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敌、敌袭——敌……”

    一波从天而降的箭矢落在墙垛之后,城门守卫的声音戛然而止,发出一声轻轻的呜咽,半起身的身躯轰然倒塌,然而箭雨还在落下,很快将倒下的尸体扎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深红的血液自身体流出,渗入城墙石砖,将地面阴湿,令人作呕的甜腻腥味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从第一波箭雨之后,不管是站着的,还是坐在地上人挤人取暖的,全部警醒过来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敌人?

    有人被箭矢射中了手臂,他紧紧贴在墙垛墙根,手里举着一面木盾,悄悄探出头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一看险些肝胆俱裂,脊背的冷汗一大颗一大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城下积雪厚重,乍一看上去似乎没什么,但再定睛一瞧,他们便能发现雪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快速蠕动,好似蚁群般朝着城墙涌来。等凑近了再看,分明是数不清的敌人!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他们从哪里来?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箭雨还在持续,一众红莲教已经吓得魂不附体,甚至没有意识到城下的敌人没有携带任何攻城器械,只要他们守好箭雨的攻击,再组织一波反击,未必不能多活一会儿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已经被这波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懵了,别说组织反击,没有人踩人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有些兵卒急急忙忙捡起搁在一旁的武器,试图向城下射箭,更多人还是抱头乱窜。

    典寅看着姜芃姬拍马而去,暗暗咬牙,一边命令兵卒继续向城下推进,一边继续射箭。

    “掩护主公?。?!”

    后方的杨思看到姜芃姬已经缩小成小点的身影,吓得差点儿跌进积雪之中。

    哪怕是先锋营统帅,哪有人像她这样任性胡来的?

    杨思的心脏被高高提起,险些忘了如何呼吸,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,哪怕眼睛盯得有些酸疼了,他还是不敢眨眼,生怕那么一瞬的功夫,姜芃姬就要“战死沙场”。

    现在的阵仗可比昨天的小打小闹惊险多了,光是二者的城墙高度就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    昨天的小城也才二丈多高,自家主公能凭借风骚的操作登上城墙,今天呢?

    三世丈的城墙,主公要怎么上去?

    姜芃姬刚刚爬到一半,说不定就被城上的红莲教射成刺猬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总算明白卫慈的心酸了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爱浪还不省心的主公,当臣子的,不是操碎心就是吓破胆。

    杨思感觉再这么折腾个两回,他的寿命都能折半,难以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与他一样感觉刺激惊险的,还有直播间的观众。

    杨思在大后方压阵,他的目力有限,现在只能看到姜芃姬的身影化作了模糊的红白小点儿,但直播间观众不一样啊,他们的视角是随着姜芃姬移动的,那种滋味岂是“酸爽”能形容?

    简直比看巨幕3D还要刺激。

    要是脸贴屏幕近一些,感觉那些箭矢就要从屏幕飞出来,穿透他们的脑子。

    【今天又剁手了】:要死要死要死——主播小心??!

    【穷得揭不开锅】:艹,刚才那支箭也太惊险了,要不是主播反应快,还不被洞穿身体?

    【本月还要努力】:瑟瑟发抖,现在连穿越都这么危险了?

    【以后每天四更】:吓死,目测那对板斧有上百斤了吧?主播的力气到底有多大,看她好轻松的样子,要不是确定直播间没有造假的可能,我还以为它们是仿真假货呢。

    不怪观众怀疑,姜芃姬能将长枪舞得带出残影,但将一对长斧也玩出了虚影,这就夸张了。

    幸好姜芃姬已经将弹幕关闭了,不然的话,铺天盖地各色弹幕能将她视野淹没。

    后方有典寅策应,城墙飞射下来的箭矢寥寥无几,凭借着小白的速度和爆发力,姜芃姬看似惊险,实则完美地避开了所有暗藏杀机的冷箭,一路有惊无险地逼近了城墙。

    杨思急得咬牙,金门县的城墙高度和昨日小城可不一样,她怎么爬得上去?

    心急之下,杨思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嵌进肉里,在他手心留下数个指甲痕迹。

    相较于他的担心,直播间观众则是看戏居多。

    【醉斩白蛇羹】:来了来了——主播凌空蹬墙绝技!千万别眨眼!

    【青山为雪白头】:主播,开始你的表演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所有人意料,姜芃姬根本没有抽出绳索或者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距离城门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离,只见她右臂肌肉猛地臌胀蓄力,臂弯成弓,斧柄被她狠狠掷出,冷静的面容多了一丝丝狰狞。下一瞬,轰隆巨响从城门传来,那柄长斧深深嵌进城门,整个斧身尽数没入,宛若蛛网的龟裂以长斧为中心向四周蔓延,荡开一层薄灰——

    整个城门都为之颤抖!

    她投掷的力气过重,小白高高扬起马蹄,身体几乎要与地面垂直,仰天发出嘶吼之声。

    姜芃姬早有预料,一边加紧马肚子,另一手抓住了缰绳。

    稳稳当当,丝毫没有被甩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白借此卸掉前冲的力道,扬起的马蹄又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一瞬间,整个直播间都清净了,弹幕出现一瞬的真空期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胸口剧烈起伏,白净的面颊多了些许红晕。

    她高举另一支长斧,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全军出击——击溃他们!”

    典寅忍住胸腔激荡的热血,下令道,“攻城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兵卒加快推进步伐,箭雨射击得更加密集。

    金门县内,接到有敌人攻城的消息,留守的红莲教教众已经慌张无措。

    “守住城门——不能让他们攻进来!”

    有个红莲教教众嘶吼,慌乱的红莲军才稍稍定神,机械性地抵挡城门。

    只要守住城门,抵挡外头的敌人,他们说不定能等到援军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,数十名兵卒抵挡在城门上,生怕姜芃姬用攻城圆木撞击城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姜芃姬除了武器之外,没有携带任何攻城或者守城装备。

    她自己就是最强的攻城杀气!

    红莲教的人看到城门高处穿透而出的锃亮斧身,胆寒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瞬,更加令他们肝胆俱裂的场景发生了。

    咚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