谋士本就心脏,不仅对敌人狠,对自己人和自己更狠。

    二把手形容不出那种感觉,但当他听完卫慈的解释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——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为了坑害敌人,甘愿“求死”,这是怎样的狠心?

    卫慈将自己的计划详细解释了一遍,过了一会儿才“征求”二把手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将军觉得此计如何?”

    二把手回过神来,支支吾吾地道,“很、很好……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合作愉快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得风光霁月,令人不禁感慨感慨此人渊渟岳峙,堪称翩翩君子。

    唯独被他注目的二把手开心不起来,反而有种打冷颤的冲动,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文人都可怕,先是一个安慛,将所有人玩得团团转,然后是卫慈,身处敌营也能反客为主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二把手这辈子都不想招惹这样心脏手黑的文士了。

    二把手进入正厅没多久,厅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接着便是刀剑出鞘,一声短促又戛然而止的惨叫。外头的守卫以为有人袭击二把手,连忙赶了进来,纷纷被眼前场景惊到了。

    只见地上躺着一名墨绿儒衫的青年,抱腹蜷缩在地上,看不见容貌,一摊黑浓的血从身下蔓延开来。几个守卫顿时明白过来被杀之人是谁,顿时吓得面色苍白,两军交锋不斩来使??!

    如今柳羲的使者被二把手盛怒斩杀,两方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战场落败,兴许柳羲还会残忍屠城,杀尽所有俘虏以泄愤。

    “柳贼小儿,老子怕他?”二把手哼了一声,声音粗重道,“别说是柳贼派来的使者,哪怕是他亲自过来,老子也要一刀砍死他。把这人拖下去剁碎了喂狗,骨头记得清理干净给柳贼送过去。和谈?谈它奶奶的!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,欺负老子红莲教无人?”

    二把手火气爆裂,诸人皆不敢劝,只能听从命令将那个墨绿儒衫的青年尸体拖下去。

    室内蔓延着浓郁的血腥味,灯火摇曳,明明灭灭,令人无端生出些许恐惧的情绪。

    二把手焦躁地来回踱步,面色阴沉,很显然,斩杀卫慈,他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强硬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二当家的……杀了柳贼的使者,柳贼怕是当夜就会知道消息,明儿个要是叫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,老子怕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?”

    二把手脾气火爆地炸开了,过了一会儿又面色颓废地来回踱步,似要将实木地板给踏穿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二把手才深呼吸一口气,让手底下的人去请红莲教派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等众人退下,二把手才步履急忙地绕到后堂,卫慈身上的衣裳已经换了一身,麻衣裋褐,头上的玉冠也换成了布巾,除了容貌绝胜、气质绝尘之外,似乎与普通文士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先、先生……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,他们会上钩么?”

    卫慈端着茶碗品茗,茶味不怎么好,但他也不是挑嘴的人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?!蔽来鹊?,“最好明日便将他们精锐引诱进城,时日一长,他们会怀疑的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听话地点头,又道,“俺派人送先生出城?”

    卫慈摆手拒绝了,“慈是‘已死之人’,不该暴露人前。哪怕是将军的心腹,未必能尽信。保守一个秘密最好的办法,那便是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,慈暂时在将军这里叨扰一两日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倒是没拒绝,卫慈在他手里他才开心呢,至少是个保障。

    要是柳羲食言而肥,他手里捏着卫慈,心中也能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二把手转念一想,想到另一个比较危险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……先生,俺按照您的吩咐,将您的‘人骨’送还给柳县丞,真不会被记恨?”

    要是通过气还好,要是没有通过气,到时候柳羲二话不说砍了他,那他死得冤枉啊。

    卫慈笑道,“自然不会,将军还是放一万个心吧?!?br />
    事实上,卫慈计划是临时想出来的。见到二把手之前他设想了不少方案,不过看到本人之后他推翻了之前的方案,重新制定了一个百利无一害的,当然,这也是选择了最狠的一个。

    二把手信心满满地离开,卫慈缓慢垂眸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茶碗,目露冰冷的凶光。

    卫慈本就有拔除红莲教的念头,又怎么会招揽红莲教的人进入己方势力?

    这次临时起意的计划,他没有和姜芃姬通气,换而言之“卫慈之死”,主公是“不知情”的,这种情况下二把手要是死了,谁也不能说她的坏话,顶多说卫慈心黑手狠,阴毒奸诈。

    不过,名声这玩意儿他早就不在乎了,或者说脸皮已经练出来了。

    旁人爱怎么评论便怎么评论,别牵涉主公就行。

    是的,卫慈就没打算让红莲教的二把手活着。

    “卫慈”被二把手愤怒斩杀的事情没过多久,红莲教那边的使者就收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得知“卫慈”被杀之后还被剁成肉块喂狗,残缺不全的人骨还被连夜送到柳羲那边,顿时喜得见牙不见眼。二把手趁机表达自己的担心,他杀了柳羲的心腹谋士,人家还不原地爆炸?

    红莲教的使者也顺杆子往上爬,希望两方能握手言和,一起利用城墙之险抵御柳羲小贼。

    二把手听了,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讲真,要说演技,这位二把手还是挺拙劣的,不过他长了满脸的络腮胡须,表情不易观察,再加上红莲教方面得到的消息太过清晰——“卫慈”的确是被二把手一刀捅死,脸上、身上血肉模糊,他们自然没有怀疑。二把手杀了“卫慈”,这意味着他再也不可能被柳羲招安!

    下半夜,姜芃姬的营帐灯火通明,眉头隐隐轻蹙,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等久了,她正要以手托腮小憩一会儿,帐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掀开帐帘走进来的是杨思,腰上缠着白色麻布,双眸带着血丝,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。

    姜芃姬敏锐嗅到了血腥味,心中一个咯噔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子孝、子孝他……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