系统心中气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位面巡逻商人嘛,不过是道貌岸然之辈。不管是什么‘重生者’或者‘穿越者’,一旦被发现,便会被人道销毁。要说狠,那可比我还狠。我至少会让宿主寿终就寝,他不会?!?br />
    系统努力想要打消姜芃姬搞事儿的念头。

    要不是系统需要借助姜芃姬隐匿行踪,躲避阴魂不散的巡逻商人,他才不用泄露那么多。

    本以为姜芃姬会被吓到,没想到她却赞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公正执法,没毛病?!?br />
    系统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,“你现在和谁是一条船上的人?你别忘了,你也是‘偷渡者’,被抓到的话,情况很严重,魂飞魄散还是轻的……得得得——大不了我答应你,不管是我还是本体,以后都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。大姐,现在不是任性胡闹的时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你和我暂时结成了联盟,到最后也会谈崩,这种承诺就跟厕纸一样,不值钱。你要是有诚意,你诚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,系统的本体……真的在王惠筠身上?还是说,她身上的系统也只是子系统?不过是本体分离出来搅乱世道的诱饵?回答我,不许隐瞒?!?br />
    系统怔了怔,它道,“你那是两个问题!”

    姜芃姬嗤了一声,“那就回答前一个问题,王惠筠身上的系统是本体?”

    系统很果断地回答,“不是?!?br />
    闻言,姜芃姬唇角绽开冰冷而又嘲讽的笑颜。

    果然不是本体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她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测。

    系统本体,藏得可真够深。

    只可惜,百密一疏,忘了藏好狐狸尾巴。

    她是合格的猎人,系统却是失败的猎物。

    她意味深长地道,“我以为自己的套路已经够深了,没想到会遇见一个玩套路出身的祖宗。不过,智商这种东西,天生就注定了,套路再深,架不住人太蠢……我也不想知道系统本体有什么毛病,给自己做切割手术,分了一个又一个子系统,不过……千万别再犯到我手上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应该是答应合作了吧?

    “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,你现在愿意帮助我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眨巴眼睛,特无辜地说,“你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兵不厌诈么?跟一个流氓头子讲承诺?图样图森破。没有盖章的承诺,对我来说就是一卷厕纸,用了就能丢?!?br />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艹,姜芃姬,你要不要脸!
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,“那个什么位面巡逻商人,对方什么时候到?我可以向他检举你?!?br />
    系统哼哼两声,“想得美,最少也需要十来年,别想着阴我?!?br />
    十来年?

    “那么长?”

    姜芃姬问,“十几年的功夫,你怎么现在就急吼吼找我庇佑?又想算计我?”

    系统用轻蔑的声音说,“你是人类,你一生才多少寿命?我是系统,时间对我来说最廉价了。对你而言占据人生五分之一的时间,对我来说只是三五天,甚至几个小时。凡人,不要用你的时间衡量我的时间,作为近乎永恒的存在,你之于我,不过是朝生暮死的蜉蝣!”

    颤抖吧,卑微的人类。

    姜芃姬哦了一声,并没有被系统的话刺激到,她辛辣地刺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恭喜!那你三五天之后就能去吃牢饭了,我被位面商人人道销毁之前,还能逍遥十几年?!?br />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艹,导演上哪儿找来这么招人恨的女主?

    姜芃姬嗤笑,今夜的事情被她埋在心底,没有激起半点儿波澜。

    有了系统,再有什么位面巡逻商人,似乎也不是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正如系统所言,“重生者”或者“穿越者”,全是非法占据土著身体的外来者,对于本土位面来说,这些都是病原体。倘若世间真有“规则”,为了维护平衡和秩序,自然要清理异数。

    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的,姜芃姬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可能因为十几年后要狗带,所以白白辜负接下来的时光。

    相反,她会活得更加精彩,活得更加热烈奔放。

    哪怕要死,她也要让这个位面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人,彻彻底底记住“姜芃姬”这三个字!

    她的双眸似有火焰在燃烧。

    系统的话不仅没能让她收敛,反而激发姜芃姬搞大事儿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觉得一统九州不算啥,还是一同全球吧。

    是不是她将这个位面闹得天翻地覆,偏离了命运的轨迹,那劳什子的商人会提前到来?

    倘若知道姜芃姬是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刺头,系统说什么也要隐忍不发。

    如今悔青了肠子。

    作为渺小的子系统,它干不过姜芃姬。

    吹了大半天的夜风,姜芃姬抬手拍了拍身上的寒气,准备起身回去睡个回笼觉

    路上正好碰见起夜的杨思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他双眼迷蒙,走路都打飘,一路哈气连天。

    “主公怎么一身戎装便出来了?”

    杨思用手捂唇,免得打哈气张嘴的模样太失礼。

    姜芃姬随口道,“做了个噩梦,被吓醒了。睡意全无,干脆出去走了一圈?!?br />
    杨思没有怀疑,继续补觉。

    明天还要进山道,偷袭金门县,之后还有一系列高强度作战计划,他这身子骨,骑了几天马,累得像是散了架,不抓紧时间恢复体力,他怕自己连山道都爬不过去,那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回到原来的位置,环胸睡觉。

    管他系统还是位面商人,如今的要务便是打下金门县,其他事情,一概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是真的没想到,系统本体也是有脑子的。

    灯下黑么?

    果然套路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哈气,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很快就陷入了睡眠,呼吸变得悠长而平稳。

    第二日,难得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天幕湛蓝,瞧着清爽,金色的阳光映照在积雪上,金灿灿的,亮得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姜芃姬点齐了兵马,还是那一身红白戎装,面色精神,气势高昂。

    “主公,山道的情形已经探查过了,昨夜也令人悄悄扫了积雪,如今可以通行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点头,声音平淡地道,“出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