丞要害,捏住了他的命脉,哪怕他出身士族,但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无法反驳,好似圣人金口玉言,未来终将会证明她所言非虚。这是预言,凡人如何辩驳?

    正当直播间观众怀疑程丞两人被摁下暂停键的时候,程丞沙哑着问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粉身碎骨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粉身碎骨算什么?哪怕将我钉在历史耻辱柱上,我要做的事情,无人可拦!人生短短百年,我不想等自己白发苍苍再来懊悔。名留青史也好,遗臭万年也罢,人活一世不可能无欲无求,不过功名利禄四字。普通人传世两三代,连后代也会忘了自己先祖的名讳??扇羰腔钤诶?,千万年不朽,不管哪个后人提及我的名讳,他们都要记得有这么一个人?!?br />
    她前世曾走至巅峰,今生又怎么会甘于平凡,籍籍无名?

    要闹就闹得大一些,她不仅要影响当下数十年,更要让以后数百上千年的历史因她而变。

    一统九州,登临帝位?

    这还不够!

    程丞不由得苦笑,“少年人,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?!?br />
    他原以为柳羲活在柳佘的阴影之下,踩着柳佘的步伐,如今看来,她早就达到众生都难以企及的领域和思想境界。傲气也好、嚣张也罢,敢用自己身家性命搅动时代风云,仅此一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平静道,“未来会证明我是正确的,不管是十年、百年还是千年,我能等?!?br />
    程丞诧然,他知道姜芃姬这话的真实意思,这话的意思不是说她能活那么久,而是她相信自己才是正确的,因为不管是多遥远的未来,后人会证明她的正确……这是何等的自信?

    “罢了!”程丞冷静下来,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还在颤抖,呼吸紊乱好似跑了好长一段路,里衣早已经被汗水打湿,“老夫年纪大了,可没有那么多精力和年轻人一起折腾?!?br />
    听这话的意思,程丞还未被姜芃姬说服,直播间观众忍不住发弹幕哀嚎。

    主播刚才那热血又中二的话,说得他们都浑身发烫了,热血沸腾,为何程丞还是无动于衷?

    【心机深沉羊习习】:呵,主播无往不利的忽悠**终于碰壁了,普天同庆。

    【忠厚老实叶不修】:啧,少年人,这就错了。哥赌一包烟,站主播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我说楼上,你们这一系列的ID能不能改一改?黑也不能这么狠吧?扎心!

    【口若悬河周泽楷】:与时俱进,紧跟潮流,不改。

    【手速达人喻文州】:#温柔笑,我已经改啦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楼上你还是改回原来的吧,这次的ID更黑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懂他们的梗,不过看聊天弹幕,多半也能猜出这些ID是粉到深处自然黑的产物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@忠厚老实叶不修,你猜对了。

    她刚发完这条弹幕,疑似拒绝她的程丞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连你一个少年人都不惧,老夫一个半身入土的人怕什么?”

    除了真正的文人,其他人无法理解姜芃姬描绘的蓝图对程丞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。

    无疑,眼前这个半大少年便是程丞追寻半生的“知己”。

    程丞神色复杂道,“只盼你不负初心,不忘今日之语?!?br />
    从卑微走到至尊,这条路途太漫长了,经历的诱惑也太多了,程丞不知道未来的姜芃姬回首现在,还会不会初心不负?这个少年能经得起形形色色的诱惑?至始至终,不改初衷?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自然?!?br />
    她当然不会变,因为对姜芃姬来说,那是信仰。

    从见到程丞再到劝说成功,姜芃姬耗费了半个多时辰,战绩依旧辉煌。

    徐轲得知这个消息,不由得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主公出马,无往不利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暗暗翻了个白眼,他可不觉得这是啥值得夸耀的事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丢了一份东西给徐轲,慵懒地道,“别开心太早了,我的大账房?!?br />
    那份书简轻飘飘地投入徐轲怀中,他表情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加班团来了新人,还不许他开心一下啊。

    怀着好奇打开竹简上的蝴蝶结,展开一瞧,徐轲的表情险些龟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亓官让听到徐轲的声音多了一缕悲愤,不由得好奇上前,伸出脑袋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问一边瞧,很快从头看到尾,心中默默给徐轲点了一排蜡烛。

    “一份计划书?!苯M姬道,“我想聘请程先生坐镇大局……不管是开设书院还是书馆,‘书’是最重要的。我给新设计的印刷术分为两种,一种‘活字’,一种‘雕版’。两者各有优缺点,‘活字’更加便捷灵活,‘雕版’精致清晰,至于如何取舍,到时候看程先生的决定?!?br />
    徐轲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他以为程丞过来是给他分担压力的,结果却丢了一座大山般的沉重任务给他,人干事儿?

    不管是姜芃姬之前提过的“活字”还是现在口述的“雕版”,哪个不是烧钱的项目?

    一旦涉及到了这方面,最后都要堆在他身上,谁让他是“管家婆”呢。

    徐轲对数字相当敏感,稍稍算了算成本,他就忍不住咋舌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出他面上的肉疼,平淡又笃定地道,“我知道耗费投入很大,但这项计划和战后抚恤一样,哪怕拼上所有家底,我都要完成它。不计成本、不计代价,全力支持程先生?!?br />
    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,书籍普及会给社会带来多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影响,它甚至会扭转社会结构,撕碎士族最后的遮羞布。哪怕惹来腥风血雨,牺牲万千性命,她依旧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任何能推动整个社会向前的事情,值得她尽力一试。

    哪怕作为先驱者的她要付出性命作为代价,那就来拿!

    徐轲面色一肃,朗声应下,“遵令!”

    姜芃姬揉了揉眉,自从接到程丞的消息,她就拼了命赶回来,至今还没休息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休息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半垂眸子,正欲离开,传信兵进来禀告。

    程远来访。

    “程远?程先生的次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