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火蔓延,沙尘飞扬。

    战鼓宛若雷鸣,杀喊响彻天阙。

    红莲教几度受挫,分兵之后又在金门县外屡次吃亏,士气萎靡不振,战意寥寥。

    一伙敌人不知从哪里冒出,直接偷袭红莲教后方,金门县内的亓官让直接下令开城,出动兵马迎击红莲教,牵制前方主力,令他们首尾无法兼顾……亓官让指挥,令兵卒结成军阵,冲散红莲教的阵型,包围绞杀,若红莲教反扑,他们散而不聚,待对方生出怯意,聚拢猛扑……

    在亓官让的指挥下,红莲教只觉得他们的敌人宛若一块富有粘性的糖块儿,黏着扣不下来。

    红莲教的主力大多聚拢在前方,亓官让像糖块儿一样黏着他们,令他们难以掉头回援后方。

    相较于亓官让的“迂回温和”,卫慈反而显得刚硬利落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严格把控,致使新兵入营之后最先接受的不是体能训练,反而是如何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故而,尽管卫慈带来的都是新兵,可他们对命令的执行却比较到位,即使体能和作战素质无法和老兵相比,但新兵和那些被偷袭就慌乱无措的红莲教教徒比起来,强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卫慈很清楚,亓官让在牵制红莲教主力,为他争取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这边绞杀得越快,令红莲教损失越多,亓官让那边的压力就会越小。

    故而,为了进一步扩大战果,卫慈选择了相当强硬的进攻阵型。

    令前锋如锥,尖锐而迅捷,突破、割裂本就混乱无章的红莲教后方。

    两翼兵卒的安排则偏向防守,坚强有力,兼顾速度、护住中军的同时,扩大战果,收割红莲教教众性命。弓弩兵卒与长枪兵卒则在中间策应前端和两翼,射杀敌人,扫除障碍。

    卫慈所领军队宛若一把长剪,轻而易举撕开了红莲教后方,令他们后方两翼无法支援配合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箭雨如潮。

    一具具尸体轰然倒下,双目所及之处皆是残肢断骸。

    金门县城内的兵力加上卫慈带来的新兵,拢共万余,红莲教人数依旧是他们的三倍。

    不过,战场这地方哪里是谁人多谁就能赢的?

    随着卫慈的进攻和亓官让牵制,红莲教死伤惨重,军心涣散,溃不成型。

    他们试图垂死挣扎,做最后的努力,集中兵力突围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卫慈与亓官让的配合却是相当默契,后者由牵制转为围堵,前者由进攻转为“驱赶”,两人像是经验老道的渔夫,各自指挥的兵卒便是他们织就的坚实渔网,二者没有沟通却心有灵犀,将红莲教——这些惊慌混乱的大鱼小鱼统统驱赶到一处,最后收网!俘虏!

    直至夕阳斜照半边红,亓官让才意犹未尽地令人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“让原以为来的人会是子实?!?br />
    虽说丰真是个浪子,与风瑾和徐轲等人关系也不好,但亓官让却蛮欣赏这家伙。

    按照对方的脾性和风格,倒是挺适合带领新兵支援金门县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最后赶来的人却是卫慈。

    想想卫慈平日里的作风,与他刚才战场上的风格相差甚大。

    亓官让不由得重新审视这位温和体弱的同事。

    深藏不露啊,大兄弟!

    卫慈这会儿还是怕冷,穿着总比旁人多了几层,再裹上一层防风的兔毛披风,远远瞧着像是一团雪球。好比杨思瞧着亓官让就发冷,亓官让瞧着卫慈,他也感觉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听了亓官让的话,卫慈笑着咳嗽了两声,“子实忙着,又远在上阳郡,与怀瑜一起主持大局,一来一回浪费时间,唯恐耽误主公大计。无奈,便由我这无所事事的闲人,为主公解忧?!?br />
    事实并非如此,一开始丰真是抢着想过来的,累死人的政务哪里有打仗爽快?

    不过,卫慈这家伙脸白心黑,专坑友人。

    从张平、杨思再到丰真,他何时“手下留情”了?

    “……如今主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卫慈也是连夜疾行赶过来的,根本没有空余的时间打听情报。

    亓官让简单说了一下目前的战场情形。

    金门县已经守住了,红莲县估摸着也能骗到手,正巧卫慈赶来,可以让他带兵过去驻守。

    红莲教在秋雨县内战,姜芃姬和亓官让又有意封锁消息,他们暂时不会知道这边的变化。

    姜芃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,掉头攻打峰湖县,等三县稳定再回头收拾红莲教的残余部队。

    卫慈始终端着温和的表情,细细听着。

    他前世很早便随着卫氏从琅琊郡迁到中诏汴州,作为隐形人,他不受重视,干脆一人结庐而居,隐居世外,依旧关心世事,但消息多半是中诏的,至于东庆的消息,他只知道大概。

    也许是了尘和尚口中的妖孽作祟,偷盗东庆国运和苍生气运,令很多事情都提前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红莲教浮出水面,远比现在迟。

    红莲教在北方蛰伏传教数年,积累忠心教徒不知凡几,教众分布广泛,最后红莲教主趁势起义,遭到北方百姓支持,朝廷无法撼动,数次吃亏,同期起义的青衣军也只能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如今的红莲教还不成熟,教义也没那么深入人心,不然的话,承德郡不好拿。

    “……主公去秋雨县了?”卫慈问道。

    亓官让回答,“按照时间推算,应该是这样的。子孝,幸好你来了,不然的话,让真是忙不过来。红莲教虽是乌合之众,但蛊惑百姓的本事却不弱。守城这几天,屡屡有百姓试图袭击或者贿赂城门守卫,明面上抓到的就不止二十二起,背地里还未付诸行动的更多?!?br />
    卫慈揉眉,“这些顽固不化的教徒,最好不要留下来,免得坏了大事?!?br />
    一颗老鼠屎还能坏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留着这些脑子被洗过的愚民,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惹出大祸?

    红莲教的确该斩草除根!

    思及前世,卫慈的表情变得晦暗莫名,眼光隐含杀意,连温和的面颊都转为了冷漠。

    体会卫慈表达的意思,亓官让眉梢微蹙。

    卫慈这是动了杀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