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慛一直知道红莲教内部的不和,也曾试着深入了解,只是那会儿的他没有资本,根本拉拢不到人情,待在红莲教也有一段时间了,愣是爬不到更高的位置,自然无法深入查探。

    有了姜芃姬的资助,安慛又擅长经营人脉,如虎添翼,很快就成了备受瞩目的小头目。

    书生屡次找他问计,让安慛当枪手。

    不过,书生并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像教主举荐安慛,反而有意无意地打压他。

    安慛本不在意,没想到无心栽柳柳成荫,引来了一条大鱼!

    这条大鱼便是红莲教的二把手,他自诩和教主出生入死,最后却比不上一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,一直将书生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这样也就罢了,这位教主只顾着自己吃香喝辣,连肉汤都不给兄弟喝一口……这让二把手心里极其不痛快,将书生和红莲教主都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二把手想要将书生拉下马,顺便取代教主的地位,但一直苦无机会。

    安慛的出现,让这位二把手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暗中接触安慛,屡次三番挑拨安慛和书生的关系,许诺重酬。

    安慛心知肚明却装聋作哑,暗中试探此人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一试探,瞧了,打了瞌睡来枕头,妙不可言!

    最后一拍即合,决定搞一波事情。

    这名乞儿便是安慛暗中派来的信使,提前告知姜芃姬一个重要消息。

    安慛欲于这位二把手合作,表面顺从他,帮助他起兵反了红莲教主,诱使对方将兵力调出红莲县,届时红莲县兵力空虚,他再派人接应,姜芃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入主红莲县。

    等书生那边接到教主被俘虏囚禁,急忙派兵拦截二把手,姜芃姬还可以掉头打一波金门县。

    最后,等书生和二把手在秋雨县内战差不多了,她再出手拿下二者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了乞儿的转述,内心不由得暗暗蹙眉,面上依旧挂着适当的喜悦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想到安慛还是个戏精,三面间谍玩得可真是溜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听了大半天,仍旧云里雾里,费了好半天功夫才弄明白。

    【夏天蚊子多】:吃瓜观众惊得连手瓜都掉了,安慛大神这一手三面间谍真是溜得飞起。

    【冬天打哆嗦】:虽然这个计划听着很不错啦,但是有些担心诶。谁知道这个安慛是不是真的愿意帮助主播?要是他不是三面间谍,反而是玩转三方,实际上只忠诚自己,这就糟了。

    【春天爱犯困】:我看了之前的直播,安慛和主播是合作关系,没有谁忠诚谁。他和直播的利益是一致的,主播有好处了,安慛才能有好处,所以安慛坑主播的可能性很小很小。

    【秋天冷飕飕】:我才不管安慛效忠谁呢,这一波三面间谍的本事,奥斯卡欠他一个影帝!

    不仅奥斯卡欠安慛一个营地,连姜芃姬都忍不住想给他双击666,以示嘉奖。

    虽说红莲教段数不高,但一群江湖草莽的思维也够奇葩的,安慛能紧紧捏准了他们的想法和下一部动作,抓住任何一个可能有利于自己的机会……这样的人,的确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乞儿领了赏赐,一旁当听众的谋士开腔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蹙眉,他的疑心病一向比较重,他对安慛没有丝毫信任。

    杨思和安慛有过短暂接触,还从卫慈口中知道这人的一些事情,对这个计划倒是比较乐观。
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安慛此人可不可信?”

    杨思扬唇浅笑,带着一股子的算计。

    他觑了一眼亓官让手中的鹅毛羽扇,看着都觉得脊背发冷,默默挪开眼,“他可不可信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主公能从中获得多少好处。纵然杨思有异心,他也无法撼动主公的根基。主公大可以坐山观虎斗,看着红莲教内部分裂,彼此斗争消耗,最后再坐收渔翁之利?!?br />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宁愿选择年节开战,她的时间是拖延不起的。

    李赟听得云里雾里,半响才讪讪道,“那、两位先生……我们接下来看着他们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亓官让抬头瞧了一眼李赟,怪哉道,“有便宜为何不占?”

    李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典寅沉思大半响,将自己的话斟酌了一遍又一遍,这才谨慎张口。

    “不过、不过要是按照这个计划,我们人手怕是不够?!钡湟嫔韵酝巧?,他们派遣兵马万余,但四县开战,不仅要左奔右跑,还要绷紧了神经,这会极大消耗兵卒的精力和战力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的计划稳扎稳打,一个县一个县来,这万余人手不算太拮据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配合安慛的计划,他们相当于多线开战,兵力太过分散,不利于巩固和发展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错过了这个村,可没这家店了。典寅的担心不是没道理,所以我打算调动一部分新兵到这里,戌守城池,多少也能震慑红莲教一众宵小之徒?!?br />
    红莲教之所以不怕姜芃姬,因为他们觉得后者的兵力太少,可以试着碾压一波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打群架,一群混混围着一个武林高手,想要群殴他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对手是个武林高手,但他只有一个人,混混们一起上肯定能将人打趴下。

    要是武林高手不是一个人,反而是七八个人呢?

    混混们肯定会谨慎小心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同理可知,一旦姜芃姬开始增兵,增加人数,红莲教再想对她下手,可就要掂量一二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闻言垂眸。

    他家主公有怪癖,新兵没有训练足够时间、达到一定标准,她不会轻易让新兵参战,经验不足、能力不够的新兵,战死几率太高。对她而言,让不成熟的新兵上战场,无异于送人头。

    一旦她让新兵都投入战争,这意味着她已经下定决心,一定要办成某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杨思不怀好意地笑了笑,“若是遣调兵将,子孝他们怕是要累疯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接话道,“子孝身子骨不好,没人会让他累到的,不是还有一个丰真顶着么?”

    卫慈做好分内的事情就行,多余的劳务甩丰真身上就行。

    杨思诧异了一下,内心有些说不出的奇怪。

    感觉好像被喂了一嘴的狗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