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把手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好似内心隐晦的心思被人戳穿摊在太阳底下,莫名羞耻。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这又如何,老子也可以等柳羲小儿和红莲教两败俱伤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哂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主坐拥奉邑郡、上阳郡以及承德郡大半疆土,偌大丸州仅剩秋雨县一处。强盛如斯,焉能两败俱伤?说句不好听的,将军以为凭借红莲教区区十万教众,便能横行无忌,无视天下英豪?您莫不是不知道?先前红莲教分兵三万六,强攻金门县,金门县内守卫不足八千。结果如何?溃败如山,俘虏三万有余。如此,将军可还觉得红莲教能与我主一较高低?”

    二把手的目光闪烁着犹豫和挣扎,还有挥之不去的惊惧。

    正如卫慈嘲讽的那样,他就是坐井观天的青蛙,以为红莲教打得青衣军抱头鼠窜,已经是北方霸主,但卫慈却告诉他,红莲教其实很弱,三万六的兵力还被人七千兵马反杀。

    这个例子是真的,他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三万六兵马打不过人家七千!

    城内三万兵力,无法给他丝毫安全感。

    不管选择投靠红莲教,还是坐看红莲教和姜芃姬恶斗,他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卫慈放柔了声音,以免将人逼迫太紧。

    “我主派遣在下前来,诚心诚意为将军指点明路的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这下不吱声,一双圆睁的虎目死死盯着卫慈。

    “你说,老子倒是要听听,你能说什么?!彼浜咭簧?,羞恼咬牙,恶狠狠地道,“老子投靠红莲教会死,难道投靠柳羲小儿就不会死了?话说得好听,实际上也是那个鸟样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道,“将军若投靠了我主,协助我主剿灭红莲教,您便是剿灭红莲教的功臣。有功之臣,为何要毒害?若是真这么做了,从今往后,哪里还有人愿意弃暗投明,投奔我主?将军不如仔细想想,您与我主可有发生冲突?可有陈年旧账?既然没有,您为何还要担心呢?”

    对啊,他和柳羲又没有仇没有怨。

    若是主动投奔归顺,柳羲为何要害他?

    哪怕不用他,柳羲也不可能害他,反而会善待他。不然的话,一旦传出去,从今往后柳羲碰见的敌人只会抵死顽抗,因为投降也是死,不投降也是死,还不如一战到底,抵死不从呢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天平慢慢倒向了姜芃姬。

    卫慈知道火候够了,他也不催促,反而一副闲适淡然的模样,从容优雅。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……柳羲小儿不会翻脸不认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主志在天下,区区一个秋雨县,还不值得她为此毁诺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脸色又青又黑,他明白自己是被人小看了,但令人无力的是,别人有小看他的资本。

    于是,内心挣扎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此时,卫慈从席上起身,弹了弹衣袖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宛若山间清泉般清冽,好似炎炎夏日将全身浸入冰泉,使人忍不住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将军时间可是不多了?!彼Φ?,“我主奉命勤王,若是久攻不下,必然退兵防守三县。没了我主给予的压力,您觉得红莲教会善罢甘休,不计较您绑架教主、违逆判教的罪名?”

    不用卫慈提醒,二把手光是想想那个场景也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卫慈舔了一把火,“将军收下兵力雄厚,但多半都是红莲教的教徒。依照在下猜测,将军残害教主的事情,除了少数心腹之外,其他人应该是不知的吧?若是我主退兵,红莲教想办法坐实您的罪名,将军觉得那些崇拜教主的教徒,不会对您兵戈相向?”

    不只是兵戈相向,说不定松懈睡个觉,脑袋都要被人割下来。

    二把手知道自己地位不稳,但听了卫慈一席话,他才知道事情远比想象更严重。

    这下子他怕了,收敛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一旦明白过来,他比谁都要识时务。

    不伦不类地作揖请教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指点明路?!?br />
    卫慈重新坐回席位,唇角浅笑。

    “指点不敢当,但在下的确有几句良言要告知将军?!?br />
    卫慈赶来的时间很凑巧,红莲教派过来和谈的使者在白天就来了,好说歹说,承诺一箩筐。

    二把手心中不安宁,没有立即答应,只是说还要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刚入夜没多久,卫慈来了,一番恳谈远比一箩筐的承诺更让二把手心安。

    面临绝境,他自然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投靠柳羲,未必不是良策。

    卫慈一番话,让二把手看到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暗暗咬了后槽牙,他跟卫慈说,“白日,红莲教派遣使者过来劝说老子和他们联手……为表诚意,这就让人宰了那些兔崽子……只希望,先生能为老哥儿说几句好话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阻拦二把手的动作,他道,“万万不可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诧异,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“打草惊蛇?!蔽来攘燮ざ济挥刑б幌?,继续讲,“若他们派来的使者被将军杀了,他们必然知道将军已经投靠我主,到时候有了戒备,将军处境便危险了。不如暂且按兵不动,佯装答应合作,引诱他们精锐进城,再埋下伏兵,将其瓮中捉鳖。届时群龙无首,城外的红莲教没了人坐镇指挥,我主再派兵擒拿……如此一来,绝对能轻松灭了这个心腹之患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说得轻描淡写,好似再寻常不过的主意。

    可二把手听了,隐隐有些汗流浃背的冲动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眼前这个文士生得绝美俊秀,根本没啥威胁性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有胆子和人共处一室那么久,因为他觉得卫慈很弱鸡啊。

    现在一看,他觉得文人真的很可怕,口如剑,笔似刀,轻描淡写、杀人无形。

    卫慈问他,“将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二把手略显口吃地道,“很、很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继续说,“为了取信与人,在下还希望将军能做一件事情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问他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杀了在下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吓呆了,他感觉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,不然的话,怎么会听到这么古怪的请求?

    “杀、杀了你?”

    卫慈淡定地道,“将军莫要误会,在下的意思并非如此。我主派在下深夜前来劝说将军,此事怕已经传入有心人耳中。为了能更好取信他们,先生可用旁人尸首取代在下,欺骗红莲教。在他们看来,一旦将军杀了我主派来的使者,您自然不会投奔我主,更不可能被我主接纳。如此一来,您诱骗他们精锐进城,他们也不会多疑,计划会更加顺利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