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这边占据优势,但作为毫无攻城器械的攻城方,能有这样的成果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她道,“如今天气凉,尸体不易腐烂。兵卒的遗体,让人收敛了,送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按照打仗的习惯,将士们的尸体一般都是就地处理。

    一来尸体太多,不易搬运,耗费人力。

    二来天气不好,尸体难以保存,行军打仗意外多,带着将士遗体不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会儿天寒地冻,尸体没那么容易腐烂生蛆。

    姜芃姬打算让人将他们送归故里,而不是埋葬在异地他乡。

    杨思眼眸微微睁圆,似乎在惊讶姜芃姬这个决定,过了一会儿,他声音低沉地道,“是?!?br />
    金门县内的情形远比姜芃姬想象中还要清贫,房屋破旧而低矮,家家户户紧闭门扉。

    偶尔有百姓透过门缝向外张望,若是姜芃姬视线扫过去,对方立刻将脑袋缩回去。

    姜芃姬制定了严格的军令,行军打仗一概不得扰民,若有违背,军法处置。

    “让士兵们再休整一会儿,吃点东西,恢复体力,我们折返回去,依计行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长舒一口气,思索着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杨思点点头,替姜芃姬把这个命令传递下去。

    先锋营是整支队伍战斗最为精锐的部分,但金门县刚打下来,不可能留人防守。

    所以,出发之前姜芃姬已经跟亓官让通知过了,让他从中军调遣千余兵力暂时接手金门县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计算,等他们蚕食掉红莲教的埋伏,扭头再调转金门县,完全来得及。

    红莲教方面消息落后,传递时间长,届时想要派兵打回金门县,不仅徐轲的攻城器械到了,姜芃姬也带着先锋营抵达目的地了。红莲教想要攻打实力正盛的金门县,绝对要用人头堆!

    大约休整了两个时辰,亓官让派遣过来的兵卒堪堪抵达。

    姜芃姬随便咬了两口干粮,喝了点儿温水,翻身骑上小白的马背,振臂一呼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身后,金门县匍匐在地面上,宛若一头沉睡的巨兽,渐渐远去,隐没在地平线。

    按照作战计划,姜芃姬这次要带人隐藏在通往金门县的山道。

    另一厢,金门县被抽调走的兵力经历一番波折,终于抵达峰湖县。

    红莲教的“谋士”书生险些感动地落泪。

    亓官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和恐吓,书生总以为下一秒就会接到姜芃姬攻城的消息。

    本想抓住姜芃姬这边的斥候,杀一儆百,振奋己方气势,奈何这些斥候鬼精鬼精的,好似泥鳅一般滑不留手,只能发现人家踪迹,始终抓不到人,这让书生气结,怒火高涨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好了,金门县的兵力已经尽数赶到,联合两县的兵力还拖不住一个柳羲?

    书生感到满满的安全感,一切不安尽数驱散。

    “柳贼欺人太甚,定要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,知道我们圣教的厉害?!?br />
    书生暗暗要紧牙齿,之前想出的包抄计划又一次占据脑海,心动不已……被人用斥候吓唬、胆战心惊那么久,如今稳占上风,他怎么能不想办法找回场子,让柳羲掩面大损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书生便开始调兵遣将,调度了三千余人,准备偷袭小城,埋伏姜芃姬。

    红莲教内,书生的权限很大,几乎除了教主之外,无人能命令他撤回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带领金门县兵力,紧赶慢赶过来支援的红莲教头目不满了。

    头目道,“军师,我军一路从金门县赶到峰湖县,教众疲乏无比,不如给点儿时间休整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书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义正辞严地道,“兵贵神速,战机稍纵即逝,如果为了你们而延误战机,给了柳贼喘息之机,这份责任我来担当还是你来担当?更何况,从金门县抵达峰湖县,你们走的都是官道,路面平整,能耗费多少体力?我还未追究你们支援迟缓的罪名,险些给了柳贼可乘之机!”

    若非他将虚虚实实玩得溜,说不定柳羲已经知道峰湖县兵力不足了。

    要是人家赶在金门县援军抵达之前攻城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书生没有追究这个头目的责任已经不错了,还想休整拖延战机?

    头目听后,脸色由白变青,内心的怒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若不是畏惧书生在红莲教内的地位,他早就一耳刮子甩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会哔哔不会打仗的白斩鸡,谁给他的勇气削自己的面子?

    书生独断专横地道,“点齐兵马,讨伐柳贼,振我圣教神威!”

    他们做着剿灭姜芃姬、建功立业的美梦,殊不知前方已经有数个陷阱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攻下金门县,姜芃姬令传信兵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坐镇中军的亓官让。

    “此事,让已知晓。告知主公,依计行事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听到金门县已经攻下,姜芃姬带领的先锋营稍作休整之后已经上路,他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前方的斥候也接二连三传回情报,金门县的兵力已经抵达峰湖县。

    亓官让闻言挑眉,令斥候再去刺探。

    “若峰湖县方面有调兵出城的痕迹,立刻回禀,通知斥候全部返回?!?br />
    没过多久,亓官让便收到斥候传递回来的消息——峰湖县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他眉梢一挑,冷冷嗤笑。

    戌守峰湖县的谋士真是没脑子。

    不过也多亏了对方没脑子,若是有脑子,他们只需要再拖延一日,定能收到金门县已经丢失的消息,届时便会知道这一切都是算计,做事也会更加谨慎,说不定还能减少损失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只知道纸上谈兵,以为战局会按照他们设想的情况发展。

    殊不知,白日梦很美好,奈何姜芃姬打仗效率太高。

    入夜之前,亓官让带人从小城撤退,进入通向峰湖县的山道,以身为饵,做出佯攻的架势。

    紧盯小城动静的红莲教斥候连忙将这个消息传递回去。

    书生接到之后,狂喜不止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这次定然要让柳贼血亏。谁能活捉柳贼,赏赐千两,美女无数!”

    按照书生的剧本,红莲教派遣重兵堵住山道的几个出口,派遣出城的三千教众从山道入口潜入,堵住姜芃姬的后方退路,前后夹击把姜芃姬围困山道,最后活捉!

    完美的剧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