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德郡一共有四县,分别为金门县、峰湖县、红莲县以及秋雨县。

    若是计划进行顺利,拿下金门县犹如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但一个金门县是无法满足姜芃姬胃口的,她的野心远比这个大。

    “……红莲教以为自己将计就计,我们不如效仿一二?!必凉偃寐冻鲆凰坷湫?,他最喜欢套路人了,“依照主公预测,拿下金门县要耗费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姜芃姬眯着眼计算,半响才道,“虽说我们行军急促,无法携带攻城利器,但攻下没有兵卒把守的金门县,至多一个时辰。若算上山道赶路的时间,差不多一天……文证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亓官让捏着万年不离身的羽扇,轻轻摇动,

    一旁的杨思见了,下意识打了个冷颤,默默移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见过有怪癖的、爱装逼的,但是他没见过大冬天还拿扇子摇来摇去的。
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按照线人传来的消息来看,红莲教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,为此还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。人家这么努力了,我们要是不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,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?”

    红莲教想要套路他们,那么他们自然也可以反套路回去。
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示意亓官让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道,“红莲教以为我们会重兵攻打峰湖县,若是我们长久不出现,怕是会让他们起疑。不如这样,派遣些许斥候迷惑他们,让他们以为我们意在峰湖县,而非金门县。尽可能拖延时间,等主公攻下金门县,我们再掉头攻打峰湖县……毕竟,去往峰湖县的山道路程很短?!?br />
    杨思听了,心中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么一来,我们岂不是成了疲乏之军?又是在山道,按照红莲教的计划,我们被围困山道,难以突围?!钡湟滩蛔∥食隹?,意识到众人视线聚集在他身上,他默默住了嘴。

    姜芃姬打圆场,她道,“典副校尉言之有理,不过,计划若是那么简单,那边不是文证了?!?br />
    果不其然,亓官让继续说道,“的确,如此一来我们便成了疲乏之军,若是被围困山道,怕是插翅难飞。不过,若是我们将红莲教围困在山道内呢?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?!?br />
    典寅感觉自己在听天书。

    分明是我方被围困,怎么成了红莲教被围困了?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说道,“按照红莲教的小算盘,他们不是还打算攻陷小城,进入山道,两头包围我们?既然如此,我们为何不丢出诱饵,引诱他们进入山道,再将他们围堵困死?”

    典寅脑子反应不快,想了大半天才恍然大悟,这是要扮猪吃老虎!

    先让大部队攻打金门县,同时让斥候在峰湖县附近侦查,营造成他们打算进攻峰湖县的错觉,不仅能紊乱红莲教的判断,还能拖延时间。等金门县攻打下来,掉头回来埋伏,另外派遣一支队伍进入山道,给红莲教营造一种错觉——大部队已经进入去往峰湖县方向的山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们依旧藏在去往金门县方向的山道。

    红莲教见状,必然以为猎物上钩。

    等他们打算进入山道,配合峰湖县兵力包抄姜芃姬,埋伏的主力部队再出现。

    主力部队配合早先一步进入山道的兵卒,合力吃下这一波背后偷袭的敌人。

    典寅已经乖乖闭声了,果然,这些文人一个比一个心脏。

    别人还处于“难以招架”的程度,他们脑子里已经想着怎么“反杀敌军”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又道,“此计倒是不难,唯独一点比较苛刻,时间太过紧迫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这有什么?文证等着就是,看我拿下金门县?!?br />
    杨思正想刺两句,脑海适时浮现姜芃姬一马当先的身姿,他也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亓官让补充道,“金门县可以用奇谋占领,但同样的招式用第二遍,效果便没有那么大了。其他三县,到最后还是要真刀真枪打一仗,一决高低,分出个胜负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亓官让这个说法,姜芃姬并不是很赞同。

    杨思这个奇谋只能用一次,但里面还有借题发挥的余地。

    机会,一旦把握住就要充分利用。

    姜芃姬抿着唇,她道,“因为山道脆弱,所以攻打金门县的时候无法携带攻城器械。不过一旦拿下金门县,情况又有不同。我出征之前,私底下吩咐孝舆准备攻城器械,让他把握好时机,准时将器械运往金门县。算算路上耗费的时间,我们反包围红莲教休息一日之后,孝舆的攻城器械就能送到。趁着红莲教像无头苍蝇乱飞的时候,我们一鼓作气攻打秋雨县!”

    战场之上,一丝一毫都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时机稍纵即逝,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姜芃姬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她想得比谁都周全。

    若是等攻下金门县再通知徐轲运攻城器械,一来一回,几天过去,最好的战机已经错过了。

    她的作战风格十分鲜明,节奏快,谋算严谨。

    别人是一个步骤一个步骤,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
    她则是多线同时进行,全面推动,一环扣一环,借此营造出快节奏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通讯不便,姜芃姬这般作战风格更显紧迫,往往能给敌人造成精神上的压迫。

    这种压迫不仅能扰乱敌心,还能动摇他们的士气。

    众人诧然,“金门县打完之后,直接进攻秋雨县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峰湖县集中了两个县的兵力,红莲县是红莲教的大本营,守卫不弱。除了秋雨县,我们还有其他选择?更加重要的是,金门县到秋雨县的官道平整宽阔,路程还短,有利于攻城器械的搬运。以秋雨县为进攻目标,我们能节省很多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像红莲教这样的乌合之众,一次大失利便能让他们变成乱飞乱撞的无头苍蝇。

    姜芃姬就是要抓紧时间,在红莲教找回冷静之前,对他们造成接二连三的疯狂打击!

    只要稳住金门县和秋雨县,红莲教就彻底蹦跶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安慛这个神助攻的队友,还能给她带来另一重惊喜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笼罩大地。

    天边挂着一轮洁白月轮,姜芃姬正依靠着小憩,精神脑域突然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她倏地睁开眸子,系统的机械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