聒噪的机械声音扰她清眠。

    “姜芃姬,王八蛋姜芃姬——你别装死不吱声,我知道你醒着。你有胆子关着我,你有本事回话呀!回话呀!继续装聋作哑,我就烦你一晚上!什么时候肯理我,我什么时候消停?!?br />
    系统念着念着,还带起了节奏,姜芃姬想要忽视都困难,恨不得直接系统摁死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漠地在内心问了一句,小心翼翼起身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登上城墙,兵卒还在巡逻守夜,见到姜芃姬身上的红白戎装,纷纷打起精神行礼。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低声道,“我只是晚上睡不着,出来走走。你们继续忙活,不用管我?!?br />
    一众巡逻的兵卒微微颔首,侧身避开姜芃姬。

    她寻了个僻静无人的角落,寒冷的夜风吹在脸上,驱散了些许困意。

    “系统,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大半夜突然跳出来打扰我,你是想死么?”

    系统回嘴道,“那你倒是杀一个给我瞧瞧?”

    呦——有恃无恐??!

    姜芃姬危险地眯起眸子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选择囚禁系统而不是将它彻底毁灭,怕的就是系统本体察觉,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如今反而成了系统作妖的资本,她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系统本体如何,但这个子系统,啧啧,智商是真的低。

    此一时彼一时,它以为她会一直忌惮?

    姜芃姬呼出一口白气,在内心问道,“我还想睡觉呢,不想与你废话。有什么事情尽快说,你要是继续拿乔,随便你怎么折腾,你看我理不理你?那是我的脑域世界,你最好拎清楚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被姜芃姬囚禁快两年了,对姜芃姬已经产生了下意识的畏惧。

    不怕不行,姜芃姬这人贼精明,每天只提供系统基本所需的人气积分,掐得贼准。

    对于系统来说,人气积分就是它生存、成长所需的能源,类似于人类需要的食物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也好,系统也好,被人囚禁在沉寂无声的世界,每天只给最低需求的食物,保证饿不死,一关就是一两年……人要疯,系统也扛不住。它这次闹腾,实在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系统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那个能不能跟你商量一点儿事情?”

    原本趾高气昂的系统,这会儿又怂又怯,姜芃姬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系统,你还能更加怂一些么?

    “合理的事情可以商量,要是让我放了你、给你自由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?!?br />
    系统连忙道,“不不不——不是为了这个,我是说……你最近能不能稍微收敛一些?要是可以的话,最好把我关得密实一些……最近时间有些特殊,我怕有位面商人到处巡逻……”

    位面商人到处巡逻?
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脸色凝重下来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系统道,“没什么意思呀……你别这么防备我好不好?这次是认真的!不管是你还是我,绝对不能被拥有巡逻令的位面商人抓住,不然就完蛋了……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我完蛋,你也讨不了好。要不是柳羲这具身体,你早就被这里的规则排斥流放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轻嗤一声,“我不在乎?!?br />
    联邦战士,没哪个怕死的。

    系统长长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讨厌,到底怎样才肯答应嘛!”

    系统“娇嗔”,惹得姜芃姬眉头大皱。

    “拥有巡逻令的位面商人,那是什么?听你的话,你似乎很害怕?”

    系统没好气地道,“废话,你见哪个偷渡贩子不怕警察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道,“我是位面宫斗直播系统,开通直播通道会暂时性打通两个不相干位面的通道,令数个位面的平衡遭到破坏,于是有了所谓的‘重生者’或者‘穿越者’。不管是穿越者还是重生者,全都属于无证偷渡。至于巡逻令的位面商人,人家是持证穿梭各个位面的存在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来了兴趣,心中生出些许恶意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被对方抓到,会有什么下???”

    系统冷笑一声,看穿了姜芃姬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姜芃姬,我劝你最好别冒出同归于尽的念头。你知道打通两个位面的屏障,需要多少能量么?我与那个位面商人属于同级!他抓住我,顶多关我几年,奈何不了我。但是你不一样,你不属于这个世界,你是异数,影响了位面本来的发展,说得难听一些,你就是一个病原体。到时候,你会死的很惨!你还能活很多年,活着不好么?非得跟我不对付?”

    面对色厉内荏的系统,姜芃姬丝毫不怵。

    她笑得轻蔑,言辞之中的鄙视不加遮掩。

    “是么?原来你这么厉害啊,那你现在为什么会被我囚禁在精神领域内?”

    系统若是有表情,脸色绝对黑成了锅底灰。

    要不是它掉以轻性,姜芃姬故意扮猪吃老虎,它会大意被擒?

    系统活了那么久,还是头一回在自己宿主手里栽跟头。

    所以说,它最讨厌那种聪明又不服管教的宿主了。

    傻白甜一些、天真蠢笨一些、自作聪明一些……这样不好么?

    虽说宿主要支付一些“小报酬”,但至少宿主活着的时候,妥妥的人生赢家啊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戴上主角光环,配角智商集体下降,宿主一路开挂走向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想想不是很激动?

    偏偏遇见姜芃姬这么一个怪胎!

    系统委屈想哭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这家伙满口谎言,前科太多。你说的话,我顶多信三成,另外七成持怀疑态度。你刚才的吐槽给了我灵感,你说‘哪个偷渡贩子不怕警察’?这么说,位面商人是警察,你是偷渡贩子?你又说你与位面商人属于同级,如今却被我困住……啧,信息量巨大……我似乎知道了点儿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隐隐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信息量巨大?”

    姜芃姬神色自然地反问它,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”
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问系统,“位面巡逻商人什么样子?也跟你一样蛇蝎心肠?”

    系统险些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跟它一样蛇蝎心肠?

    那叫公平交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