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姜芃姬看来,那些顽固不化的信徒,宛若定时炸弹,肯定不能留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墙头草呢?

    姜芃姬能将他们一个一个杀光了?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墙头草,何不将他们拉拢到自己这边?

    “这首童谣,我打算让三县乞儿到处传唱。我就不信了,红莲教还能折腾出什么浪花?!?br />
    事实上,这首童谣是姜芃姬和十五万咸鱼观众议论之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简单易懂,朗朗上口,再加上姜芃姬背后操纵,不怕传唱度不够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识字的老妪听了,她也能轻而易举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思细想,的确可行。

    百姓大多愚昧,没有自己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若是主公以雷霆手段杀尽红莲教顽固信徒,必然会惹来外界的讨伐,说主公残暴不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红莲教就洗白了,成了被恶势力欺负的白莲花,真正的好人反而被苍生讨伐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还不如占据道德制高点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能将自己塑造成弱者,但她能将自己塑造成高风亮节的“救世主”。

    杨思眸光微闪,他想了想,借了笔墨在竹简上又写了另一首童谣。

    姜芃姬写的童谣是揭露红莲教的,杨思写的童谣是讴歌奉邑郡的。

    在杨思看来,抨击揭露红莲教在承德郡所做的恶行,让百姓彻彻底底看清红莲教的真面目,这还不够,还要添柴加火。到底是跟着红莲教被剥削欺负呢,还是跟着柳羲吃香喝辣?

    很显然,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该选择哪个。

    不过两三天,这两首童谣从峰湖县蔓延到红莲县和金门县,大街小巷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一开始只是乞儿和爱凑热闹的顽童,后来又多了一些被红莲教剥削、生存艰难的百姓。

    虽说传唱没多久,但城内的情形明显改善了不少,最显著的一点便是折腾的脑残信徒少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常常舒了一口气,少了折腾的愚民,他也能将多余的心力放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,红莲教的主力都聚集在秋雨县,这是一块硬骨头,不像之前三县那么好拿。

    想要攻下秋雨县,只能集中兵力,不然太难打。

    亓官让、卫慈和杨思默契一致地挑选可用的俘虏,将他们打包分批送回奉邑郡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丢去挖矿、开垦荒田、修筑道路或者建造房屋,免费的人力资源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按照姜芃姬以前的计划,这些俘虏都有为期半年的“考察期”,若是表现得好,说不定还能进入卫慈管辖的民屯区,分到田地,成为民屯兵,种出来的粮食能分到六成或者七成!

    当然,这半年“考察期”内,姜芃姬也管他们吃住,但是只管饱不管好,不给薪酬。

    为了安抚俘虏,免得押送的路上滋事,这些“福利”条件都事先说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,俘虏们还是胆战心惊,觉得姜芃姬这些话都是哄骗他们的。

    作为战胜者,她没有动手杀俘虏减少口粮开支也就算了,会好心好意管他们吃???

    怀揣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以及对外来的惶恐,这些俘虏被分批送到奉邑郡。

    徐轲等人夜以继日地赶工,还没将手头的事情做完,一大堆公务随着俘虏的到来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没辙,他们只能到处抓壮丁,分担公务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等姜芃姬出征回来,估计只能看到他们坟头茂盛的野草了。

    政务厅女部体会最深刻。

    她们之中有个身材偏丰腴的妹子,这几日瘦了整整三圈,从可爱的婴儿肥成了骨感美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政务厅女部上司上官婉还将风瑾的妻子——魏静娴抓来当壮丁了。

    “婉儿的好姐姐,反正风先生都允了你出门见识,或早或晚都有这么一天,咱就不矜持了?!?br />
    魏静娴放不下活泼好动的长生,但也架不住上官婉一个劲儿地磨。

    所幸长生乖巧,白日里认认真真坐在她身边,不哭也不闹。

    饿了自己找侍女要吃的,无聊了抱着去啃自己的脚或者或者小胖手,自娱自乐玩得嗨皮。

    连魏静娴都被抓壮丁了,其他人还有不努力的借口?

    一向爱浪的丰真,别说喝酒找美人,他现在累得连偶尔发作的瘾头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果真是一年忙一阵,一阵忙一年,什么七天休沐、吃喝玩乐主公报销……全都是骗人的!

    连年节那天晚上,他都是抱着一摞公文睡觉的,不是温香软玉的小姐姐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俘虏滋事,他们并没有被集中在一处,反而是被打散送到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俘虏三万有余,听着蛮多的,但化整为零之后送到各地的人数也没多少,不怕他们惹事。

    上阳郡的士族听闻这个消息,纷纷噤若寒蝉,强烈的?;馐堵有耐?。

    他们少惹事了,风瑾和丰真自然也会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话说另一头,姜芃姬暗中推动童谣传唱的同时,正合兵马,雄赳赳、气昂昂地挥兵秋雨县。

    除去驻守三县的兵力,姜芃姬手中可用的兵马不过八千精锐。

    八千兵马,秋雨县那边的红莲教却有四五万兵力。

    若是红莲教依旧内战也就罢了,要是他们齐心协力抵抗“外敌”,姜芃姬就够呛。

    红莲教兵力是她的五六倍,还占据守城的优势,作为攻城一方,她十分吃亏。

    若是红莲教守城不出,她到最后也只能撤退败走。

    不是她兵力太少打不过,因为她的时间太少,勤王有期限,拖延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红莲教依旧内战不停,姜芃姬反而能捡现成的便宜。

    红莲教军师被安慛骗得团团转,好不容易从盛怒之中清醒过来,他第一时间派出使者,试图与二把手和谈。如今最重要是联合红莲教上下势力,共抗柳贼,不是内战让外人捡便宜。

    二把手犹豫,没有第一时间答应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在账内蹙眉。

    若是红莲教真的统一了,他们铁了心据守城池,死不出城,的确会难办。

    此时,守卫传信,卫慈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姜芃姬平淡道,“请人进来?!?br />
    卫慈此番前来,他给姜芃姬带来了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“望主公应允,允许慈前去劝说红莲教叛贼归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眉心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去游说,嫌自己小命不够短?

    她没有第一时间反对,但神情明显是不赞同的。

    卫慈也抿唇不语,直视她的眼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半响,僵持不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