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高考结束啦】:主播要不要在眼前蒙一条比较粗的布,挡一下光线?好讨厌啊,古代又没有太阳镜或者防护眼镜,雪地反射的紫外线会伤害眼睛,容易得雪盲症的。

    【小天使们】:楼上要是不提醒,我还忘了这一茬呢,一定要小心雪盲症。

    【一起嗨吧】:拜托,现在是打仗,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,一双眼睛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姜芃姬动手将直播间弹幕关了,再将屏幕拉到最小,以免分心。

    典寅就在她的身边,因为紧张,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粗重。

    “主公,会不会有诈?”

    他看到城门上的兵卒稀稀疏疏没几个,实在是太懈怠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道,“你以为什么人都和你主公我一样?我治军,三申五令,违背者要依照军法处理,偷奸?;娜艘嗔恳欢?。红莲教不同,纪律松散,如今又被调走大部分的精锐,剩下这些人以为高枕无忧,自然不会多加防范。大冷天的,谁想受冻,能偷懒就偷懒?!?br />
    若城门上的守备摆出严正以待的架势,姜芃姬才担心会有埋伏呢。

    典寅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    瞧着城门,姜芃姬危险地眯着眼睛,她道,“我看这座城门真不爽……”

    典寅不解,城门不都一个样子么,怎么还有看着不爽的?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典寅你带领兵卒掩护我,如今要用最快的速度破城,我有一个好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典寅没有询问姜芃姬的办法是什么,他只需要做好分内的事情就行。

    “主公请放心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点点头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枪太瘦太长,转头望向典寅腰间。

    伸手,她道,“你的两把大长斧借我用一用?!?br />
    典寅生得魁梧健硕,力气奇大,打仗的时候他格外喜欢用这样的重兵,一斧子下去能将人从天灵盖一直劈到盆骨,场面血腥又暴力,每次打仗回来,他就跟血池子捞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姜芃姬向他借武器,典寅不是不愿意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主公,这两把长斧太重,末将怕……”

    典寅话未说完,眼睛瞪得老大,眼眶都要凸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两把长斧是特别制作的,重量接近一百斤,在姜芃姬手中却轻若鹅毛,瞧不出半点吃力。

    每当典寅以为他对主公的战斗力够了解了,她总能刷新他的记录。

    “重量还算趁手……”

    她掂量掂量,唇角扬起浅笑,望向城门的目光带着恶意和兴味。

    此时,瞧见姜芃姬手持双斧的模样,直播间的观众再一次被调动情绪,弹幕发个不停。

    【可乐】:噫,昨天看到了红衣银铠的白马小将,今天是双板斧萝莉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主播这具身体都已经十七八了,还萝莉呢,你见过这么老的萝莉?

    【音乐家诸葛琴魔】:老萝莉,没毛病啊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嘉已经搬好板凳和瓜子饮料,坐看主播战场英姿。

    【曹老板】:啧,楼上你可真重口。主播打仗是真的会死人的,面对血淋淋的尸体、流出腹腔的大肠小肠、脾脏、堆积的粪便、碎裂的脑浆,你确定自己吃得下瓜子饮料?

    想到这位【曹老板】的弹幕,脑海中不由得浮现类似的场景,险些没恶心吐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确想搞事儿了。

    目前还不清楚金门县具体的守备情况,姜芃姬不敢托大。为了速战速决,她只能选择爆发,以雷霆攻势打碎红莲教的气势,用最快的速度拿下金门县……如此一来,她必须要搞事一波。

    后方被人?;さ难钏荚对短魍敲欧较?,不知道姜芃姬是直接摆出阵势强攻,还是偷袭。

    他心中忖度着,前方兵卒已经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主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思险些破音尖叫,因为他看到姜芃姬翻身上了小白的背,一列兵卒有序地推进。

    因为雪地、阳线以及姜芃姬身上披着的白布,城门上的兵卒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的踪迹。

    红莲教的兵卒躲在墙垛下避风,他们的衣裳并非统一制式,有些人穿得很厚实,有些人则十分单薄,蜷缩着直脊背哆嗦,唯一的共同点,他们的年纪都比较大,体力也不如年轻后生。

    “唉呀妈呀——冷死个人了——”

    一张口,呼出一口白花花的气,好不容易憋住的热气又跑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了,越说越冷,有这个功夫你还不如多抖一抖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向天神祈祷吧,感觉有点儿用处?!?br />
    如今这个时代,普通人交通全靠走,取暖全靠抖?

    至于炭盆汤婆子?

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一群上了年纪的老弱残兵,能在这个世道活下来就不错了,哪里敢奢求更多?

    守城门的“老兵”挤在一块儿取暖,勉强有了热意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的,他们没有足够的御寒衣物,白天守城的时候,他们直接派出一两个人站着守,其他人窝在墙垛下避风,人挤人取暖。等站岗的人受不住了,再轮换着来。

    此时,有个人抱怨道,“今儿个本不是俺值勤,真也不知上头发了什么疯,把人都调走,抓俺顶锅?!?br />
    “又不是你一人倒霉?!?br />
    “少说话,把人调走这是教主的意思,他们去铲除异端了?!?br />
    “异端?谁是异端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隔壁柳羲呗。天神说他是异端,那他就是异端,祸乱世道的妖孽?!?br />
    柳羲?

    北方的百姓,几乎没人不知道这名字,承德郡的百姓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以挖煤为生,但现在的世道,百姓连粮食都吃不起了,哪里还会购买煤炭?

    没人购买煤炭,意味着很多以挖煤为生的百姓就会失去生计,一家人都养不活。

    这一两年,姜芃姬屡次向承德郡购入大量煤炭。

    红莲教和姜芃姬还没彻底闹掰的时候,她挺照顾承德郡的生意,养活不少百姓。

    对于“异端妖孽”这个话题,绝大部分人附和讨伐,仅有一小撮人保持了沉默。

    此时,有人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发现天上出现了很多乌点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,“那是啥?”

    那些乌点在眼前迅速放大,右眼眶传来一阵刺痛,鲜血喷溅面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