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煮熟的鸭子……不是,程丞携家带口投奔象阳县,姜芃姬还有种做梦没醒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傻眼似得望向传信兵,再看看手中的密信,徐轲让人加急送来的重要信函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来了?”

    传信兵将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,虽然姜芃姬没有完全失态,但从忍不住上扬的唇角也能窥探一二,这个程丞……不是一般人……杨思看了看姜芃姬的表情,得出这个推测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公?!?br />
    竟然有人主动投奔,这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杨思敛袖作揖,朗声恭喜。

    卫慈垂着眼睑,在一旁说道,“怕是没那么简单。程文辅原本是昊州扶风郡隋安县县丞,若非碰上难题,怕不会轻易舍弃现有的一切,携家带口投奔主公,怕这其中另有隐情?!?br />
    听到卫慈对程丞的称呼,杨思在一旁不满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程丞?”

    听听,直接喊程丞叫程文辅了。

    称呼表字,要么上级对下级、长辈对晚辈或者平辈友人,卫慈和程丞啥关系?

    答曰:忘年交。

    “认识,这些年偶有书信往来。程文辅并非鲁莽热血之人,他愿意带着家人离开本土,定然是遇见了什么问题?!蔽来日獗沧尤鲜冻特?,上辈子也有交情,二者关系还不错,他也知道程丞有多重要,“慈以为,主公还是询问清楚再作打算。程文辅平日寡言少语,不怎么喜欢和旁人交流……若是主公没有弄清楚,不慎犯了他的忌讳,怕是会无意间将人给得罪了?!?br />
    人才大多都是有脾气的,姜芃姬不需要如何顺着他们来,但也不能大大咧咧犯人家忌讳。

    姜芃姬自然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依照她那张嘲讽脸和嘴炮功夫,如今的加班团也组建不起来啊。

    听到卫慈和程丞竟然是相识,她说,“虽说我与程伯父有些渊源,但相处时日太短,很多细节并不清楚,子孝若是知道什么,可以告诉我,这样也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。稍后详谈?!?br />
    卫慈淡定应下,针对程丞,的确要认真处理,以免错失人才。

    若是搁在平时,杨思还不觉得这番对话有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么,他知道自家主公并非纯正男性,总觉得主公和子孝的交谈……令他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大概是被吓傻了,他现在看自家主公,时时刻刻觉得她想潜规则卫慈。

    丢给卫慈“你好自为之”的眼神,闹得卫慈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杨思仍旧一副“我什么都没听到”的表情,无视周遭外物。

    最近闲来无事,直播画面基本都是姜芃姬和他的手下加班,内容有些无趣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不在意啊,他们最会“苦中作乐”了,善于从细节发现萌点,捕捉各种表情包。

    例如现在。

    【五官端正王杰?!浚杭偃缰鞑フ飧鍪贝小岸饶铩敝勒庋纳缃黄教?,说不定杨思大大会求救询问,题目我都想好了——江湖救急,我的上司要潜规则我的损友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【纯真善良张新杰】:这还用说,围观??!

    【幸运女神张佳乐】:这还用说,助攻??!

    姜芃姬撇了撇嘴,潜规则什么的,她有这么不堪?

    【主播V】:你们怕是忘了,子孝是自己“投怀送抱”的。

    她发出这么一句话,随后全是“666”和“主播心脏不要脸”。

    笑闹之后,姜芃姬也没忘了正事,从脑海中翻出多年前遇见程丞的记忆,仔细揣度起来。

    卫慈私底下问她,“主公是想重用程文辅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家主公一向不喜欢养闲人,除非是家属?!?br />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仔细看了徐轲他们的来信,大概有个了解?;漆栽陉恢莸氖屏υ嚼丛酱?,他想借助程丞所在的隋安县当跳板,染指整个扶风郡,这倒是没什么,谁让程丞的五叔程靖在黄嵩手底下干活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隋安县便宜别人了,还不如便宜了黄嵩。不过,程丞却没有安心留在昊州,反而是携家带口出走,多半是因为不想为黄嵩效力,或者说,他不喜欢官场倾轧?!?br />
    黄嵩目前也缺人,程丞要是到了黄嵩手底下,要么认认真真为他所用,如此一来,难免会被卷入势力倾轧之中,这是程丞最为厌恶的。要么,程丞委曲求全,想办法辞官。

    不过,依照黄嵩的脾性,会轻易放过程丞?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纵然答应程丞辞官,估计也会想办法限制程丞一家的人身自由,限制他们为旁人效力。

    按照姜芃姬对黄嵩的了解,这家伙这么干的几率很大,特别是发生杨思这件事情之后!

    卫慈道,“那么……主公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通过姜芃姬这番话,卫慈知道她不会勉强程丞,但要是不“勉强”,岂不是浪费人力?

    姜芃姬嗤了一声,暗笑黄嵩运气糟糕。

    错过一个杨思也就罢了,现在连堪比金山银山的程丞都错过了。

    她道,“程丞喜欢做什么,那就让他做什么,又不是不务正业?!?br />
    卫慈诧然,这口吻不像是晚辈对长辈,反而是将程丞当做晚辈一样“宠溺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老小孩儿,老小孩儿,可不要宠着?

    尽管程丞还没老到那个份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目光似有星辰万千,“程先生家中有藏书万卷,大多还是珍贵股本,当年我不懂事,用竹纸当做润笔费,求了他抄录一份书籍给我。程先生不计较,反而说到做到。如今想来,颇为惭愧。我想,先生应该是极为清高的文人,他曾说,他千方百计搜集这些孤本,只是为了让后人也能一睹前人辉煌,不为私心,不为牟利。既然如此,为何不成全先生的志愿呢?”

    卫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通过这番对谈,他知道姜芃姬不会过错程丞,反而会让程丞继续为她肝脑涂地,奋斗一生。

    上辈子不就是这样?

    距离大军出发勤王不剩几天,但程丞的事情却不能拖延。

    要是人家觉得姜芃姬怠慢了他,拖家带口又跑了咋办?

    于是,姜芃姬当天便骑着小白,连夜赶往象阳县。

    一路风尘仆仆,饶是小白这样日行千里的绝世良驹,最后也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她嘱咐马夫,“给小白准备最好的饲料,好好伺候着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她回了县府,洗漱换了一身衣裳,洗去了一路的疲倦和狼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