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间观众都是见惯大风大浪的老司机。

    一边哈哈可怜的丰真,一边默默吃着狗粮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他们家主播对谋士小公举实在是太宠了。

    【今天称体重】:为丰真童鞋鞠一把泪,他也是个病秧子啊,不能因为他浪就这么欺负他。

    【又胖了】:捧着新鲜的狗粮,缩在角落默默啃,主播对底下的谋士团小公举真是超级宠。

    【减肥路漫漫】:大概是因为丰真太浪,慈美人太乖吧。

    乖孩子总是比较惹大家长喜欢的。

    另一处,当姜芃姬戏耍红莲教,将三千伏兵包了饺子,红莲县内悄悄地变了天。

    时间还要往前追溯。

    那时,安慛与红莲教二把手一拍即合,二人“狼狈为奸”,搞一波大事。

    作为与教主出生入死的兄弟,二把手对红莲教主的习惯太熟悉了,后者对他也没多少提防。

    当二把手带着心腹冲入“天神宫殿”,将红莲教主擒拿的时候,教主壮硕的身子正压在两个貌美女子身上耕耘不缀,嘿咻嘿咻滋出了一身汗水,直到被五花大绑,人家还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看到二把手狰狞的脸庞,再低头看看自己光溜溜的黑壮身子,面颊一阵红一阵青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被天神惩罚?”

    二把手轻蔑地嗤了一声,抬手给了对方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话糊弄那些蠢货还行,还想糊弄老子?老子连你几岁尿床、几岁初精、几岁偷看寡妇洗澡、几岁调戏小娘子、什么时候干了什么事情……老子都知道,这么一副德行还说是天神?老子好怕啊——你倒是重归神位,派下天兵天将杀了老子???你做得到么!我呸!”

    自诩“天神化身”?

    二把手内心憋着火气,倒起了苦水,对着红莲教主一顿猛喷。

    他原先也不想背叛红莲教主,毕竟“红莲教主”是“天神化身”的事实已经深入人心,若是没了“天神化身”,红莲教也是名存实亡。除了脑残信徒,其他墙头草很快就会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不过,他实在是受不了如今的日子。

    凭什么他为圣教奉献那么多,最后什么好处都让教主享受了,他连一口肉汤都喝不上?

    喝不上肉汤也就罢了,偏偏红莲教主还对一个只会嘴皮子功夫的文人那么看重。

    心理上的不平衡、待遇上的差别对待、教内的地位没有达到预期……再加上他内心蠢蠢欲动的野心,这些因素促成他铤而走险,禁锢红莲教主,打算将对方弄成任由自己差使的傀儡。

    红莲教主被对方喷了一脸口水,气得他浑身颤抖,破口大骂,臭得堪比茅坑。

    “……休要猖狂,待军师带兵回来,便是你们的死期!”

    二把手心中一个咯噔,有些发虚,但面上依旧摆出色厉内荏的姿态。

    令人将红莲教主仔细囚禁起来,二把手不住地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虽说他早有反心,但这只是他的强烈念头,一直没有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有了安慛的相助,好似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不过,一次不忠,百次不容,安慛会背叛别人,未必不会背叛他。

    二把手看似重用安慛,内心还是忌惮防备的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情形有些棘手,不借助安慛的本事,等军师带着红莲教众归来,便是他的死期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他不得不继续和安慛合作。

    安慛给他的建议也很中肯,挥斥方遒,将二把手说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二把手已经攻下红莲县,但其他三县还在红莲教的手中(此时金门县沦陷的消息还未传出),不管是从人手还是地盘,二把手都不是红莲教的对手。想要翻盘,二把手只能趁着红莲教和柳羲斗得脸红脖子粗的时候,浑水摸鱼,悄咪咪偷袭红莲教地盘,扩张势力。

    末了,安慛还蛊惑似地道,“这会儿,您抓了教主的消息还没传出去,您大可以带着人马疾行赶往秋雨县,用左右护法的身份哄骗县城打开,将您迎进去,不费一兵一卒之力。若是不把握这个时机,等消息传遍承德郡,您再想捡便宜可就难了……战机,稍纵即逝?!?br />
    二把手心动了,不是他把持不住,分明是安慛舌灿如莲,太能蛊惑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红莲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把手对安慛还是怀疑,生怕对方有什么鬼心思。

    安慛道,“这好办,您留几个心腹守城不就成了。红莲县易守难攻,外人难以攻克?!?br />
    他说得落落大方,二把手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忽悠好二把手,安慛又做了一件隐秘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派了一名乞儿向姜芃姬报信,又遣派一人去峰湖县向红莲教书生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跟姜芃姬报信的内容,之前已经提过了。

    小报告的内容则比较意味深长,一面含泪痛斥二把手狼子野心,将他绑架到红莲县,一面又说二把手打算将教主绑架到秋雨县,希望书生能为了红莲教大义,立刻前来救援教主。

    奥斯卡哪里是欠安慛一个影帝?

    分明是欠了安慛一个加强排的小金人儿。

    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,

    当红莲教书生接到安慛传来的信息,险些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正是这么一件事情,让书生暂时忘了追究安慛献计却让他们丢了金门县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红莲教来说,教主便是他们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若是教主这个“天神化身”没了,一时强盛的红莲教定会分崩离析,被青衣军反扑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最后,书生红着眼眶,声音嘶哑地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要救,金门县也不能白白拱手让给柳贼……我们兵分两路!”

    红莲教内纪律松散,集结兵马再到出发,至少要折腾个两三日,如今又传来教主被叛贼所擒,他们更加乱腾了,好似无头的苍蝇到处乱飞,完全没个章法,速度更慢了。

    作为红莲教的对手,姜芃姬将“效率”二字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等红莲教分派一半兵马攻打金门县的时候,姜芃姬已经带人暗搓搓凑近红莲县,临时调动过来的新兵也已经到了半路,正好从后方包抄攻打金门县的红莲教势力。

    金门县内,亓官让坐镇,守得水泼不进,红莲教屡次进攻毫无收获。

    每次受挫,他们只能无奈丢下数百上千的尸骸,愤恨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