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作为非主流主播,她每天直播准时得像是上班打卡。

    如果她哪天突然半夜开直播了,不用怀疑,铁定是要搞一波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不缺夜生活丰富的夜猫子,姜芃姬刚打开直播间,不过一秒,观众席位已经满了。

    【此去经年】:噫,直播间竟然在半夜开启了,好难得啊。

    【慈美人嫁我】:作为直播间的忠实粉丝,每次半夜开直播总有事情发生,这次应该也不例外。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啊,为什么黑漆漆的,要不是开了红外线全景拍摄,看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【少爷嫁我】:看画面应该是白天的山道,今晚的节目是夜袭包抄红莲教?

    【莫雨的迷妹】:包饺子?红莲教味道的饺子馅儿?

    姜芃姬也没多做解释,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她今晚额外加开一场直播,并不是为了给观众看,反而是为了借助直播间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之前说过,直播间的摄像头可以无死角转动,所处的位置在姜芃姬头顶正上方,拍摄视角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。另外,这个“摄像头”的拍摄高度和角度是能调整的。

    拍摄出来的画面,不仅直播间的观众能看到,姜芃姬也能看到。

    利用这个视角,姜芃姬能轻松掌控全局,把握红莲教方面的动向。

    至于直播?

    那只是附带的。

    有了高空百米的摄像头加上斥候接连不断传回来的信息,姜芃姬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主公,什么时候进攻?”

    典寅低声询问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他手中的双斧已经饥渴难耐。

    这次姜芃姬可没有朝他要武器,典寅终于可以杀一个痛快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等!”

    典寅诧异,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红莲教派遣出来的兵力只有三千,但中军实力并没有先锋营强,若是拖延久了,小心翻车。

    “等他们和文证交手,吸引主力部队的火力,我们再从后方偷袭,他们阵脚必乱。若是现在就进攻,他们反应过来,且战且退,文证方面若是要追击,难以保持阵型,容易出乱子?!?br />
    若是这样,红莲教铁了心从一路突围,攻势太猛,还真有可能让他们逃跑。

    她姜芃姬盯上的猎物,一向只有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若是让到嘴的猎物飞了,她这个猎手的尊严往哪里放?

    典寅点点头。

    此时,姜弄琴也已经将各处安排妥当,前来复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她,“伤员处置妥当了?”

    姜弄琴回答,“有两人牵动了伤口,导致伤口开裂,不过情况并不严重,有军医照看?!?br />
    军医,大多由女营之中医术比较好的女兵担任。

    因为大环境的影响,姜芃姬并没有随意扩张女营规模,至始至终都顶着“营”的单位。

    至于女营人数为何增长缓慢,没有大肆扩张规模,姜芃姬有自己的考量。

    一来,前来应征的女子太少,这是最根本的原因。

    二来,姜芃姬也在有意控制人数,女营更加追求质量而非数量。

    毕竟,人口繁衍需要女性孕育,总不能让女人都跑战场杀敌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不是所有女人都渴望出人头地,有这种强烈愿望的女子,往往深受伤害,事实上,大部分女性还是喜欢安稳,喜欢在家相夫教子。人各有志,姜芃姬也不勉强她们。

    三来,尽管姜芃姬不愿意去想,但女性在生理上的确不如男性方便,例如月信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不是儿戏,敌人也不会因为你是女子或者你身体不便,对你宽容。

    事实上,敌人只会更加残忍,趁你病要你命。

    柿子不挑软的捏,难道去找那些难啃的刺头?

    基于种种现实,姜芃姬在注重女营实力发展的同时,还仔细考虑其他因素。

    女营若有生理不便,可以临时转为后勤杂兵,处理军营杂物,医术基础好的能进入医区,担任类似护士或者医生的工作,照顾伤员……既能解决女兵难题,又能减轻其他地方的压力。

    姜弄琴将女营管理得很好,名声经营得不错。

    不管外界如何看待女营,至少姜芃姬手底下的兵卒对女营还算友好。

    能有如今的发展,姜弄琴付出的心血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“令女营策应攻击,掩护先锋营开道?!?br />
    姜弄琴掷地有声地道,“末将遵命?!?br />
    狭窄的山道之内,红莲教小头领的脸色几乎要黑得滴出墨水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剧本,亓官让这边应该是仓促应战,然后被他们杀得丢盔弃甲,一照面就忙得四散奔逃,绝非这样镇定自若,剧本不对??!柳贼怎么做到的,不管防守还是进攻,从容不迫?

    开战之后,他们这边倒下一个又一个。

    反观对方,完全是两个极端!

    准备充分,抵挡箭矢的盾牌密密麻麻挤着,一时间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若是想要前进,前方箭雨如潮,谁敢冲上去谁就要被扎成刺猬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胶着不下,红莲教这边丢下了上百具尸体才勉强靠近了四五丈。

    “呸!老子倒是要看看,他们能有多少箭!发出讯号,前后夹击,生擒柳贼!”

    一个红莲教兵卒听令,拿起一把重弓,点燃火箭,朝着天空连射几支。

    为了传令方便,他们约定以“火箭”为号。

    不过山道险峻,箭矢飞不了太高,红莲教还专门安排了观察“火箭”的斥候。

    亓官让这里也看到了,唇角露出恶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蠢!

    他这么做不仅通知了同伙,还通知了姜芃姬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后方又传来一阵阵骚动和杀喊声。

    红莲教头领心中骇然,扭头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后方会出现柳贼的兵马?

    难道说他们天衣无缝的计划被人泄露了,让柳贼早早警醒,挖好了陷阱等他跳进来?
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猜测占据了大脑,浑浑噩噩的,眼前只有飘动的模糊光影和晃动的人头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他已经让人发出了集合进攻的信号,为什么前方的柳贼队伍没有生出乱子?

    到底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说好要配合包了柳贼的饺子,峰湖县的援兵去哪里了?

    去哪里了?

    被亓官让搭起来的石墙给堵住了呗,想要越过经这道厚重的石墙,十分费力气。

    更加阴险的是,亓官让还让弓箭手埋伏石墙另一侧。

    来一个射一个,来一对射一双!

    “老子上当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