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袭不成反被包饺子。

    红莲教惨败的消息传回峰湖县,书生几乎听懵逼了。

    前一刻,他还满心欢喜地等待手下把柳羲押解过来,下一秒,他已经丢了魂儿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——”书生大步向前抓住传信兵的衣领,面色狰狞,睚眦欲裂,胸腔内的怒火熊熊燃烧,他觉得一定是自己耳朵听错了或者这个传信兵报错了消息,怎么可能会惨败?

    传信兵被提着领子,呼吸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他也是被书生吓到了,谁能想到平日里斯文消瘦军师,发起怒来竟然这么可怕?

    不过,该说的还是要说的,他期期艾艾地将消息重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红莲教派出去埋伏的三千兵力不但没有抓到柳羲,反而被对方围堵在山道,尽数歼灭。

    书生气得咬紧了后槽牙。

    他发怒,他愤懑,气得将传信兵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对——

    书生正要集结兵力找回场子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柳贼的兵力虽强,确有可能打败我方三千猛将,但在外策应的人呢?”

    若是在外头策应的兵力冲入山道厮杀,不至于败成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传信兵的面色转为煞白,冷汗从额头冒出,他跪在地上匍匐着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见状,书生就知道里面还有内情,这个胆大包天的传信兵竟然隐瞒情报,他厉声呵斥,“还不快快说来,到底发生了何事?若有半字虚假,定然让天神降下惩罚,令你九族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传信兵被吓得哆嗦不止,嘴巴一秃噜,什么话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军师,柳贼实在是奸诈,绝非是俺们不去救援啊?!?br />
    传信兵惧怕不已,十分爽快地将隐瞒的情报说了出来,不过内容还是经过“加工”的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书生肚子里没多少墨水,但性情却十分残暴善妒。

    若是让他知道了真相,不少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无法,他们只能想办法将锅甩给姜芃姬,借此减轻自身的责任。

    要是书生动怒,那也是冲着姜芃姬发火,他们这些小喽啰就能幸免于难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发现异常之后,带兵进入山道救援,怎知柳贼奸诈,早已经将那段山道的路给堵住了,又遣派数百弓弩手在石墙上待命。将军试图强攻了几次,兄弟死伤数百,依旧难以撼动柳贼防线。这时候、这时候……里面的兄弟已经撑不住了。将军为了其他兄弟好,不得不选择了后腿,不然的话,说什么也不会轻易丢弃兄弟啊——军师明鉴,一定要为兄弟们报仇啊?!?br />
    听了这个解释,书生险些气得心肌梗塞。

    当然,惹人生气的事情还不止那么一桩,令书生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的打击还没完呢。

    书生用了吃奶的力气才压制住了怒火,脑子放空,根本想不出什么对策能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很显然,柳贼的部署应该是看穿了他们的伎俩,对方已经有防范了。

    若是再用偷袭的办法,注定收效不大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外头踉跄着跑进来一个小头目,嘴上嚷着,“军师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不好了?我好着呢!”书生眉头紧蹙,本就繁乱的心因为这人的打岔更加烦躁,好似一团理不开的毛线团,他道,“说吧,发生了什么事情?要是不重要,定然要治你的罪!”

    小头目一路奔来,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热汗不止。

    听到书生的话,他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,难受地道,“军师,金门县丢了?!?br />
    哈?

    在场众人纷纷懵逼,书生险些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丢了?”

    小头目喘匀了气,哭哭啼啼地道,“金门县被柳贼攻下了?!?br />
    书生的眼皮不可抑制地跳了跳,心中渐渐慌乱,不过他还是断然道,“这不可能,柳贼几乎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,他哪里来的人手去打金门县?谎报军情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小头目心中火急火燎,他道,“这是真的啊,昨儿个清晨,柳贼突然带兵攻打金门县,没多久就失手了,被杀被俘的兄弟不计其数。小的要是有一句不实,便让天神劈死小的?!?br />
    金门县……真的丢了?

    书生的一颗心沉到了湖底,哇凉哇凉的,手脚通体冰凉,惊得他忘了如何呼吸。

    不可能、不可能的!

    柳贼的目标分明是峰湖县,一直遣派斥候试探,怎么可能有多余的人手去了金门县?

    什么时候去的?

    若金门县是柳贼攻下的,对方哪里有足够的兵力在深夜围堵伏兵?

    书生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关键,时间上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要么,人家是天降神兵,无中生有,诸如撒豆成兵的仙家手段,这才赢的。

    要么,柳羲带出来的兵力不止一万,肯定还有其他兵力被悄悄雪藏了!

    书生这会儿被一个接一个消息惊得六神无主,一时间也没怀疑到安慛身上。

    不管书生怀疑还是不怀疑,安慛这个心狠手黑的家伙也搞出一波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军师……俺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众下属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书生猛地一颤,面色阴冷道,“纠集兵马,打回金门县。柳贼的主力还在这里,我们走官道,定能赶在柳贼之前抵达金门县。金门县内还有我们的百姓和信徒,里应外合便能拿下?!?br />
    书生难得聪明了一回,若是按照他的设想进行,他们速度也够快,说不定能拿回金门县。

    毕竟,红莲教在金门县经营已久,不少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,但也有不少百姓深受蛊惑,以天神为心中信仰,日日供奉。姜芃姬刚刚拿下金门县,留守的兵力不多,势力不稳。

    只要红莲教赶在她之前抵达金门县,谁输谁赢,胜负难分。

    不过,书生的对手是绝对的行动派姜芃姬,堪称战场的节奏大师,想跟她比速度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且说另一头,姜芃姬带着兵马急速赶回,徐轲作为她的专属账房、私库管理员、隐形首席谋士……他与姜芃姬的默契也不是盖的,攻城器械与她几乎是前后脚抵达金门县城下!

    见状,杨思与亓官让也是服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