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浪费时间,她直接登门拜访程丞。

    纵然程丞已经有所准备,依旧被姜芃姬的效率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程伯父,侄儿此次登门拜访,厚颜请伯父帮侄儿一个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单刀直入,省略了复杂的见礼和寒暄,打了一声招呼就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程丞多年没见姜芃姬,但一直有关注她的消息,对她的基础印象十分高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旁人这么问,他大概会暗暗蹙眉,姜芃姬这么说,他反而很有耐心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贤侄直说便是,若能帮得上忙,自然不会推辞?!?br />
    程丞一早将夫人和儿女打发出去了,如今厅内只有他和上门拜访的姜芃姬。

    姜芃姬将身侧的黑沉黑子搬到身前,再推到程丞面前,示意对方打开。

    程丞心中纳闷,仍旧照做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以为姜芃姬准备了什么杀手锏,一个一个激动地等待程丞伸手打开盒子。

    等程丞用略显清瘦、指节带着厚茧的双手解开锁,打开盒子的时候,直播间观众失望了。

    什么嘛……还以为盒子里面装了什么宝贝,竟然是一刀厚厚的纸,颜色偏白。

    程丞也是奇怪,抬头一瞧姜芃姬,只见少年唇角噙着平和的笑意,令他眉峰不由得一蹙。

    等他将那刀纸拿起,入手的触感让程丞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竹纸?!?br />
    他用陈述的口吻。

    姜芃姬为了诓走程丞的数万藏书,私底下供应了大批的竹纸,纸质上好。

    程丞爱书如命,这些年时光大多浪费在抄书上,他与竹纸打了数年交道,如何看不出二者区别?哪怕它们颜色相差不大,但入手之后的触感却十分不同,一摸就知不一样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的确不是竹纸,这种纸,程伯父可以称之为‘宣纸’?!?br />
    程丞疑惑地重复道,“宣纸?你家造纸攻防新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算是新弄出来的,已经造出来好些年了,不过一直没有公布大众而已?!?br />
    难怪……程丞边听边点头,一时技痒,动手磨墨,在“宣纸”上写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见他行书行云流水、字迹苍劲有力,不少观众分分钟成了他的粉丝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问程丞,“程伯父觉得这种‘宣纸’质量如何?”

    程丞将笔放好,看着“宣纸”上的字,颇为满意地抚须,笑道,“韧而能润、光而不滑、润墨极强,的确是上好的纸张。表面稠密洁白,纹理又干净整齐,实乃上上之品?!?br />
    刚才动笔的时候,程丞发现宣纸十分容易化开,他运笔稍有迟疑,纸张就能形成磨团。

    写出来的字滋润丰满,运笔之时宛若行云流水,让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宣纸的纸张厚度很均匀,无杂质,他用手指抿了抿,貌似还挺能揉叠。

    程丞抚须道,“贤侄的造纸作坊,可是要售卖这些‘宣纸’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而不语,她示意程丞翻开那一刀折叠的宣纸,里面还有玄机呢。

    程丞诧然,有了刚才那一茬子事情,他对接下来的惊喜揣着满满的期待。

    刚制出的宣纸纸张极大,一刀有百张纸,可根据需要裁剪。

    之前放置宣纸的黑沉盒子体积不大,这一刀宣纸自然要折叠成长条状。

    程丞将它展开,发现里面竟然还裹着几张写满墨迹的纸。

    纸张上面的字龙飞凤舞、遒劲有力,隐隐透着一股嚣张霸气。

    程丞道,“贤侄又有精进了?!?br />
    这一手字,写得可比过去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程丞定睛一看纸上的内容,发现这是一篇毫无内容、杂乱无章的“文章”,感觉像是将各种乱七八糟的字凑一块儿,根本瞧不出内容,搁直播间观众来讲,全都是乱码!

    他疑惑,又去看第二张,还是乱码。

    第三张,依旧是乱码。

    第四张,照样还是不知所谓的乱码……

    程丞疑惑地眨眨眼,不懂姜芃姬给自己看这个做什么,点评她的字?

    一连翻了十几张,程丞脑中闪过灵光,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动作飞速地将十几张纸摊开,放在桌案上,然后将纸张叠起来,一张叠住一张,只露出第一列字。摆在一块再瞧,他发现这些字不管是大小、形状、还是笔画粗细,竟然一模一样!

    哪怕是再厉害的书法家,人家也不可能写十几个可以完全重合、一丝不差的字。

    “贤侄,这是印章盖出来的?”

    程丞很快想明白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唯有印章盖出来的,才能保证字迹百分百一致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原理是一样的,不过那玩意儿应该算不上印章?!?br />
    纵然程丞见识多,如今也闹不清姜芃姬打什么算盘了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作势讨饶般,“贤侄莫要卖关子,好歹给老人家留几分薄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从盒子暗格中取出几枚木印,上面用阳刻刻了几个字,赫然是那几张纸开头几个字。

    她道,“程伯父已经看过宣纸了,再瞧瞧这些木印,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程丞接过木印章子,发现它们的大小和形状都是一样的,并排放在一起,完美满足强迫症。

    他并非愚人,姜芃姬提醒这么明显,他心中隐约多了几分想法。

    对啊……为何他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?

    若用这样的木印排列出自己想要的内容,印在之上,不就是一篇文章了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道,“前些年小侄不懂事,用竹纸诓骗伯父家中数万藏书,还让伯父辛苦抄录。不知要耗费多少精力和时间,后经父亲责骂教训,小侄心中深感愧疚。深刻反省之后,小侄突然想到这个法子。若是让木匠刻出常用的字作为木印,平日里想要印什么书,便用木印排出那本书的内容,片刻之间便能印出一份,岂不是比手动抄写更加便利,更加迅捷?”

    程丞感觉心脏不争气地狂跳,惊得连手中东西都拿不稳了,哐当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似温和,实则有些咄咄逼人,“程伯父搜集数万藏书,不正是希望它们能广为流传,让后人领略前人的文明和辉煌?孤本虽珍贵,可一旦发生了什么灾难,被毁了,那么便无人知道孤本里面的内容。小侄记得清楚,这也是程伯父一直引为遗憾的地方。若是书籍人手一本,纵然发生不可抗的灾难,总能流传后世。程伯父觉得小侄这话,有无道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