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原以为卫慈会退缩,不过她似乎还是小看了这家伙,犟起来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红莲教是什么人,你应该很清楚,这种时候你跑去游说……卫子孝,你是不是嫌弃自己寿命太长了?红莲教可不会讲究什么‘两军交锋不斩来使’,让我易地而处,谁敢在这个节骨眼派人过来游说,我第一个斩了他?!苯M姬的声音多了几分起伏,她问,“你真不怕死?”

    卫慈不怒反笑,神色柔和了不少,好似加了柔光滤镜。

    他道,“自然是怕的?!?br />
    怕死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饶是卫慈重活一世,每每想到当年拔剑自刎的场景,依旧有种令他颤栗的惧怕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时光能倒流一次,他依旧会这么选择。

    生命诚然可贵,但对于卫慈来讲,某些东西是可以凌驾其上的。

    “怕就好,妥善?;ず米约旱男∶?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连眼皮都没抬,作势准备起身,示意卫慈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正因为怕,所以不管是自己的性命还是百姓的性命,全都值得敬畏。慈有把握说服敌军首领,若是成功,我方将士的伤亡将会大大减少。诚然,主公英勇善战,世间少有敌手,但敌军兵力众多又有城墙作为屏障。进可攻,退可守。若守城不出,刻意拖延时间,饶是主公也会大为头疼。趁着现在敌军还在分裂状态,慈以为,离间策反是最好的法子?!?br />
    目前,红莲教还处于分裂敌对状态,他们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要是红莲教摒弃前嫌,联手抗敌,姜芃姬这边根本拖延不起。

    打仗需要抓紧时机,谋略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要是再迟一会儿,红莲教内部和谐了,那就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心中略有烦躁,沉吟半响,最后才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若你能保证自己活着回来,我允许你去试一试?!?br />
    卫慈面上一喜,连那双眸子都多了几分光彩,只是的直播间观众要疯了。

    慈美人脑子昏了要去“找死”,主播你怎么能不拦着?

    【艾迪不够】:红莲教是土匪啊,他们根本没有“两军交锋不斩来使”的习惯,要是看慈美人长得好看、武力不强,到时候生出歪心思怎么办?主播,为什么不一拦到底啊。

    【谁想加戏】:主播拿了红莲教三处地盘,他们现在恨死主播了,慈美人要是过去了,不是现成的出气筒?要是别的势力,我也不是很担心,但换做红莲教,实在是忐忑得不行。

    【本章留言】:关键这是卫慈要去啊。主播拦过了,人家铁了心,你们让主播怎么办?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的担心,何尝不是姜芃姬的担心?

    但她不会因为担心就替他全权做主。

    也许她的担心在卫慈看来是对他能力的不信任,所以当卫慈坚持的时候,她选择了尊重。

    得到允许,卫慈换上一身简朴素淡的儒衫,仅仅带着数名护卫离开了军营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二把手正烦躁地从小妾身上起身,准备喊热水洗澡,外头传来传信兵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二当家的,外头有一伙人自称是柳贼那边派来的使者,欲于二当家共商大事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穿衣穿到一半,傻愣在原地,半响才反应过来,露出恶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柳贼竟然派人过来了……有趣有趣……老子倒是要会一会,谁这么不怕死!让人放进来,老子这就过去?!倍咽窒戳烁稣蕉吩?,换上一身新衣裳,收拾一新过去见柳羲派遣的使者。

    进入正厅,只见一名墨绿儒衫的青年端坐在席上,坐姿标准,腰杆挺直。

    厅内灯火通明,烛光摇曳,灯火跳动。

    青年那头鸦青色长发束在玉冠之内,一丝不苟,发色衬得本就细腻的肌肤越发白皙如玉,墨眉周正,目似点漆,鼻梁高挺,不管是谁见了都要赞一声——好一个唇红齿白的俊俏郎君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厅外有动静,青年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看到长相凶悍的二把手,他面色镇定,好似不在敌营而在家中小院,一人一桌,自饮自酌。

    二把手敛了敛心神,大步走向上首,大马金刀坐下,声若洪雷。

    “你是柳……柳羲小儿派来劝说洒家的?”

    本想称呼姜芃姬为“柳贼”,不过二把手还不知道青年具体来意,于是嘴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卫慈作揖,从容不迫地道,“不,我主派在下前来,为了给将军指点生路的?!?br />
    他一开口,二把手心中杀意渐涌,冷笑不止,“给老子指点生路?”

    “正是?!蔽来人亢敛痪?,他道,“将军盘踞秋雨县,手握雄兵三万,看似如日中天,但将军莫要忘了,城外还有两方强敌。一旦二者围城,将军觉得依照城内的储备,您能抵抗多久?”

    若卫慈苦口婆心,将自己放在低一等的位置,二把手只会更加嚣张,越把他自个儿当根葱。

    他是过来策反二把手的,二者应该处于平等的对话地位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身处敌营,卫慈也丝毫没有放低自己的气势。

    二把手嗤了一声,目光如狼般凶恶,死死盯着卫慈的脖子,似乎在想着如何扭断它。

    二把手不屑,粗着声音说,“虽说老子和圣教有摩擦,但关起门来大家都是自家人,柳羲小儿再怎么样,那也是个外人。这天底下,哪里有人不帮自家人,反倒去帮外人的道理?”

    卫慈语调冰冷地道,“自家人?将军指的是,届时卸磨杀驴的自家人?”

    二把手面色一青,卫慈继续说道,“将军应当感谢我主才是,若非我主,按照将军这般叛逆举止,红莲教哪能容你存活?将军方才所说没错,打断骨头连着筋,一家人哪有隔夜仇?!?br />
    要说颠倒黑白,姜芃姬手底下的谋士都是个中翘楚,偷换概念的本事杠杠的。

    分明是姜芃姬逼得红莲教四分五裂,到了卫慈口里,姜芃姬反而成了“恩人”。

    他笑着道,“若是在下估计不错,想来红莲教已经派遣使者也将军说过这话了。这话是没错的,在下深以为然。不过,将军可曾想过,红莲教是红莲教!嘴上说着教内男女皆如兄弟姐妹,但说得再好听,终究不是血脉相连的至亲。将军绑架教主是真、反杀教众是真、占据红莲县是真、哄骗秋雨县守卫开城也是真……这一笔笔皆是铁板钉钉的账,将军觉得我主要是退兵,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,你们教主真的不会秋后算账,惩罚你这个叛教之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