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什么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卫慈轻咳两声,面色恢复平静,唯独两只耳朵充血通红,红得能瞧出细小的血管。

    他当然听得出姜芃姬说的那个“心上人”是谁,面对不知情的杨思,他有种莫名羞耻。

    不过,杨思刚才那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主公还年幼,十几岁的年纪,风华正茂,他卫子孝呢?

    哪里只比她大六岁?

    “慈手上还有些事情,先走一步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的声音有些含糊,似乎在刻意躲避什么。

    杨思可不会让人轻易走了,转移话题这招对他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交代呢?这样就想把我打发了?”杨思坐在小马扎上,平复呼吸,见卫慈要走,连忙抓住对方的袖子,他神情认真起来,语重心长道,“……子孝……理智点儿,别做傻事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了,好似消融冰雪的阳光,既不刺眼也不热烈,温度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慈有分寸,等她年纪再长一些,会明白的?!?br />
    再过个五六年,自己也二十七八了,即将步入中年的年纪,她总该打消兴趣了。

    杨思听他这么说,自然也不会没眼色地纠缠,只要卫慈知道自己做什么就行了。

    长舒一口气,杨思坐在马扎上,双腿一伸,毫无形象地垂着自己的腿,嘴里哼着古怪的调。

    他正惬意呢,猝不及防,身后传来自家主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子孝呢?”

    杨思吓得险些从马扎摔下去,所幸他还知道仪表,克制着没有丢人。

    他悠悠起身,弹了弹衣袖,敛袖作揖。

    “子孝说是有事情,先忙去了。主公来此,可是找他?”
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,唇角噙着意味莫名的笑,“不是,我来找你的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——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!

    莫名的,杨思有种姜芃姬是过来找他算账的错觉……不,也许,不是错觉……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开口,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杨思,将后者看得全身汗毛都炸起来了。

    半响她才道,“靖容可还记得,我之前说过的‘心上人’?”
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——千万别告诉他,主公口中所谓的“心上人”就是卫慈吧?

    他脸色一黑,仔细回想姜芃姬说的那个人的形象,越想越是绝望。

    “……主公……您与子孝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不知该如何劝说。

    他也是从年轻气盛的年纪过来的人,知道少年人的脾性,最喜欢和人犟着来。

    外界越是阻拦,越能激发少年人的好胜心。

    对于主公来说,卫慈也许是她一时贪颜色才喜欢的,只是觉得对方好看。

    充其量,八分好奇两分喜欢。

    一旦有强大的外力阻拦,激发主公的倔脾气,两分喜欢也会演变成十分喜欢。

    “……毕竟都是男子,可想过你们两人日后如何传宗接代?”

    杨思说得有气无力,他和卫慈是至交好友,劝说他不用多少顾虑,面对姜芃姬却不行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怎么就不能了?”

    “子孝不是多情之人,不说从一而终,但也是……您若是打着让其他女子给他传宗接代的念头,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,白算计了?!毖钏枷匀皇俏蠼饬?,他含糊讪讪,“……更何况……主公还有大好年华,何必耽误自己,耽误子孝?您还年幼,他比您大了六岁……”

    二十七八的主公,还算得上年轻有为,但那会儿卫慈都三十出头了,他们真不合适。

    杨思只觉得自己苦口婆心,该说的都说了,偏偏……眼前的人浑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道,“我当然不会让其他女人碰他,我这人洁癖有些严重?!?br />
    杨思不知道什么是“洁癖”,但根据语境也能明白一些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头疼,他算是明白了,肯定是主公缺乏生理知识,不知道男人是不能生小孩儿的。

    也许主公是觉得两个男人也能生孩子?

    “子孝是男子,主公也是男子?!?br />
    他觉得有些荒谬,在这里跟一个快十八的少年科普这个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杨思道,“男子是无法生育小孩儿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我知道呀,所以呢?”

    杨思险些被她噎死,一口气喘不上来。

    知道男人不能生小孩儿,又不允许卫慈和别的女人生小孩儿,卫慈不是要断子绝孙??!

    他干脆破罐子破摔,道,“您与子孝都是男子,无法有孩子的!”

    姜芃姬半垂眸子,嗤了一声,道,“错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一怔,哪里错了?

    “子孝是男子,这没错,但其他都错了?!?br />
    饶是杨思智商凌驾于普通人之上,这会儿也觉得脑子不够用了,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“主公与子孝都是男子,无法有孩子”,主公却说“除了子孝是男子没错,其他都错了”……换而言之,“主公是男子”这话是错的,“无法有孩子”这句话也是错的……

    细思恐极QAQ

    杨思表情变了又变,脑子乱哄哄的,好似有人朝他丢了百十个马蜂窝,蜜蜂嗡嗡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眨眨眼,她道,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了?!?br />
    说完,丢下被轰炸懵逼的杨思,挥一挥袖不带走半片云彩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围观全程,基本分成了两派,一派担心主播性别暴露,一派担心杨思被吓傻。

    【沉默寡言黄少天】:糟糕,杨思要是知道主播性别了,他会不会逃跑???

    【温柔可人韩文清】:不算主播老爹的势力,主播自己也算是一州之主了,手握雄兵数万,杨思一介文人,他拿什么跑?拿头跑么?主播心黑手狠,卫慈心狠手黑,两人联手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【口若悬河周泽楷】:有些不明白,主播为什么要这个时候透露性别?

    【老实忠厚叶不羞】:我能理解。主播现在收复了整个丸州,虽说不能碾压群雄,但也不能等闲视之,这个时候透露真实身份是明智的。在正式揭穿之前,可以让身边的人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很显然,通过之前的试探,杨思可以接受姜芃姬是“女性”这个设定。

    只要稳住了手底下的几个文人,其他人就容易搞定了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知道姜芃姬真实性别的人已经有三个,风瑾、卫慈和杨思。三人在姜芃姬的班底里头,分量不轻,他们全力支持的话,哪怕其他人有些抵触,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