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守、守不住啊……”

    箭矢插入血肉带出的沉闷声、战场哀嚎惨叫的声音、箭矢穿透空气的嗡鸣声……嘈杂无比的声音汇聚成一曲死亡交响……兵卒顶着一头的鲜血,含泪说完这话,一支冷箭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“全都砸!把他们砸下去!绝对不能让这些叛党登上城墙!”

    红莲教头领缩在后方,面上盛满了恐惧,他一面声嘶力竭地吼叫,一面将其他人推到前线。

    “守不住也要守!谁敢撤退杀了谁!”

    对付攀爬云梯的敌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重物或者锐器砸他们的要害或者双手,守城一方甚至不用当场杀人,只需要将他们从云梯上弄下去,光是城墙的高度就足够将敌人摔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思这家伙很奸诈。

    他让兵卒顶着厚盾佯装攀爬云梯,不需要爬太高,爬到一半就成,引诱城上的红莲教出面,当他们用石块或者其他锐器攻击攀爬云梯的兵卒,城下的弓弩手便专门针对那些兵卒射击。

    战鼓如雷,强烈的鼓声响彻天阙,勾得人胸腔心血激荡,为之澎湃翻涌。

    姜芃姬骑在小白背上,红衣银铠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她蹙眉道,“靖容,虽说你家主公有几个闲钱,但也不是富可敌国……你能勤俭持家些么?”

    箭矢又不是无穷无尽的,在她看来,每一波射出去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。

    要是能顺利攻城也就罢了,要是暂时攻不下来,那些箭矢就无法回收了。

    哪怕清扫战场能收回一些,但箭矢也有损耗,每次打仗都要损失一两成,贵得让人肉疼。

    杨思笑道,“再等等,待他们军心士气彻底溃散,这数丈城墙,轻而易举便能攻破!”

    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,她夹了小白的马肚子,“驾!”

    小白嘶吼一声,风驰电掣般奔向战场。

    杨思正欲抬手阻拦,小白已经驮着人绝尘而去,只留下它扬起的尘沙。

    奔驰之时,姜芃姬取下马背上放置的弓箭。

    这把弓箭,将弓弦拉至满月需要二石以上的力气。

    搭箭挽弓,瞄准城上迎风飘扬的旗帜。

    银光破空,箭矢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,咚得一声射穿旗杆,偌大旗帜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彻底击溃他们的气势,何须这么墨迹?

    要么万军直取敌将首级,要么砍了他们的旗帜,这都是彻底羞辱敌方、击溃士气的办法。

    杨思瞧见掉落的红莲教旗帜,哑然失笑,调整计划,全力攻城。

    城上的红莲教基本已经失去了战意,姜芃姬的兵卒在付出些许代价之后顶着厚盾,接二连三爬上城墙,双方厮杀混战,场面混乱而血腥,好似修罗地狱,令人理智全无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城门大开。

    姜芃姬手持长枪,拍马进城。

    从清晨厮杀至晌午,仿佛天边的白云都染上了一缕猩红。

    若有人投降,双手捆绑,若抵死反抗,就地格杀。

    半月不到,承德郡的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。

    至此,金门县、峰湖县、红莲县,三县尽数划入姜芃姬的版图。

    “还差秋雨县?!?br />
    战后,杨思派人收拾战场,安顿伤兵、战死兵卒的遗体以及俘虏来的战俘。

    等他终于能松口气,姜芃姬早已经洗漱干净,脱下了厚重的甲胄,坐在正厅喝茶休憩。

    杨思忙得脚不沾地,连身上的衣裳还是前两日的,根本没时间梳洗整理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差一个秋雨县……不如,主公再静心等上几日?等红莲教内斗,彼此消耗?”

    姜芃姬拧眉道,“我倒是想等,不过勤王等不得?!?br />
    杨思也是无奈,若非勤王这桩事情,他们本来要等开春之后才打承德郡的。

    如今被逼得年节前几日开战,兵卒无法与家人共度佳节也就罢了,一些兵卒还要献出性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道,“迟早也要吞并红莲教的,坐视他们内战消耗,无异于消耗我们的力量?!?br />
    杨思被噎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这话的意思,分明是——红莲教迟早都是我的,他们现在内耗越大,意味着我得到的时候损失越大……不过,人家红莲教还没彻底完蛋呢,主公你就这么惦记,真的好么?

    “稍作休整,挥兵秋雨县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姜芃姬和亓官让等人有意封锁消息,红莲教方面得到消息的时间比较晚。

    晚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她已经把峰湖县拿下来了,远在秋雨县的红莲教还在城内城外对峙,叫骂不停。

    为了拖延时间,安慛绞尽脑汁给红莲教二把手提意见。

    与顶尖谋士的弯弯肠子相比,安慛算得上耿直了。

    要是和红莲教那些无脑的莽夫相比,安慛感觉自己的智商能碾压全场。

    在他的帮助下,二把手骗开秋雨县的城门,将其攻占。

    攻占秋雨县之后,他正欲分派兵力去红莲县,军队却被堵在了城门。

    围堵他们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红莲教的军师。

    书生亲自带兵,将秋雨县包围起来,一边叫骂,一边让二把手将教主还回来。

    双方对峙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安慛又趁机挑拨,打破了二者的平衡,战争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至于他?

    为了小命着想,安慛早早收拾好行囊,带着几个兄弟趁乱出逃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二把手和书生已经杀红了眼睛,哪里会注意到安慛的存在?

    等他们发现安慛逃走、人间蒸发的时候,红莲县、秋雨县接连被攻克的消息也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。?!红莲县丢了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二把手震骇起身,因为起得太急,他觉得头昏脑涨,险些气昏在地。

    传信的兵卒脸色煞白,期期艾艾地报出了时间。

    二把手一听,眼白一翻,壮硕身躯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众人惊慌失措,掐人中的掐人中,扇巴掌的扇巴掌,折腾半响才将人弄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二把手感觉浑身如坠冰窖,冷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如果情报没错,红莲县陷落的时间,正好是他抵达秋雨县的同一天。

    红莲县守卫不弱,柳贼怎么可能悄无声息便将红莲县攻打下来?

    而且,被攻克都过去几天了,怎么消息现在才传来?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书生也接到峰湖县丢失的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