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彻夜难眠,姜芃姬一直开着直播,看着一群夜猫子休闲咸鱼党发弹幕,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当杨思说出这话的时候,那些还在屏幕前打瞌睡的夜猫子瞬间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【肥猫辣子】:等等——握草,我是不是耳朵产生幻听了,慈美人怎么了?

    【夜舞焱灵】:妈呀,别吓我。慈美人怎么可能出事,怎么可能!今天又不是愚人节!

    【糯糯香】:虽说我总觉得慈美人身娇体弱,但也不是短命的面相啊,怎么会出事?

    【猫妖君】:今天是愚人节吧,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——这绝对是主播故意设计的玩笑!

    【云氏若辰】:卫慈死了?作为他的资深粉丝,绝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!

    直播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虽说直播间只有十五万的人数上限,但数年过去了,积累下来的直播迷妹何止千万?

    光是卫慈本人的贴吧,关注人数便有三千多万,这三千多万粉丝还是活的粉丝,不是僵尸粉,贴吧异?;钤?。虽说这些太太团都是冲着人家颜值来的,但谁让这世界就是看脸呢?

    如今,众人接到了卫慈“身死”的消息,顿时感觉两颗炸弹在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卫慈之死,这四个大字分分钟上了热搜,太太夫人粉丝团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冲进直播间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被惊懵了,不过她的心理素质极好,不管内心如何雷电交加,表面依旧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仔细说,怎么回事?!苯M姬的口气前所未有的冷,一字一句都蕴藏着杀意,饶是帐内烧着炭盆,依旧能感觉气温在明显下降,“子孝死了?难道是秋雨县的那伙人?”

    杨思忍住内心的悲恸,咬着后槽牙,忍着喉间翻滚的酸涩,艰难地开口。

    听到卫慈的尸首被人乱砍,剁成肉块要丢给了狼狗做食物,啃干净的人骨又被送回来,姜芃姬的心态已经稳不住了,冷若冰霜,杀意节节攀升,直播间更是轰得一声失了秩序。

    她没有心情去管爆发井喷的弹幕,目光转到杨思身后的两个随从。

    她们手中各自提着一块白布的一角,白布兜着重物,她刚才闻到的血腥便来自这里。

    杨思道,“这是秋雨县的贼人骑马丢到营帐前的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面色冰冷地起身,两名随从放下白布,露出里面一堆的人骨。

    染满了发暗的血液,没有啃尽的血肉还沾在骨头上,不少地方还能瞧出犬类啃咬的咬痕。

    姜芃姬只扫了一眼,原先充满杀意的目光缓和了几分,她抬手令随从下去。

    杨思虽沉浸在恨意之中,但也发现姜芃姬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目光随之落到那一堆新鲜的人骨上,唇瓣翕动半响,“主公,子孝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嗤了一声,哼了哼,“他没死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收起那副哭丧的表情,这不是子孝的人骨?!苯M姬蹲下,不嫌脏地取出一块带血和肉沫的骨头,直播间的观众表示受不了这样大尺度的禁忌画面,纷纷弹幕护体,“骨龄不对?!?br />
    骨龄?

    姜芃姬老练地道,“这幅骨头的骨龄,至少也有三十五岁了,子孝才二十出头?;褂幸坏?,虽说子孝学过武,但顶多就是广场舞的水平,这副人骨的骨质,明显像是长年干力气活的。再说整体骨架,子孝偏清瘦,这副骨头却不一样,至少比子孝壮了一个码,所以他不是子孝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不是子孝的?那子孝他人呢?”

    姜芃姬暗暗松了口气,表面上却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她笑着道,“怕是藏在什么地方,坐看好戏开锣呢?!?br />
    杨思表情抽了抽,视线幽怨地瞧着地上那摊人骨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这个卫子孝!他又想弄什么幺蛾子?”

    姜芃姬摩挲着下巴,浅笑道,“总之,肯定是对我们有益的?!?br />
    杨思冷静之后也找回了脑子,他眉头深锁,仔细揣摩卫慈的思路。

    若是卫慈被二把手愤怒斩杀,谁最有利?

    红莲教!

    因为这一举动斩断了二把手投靠柳羲的后路,为求自保,他只能和老东家红莲教继续抱团。

    老东家也乐得接受二把手和他的兵马,再加上秋雨县的城门之便,拖也能拖死姜芃姬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杨思已经明白卫慈的打算,心中又是气又是怒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有什么计划就不能提前告知一声么?险些把我吓一跳!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计划赶不上变化快,也许这是他临时起意也说不准?!?br />
    杨思问,“既然子孝无事,那主公……我们明日该怎么做?直接叫阵?”

    姜芃姬点头,“嗯,心腹谋士被杀,总该做出点儿样子。我不想演,明日你去阵前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演啊,卫慈都没死呢,他干嘛要浪费感情?

    姜芃姬继续道,“子孝也许已经策反秋雨县那位了,如今红莲教明面上抱团,暗地里怕是要两败俱伤,斗个你死我活。我们先叫阵,表面施加压力,实则按兵不动,看具体情形?!?br />
    依照姜芃姬对卫慈的了解,这人怕是已经做好了周全的计划。

    红莲教这次不把裤衩都输了,她姜芃姬的名字就倒过来念。

    姜芃姬收到“卫慈”尸骨的时候,城外的红莲教也收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红莲教书生没有多疑,心中反而暗爽无比。

    别看卫慈战场名声不显,但他管着战后抚恤和民屯兵这一块,在奉邑郡的民间声望很高。作为柳羲的得力干将,如今却被乱刀砍死喂狗,人骨还被送到柳羲面前,做梦他都能笑醒。

    柳羲让他吃了好多亏,如今死一个卫慈,他也算是找回了点儿场子。

    书生认定二把手不可能投靠柳羲,自然不会怀疑其中有诈。

    双方约定明日会面,共同抵抗柳贼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姜芃姬已经派人到城下叫阵,众将士严阵以待,杀气震天,战鼓如雷。

    哪怕隔着大老远的距离,城墙上的人也能感觉到那股压抑愤懑的杀意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惶惶,二把手的面色更是青白交加,惊恐和畏惧浮于表面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红莲教书生越是放心。

    二把手将城外的红莲教高层引入城,双方“摒弃前嫌”,共商讨伐柳贼大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