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道蜿蜒而崎岖,狭窄的道路延伸至视线尽头。

    姜芃姬骑在小白背上还算轻松,作为刹澜国和北疆战马的优良后代,小白的耐力和负重能力都极其强悍,每一步都走得稳健而轻松,相较之下其他人就显得有些狼狈了。

    “通往金门县的山道都这么崎岖了,不知去往峰湖县的路会有多么难走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也是暗暗叫苦,作为谋士,他能享受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其他兵卒大多都是步行,他还能骑着马,不用双腿走路,但颠簸的马背依旧让他吃了苦头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他脸色煞白,带着驱之不散的疲倦,再看他跨下的枣红马更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她主动建议道,“要不你来骑小白吧,瞧你这样子,我看还没到金门县,你先累趴下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有些心动,不过想到有灵性的骏马都是有脾气的,顿时有些怂。

    “它不会把我从马背上掀下去?”

    杨思紧张地抓紧了缰绳,要不是怕小白不舒服,他还想抱着马脖子,以求稳妥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小白不仅没有把杨思从马背甩下去,反而任劳任怨地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“你别故意惹事,小白的脾性还是不错的?!苯M姬换上了杨思之前的马,以缰绳控制马儿,“庆幸这次的对手是红莲教,要是聪明一些的敌人,这条山道我可不敢走?!?br />
    她骑在马背上环顾四周地形,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走山道的确是一步奇招,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敌人耳目,不管是偷袭还是别的,有奇效。

    不过,风险与利益并存。

    山道不仅适合他们偷袭敌人,也适合敌人埋伏他们。

    小白走得很稳,与之前的颠簸有着天壤之别,这让杨思稍稍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他道,“情况不一样,主公行军神速,敌人就算有心埋伏,时间上也赶不及?!?br />
    按照杨思的估计,他们刚攻下小城的时候,红莲教高层也才刚刚接到他们抵达小城的消息。

    传递命令需要时间,等他们反应过来准备埋伏的时候,我方早就通过山道,攻下金门县。

    姜芃姬打仗的节奏很快,但能做到这样的人有几个?

    大部分人的精力只能顾着一处,等他们接到消息,最好的战机已经错过了。

    优秀的谋士为何如此受热追捧?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能在信息传达落后的世界,做到决胜千里,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想得比常人更加全面周到。好似下棋,普通人走一步下一步,他们这些玩心机的,走一步算十步。

    正如杨思所言,通向金门县的山道虽然冗长,但坡度较为平缓,耗费的体力比预期少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兵卒,哪个不是将负重训练当日常的?

    这条山道对于普通军队来说,全部通行需要三四个时辰,对他们来说只需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金门县的兵力也已经被紧急抽调到峰湖县防守。

    红莲教排出数支斥候队伍,果然发现可疑人员,他们判断这就是打前哨敌方斥候。

    书生紧张地捏紧了拳头,屋内又燃烧着熊熊炭火,熏得热乎乎的,令他手心渗出了热汗。

    “果然——柳贼的目的是峰湖县——”书生紧张地双手负背,在厅内来回踱步,似乎要将地面蹭出一个洞,他道,“再去查探,一有情况速速回报!若发现柳贼主力,不要打草惊蛇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厅外又传来声音,红莲教又在峰湖县山道出口处发现了斥候活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有人过来回禀这让书生紧张得不行。

    柳羲派遣大量斥候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意味着人家拉过来的军队人数众多,极有可能不止一万!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传信兵不停来回,每接到一条回复,书生心里的紧张感就增加一层。

    最后,他急得满头大汗,出门看了看外头的天色,气急败坏道,“金门县的援军还没有来?”

    传信兵垂着头,怯怯回答,“还有半日路程?!?br />
    半日?

    这么慢?

    书生又气又急,他从未觉得时间会过得如此缓慢。

    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对他而言,如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只希望柳羲走得慢一些,最好等他们的援军进城之后再来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他还真没信心用现在的兵马和姜芃姬对抗。

    “安先生在哪里?快去将安先生请来商议对策?!?br />
    想到安慛,书生便有了主心骨,连忙让身边服侍的小厮去请安慛。

    小厮两条腿跑得飞快,但此时的安慛已经不在金门县。

    “知道安先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书生没觉得哪里不对,安慛虽然走了,但和安慛关系好的兄弟都还在呢,书生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小厮回禀道,“小的仔细问过了,安先生似乎是连夜去了红莲县?!?br />
    书生死死拧着眉头,不明白安慛这时候跑去红莲县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,因为又有传信兵发现斥候踪迹。

    更加令书生肝胆俱裂的是,斥候发现的地方距离金门县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等这些斥候查探好情况,柳羲的主力部队就会进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还有半日才到的援军,书生烦躁地想抓发髻。

    因为斥候频繁活动,刺探他们的情况,书生从未想过这只是姜芃姬布下的诱饵。

    亓官让坐镇中军,在他的安排下,一支支斥候被派遣出去,吓唬(调戏)红莲教。

    至于主力部队?

    这会儿,他们已经通过了山道,穿过一片白茫茫的雪地,朝着金门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承德郡隶属于北方地区,冬日积雪厚重。

    除了官道,其他地方的积雪无人清扫,一般都是等天气转暖,让它们自个儿融化。

    姜芃姬早就让先锋营众人准备了素色的麻布,披在身上,以此作为掩护。今天的天气很好,雪地反光锃光瓦亮,城门守卫兵卒为了不伤眼睛,不会长时间盯着城外的雪地瞧。

    金门县的守备几乎被调走干净,只剩三千偷奸?;睦先醪斜?。

    如今阳光正盛,反光令他们眼睛十分不舒服,外有又是天寒地冻,城墙上认真戌守的红莲教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自然,他们也没发现一支四千多人的先锋营正在悄悄靠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