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门县与峰湖县交界附近有一座小城,这座小城的前身只是一个深山小村落。

    十六国乱世,此处修建了一条连通两县的山道,商业贸易往来频繁,此处也成了商贾歇脚停留的好地方,慢慢汇聚成了人口众多的小城。大夏朝中期,官府招募徭役修建官道。

    官道平坦又宽阔,相较之下,山道崎岖而狭窄,露面坎坷不平。

    很快,山道被人弃之不用,因为山道而凝聚的人气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如今,这座小城被红莲教强行霸占,成了前哨的哨点。

    姜芃姬领着军队向这里靠近,一路上发现了数支敌军斥候,全都被先锋营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,红莲教是从底层百姓发展起来的,人家真要刺探情况,实在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当姜芃姬距离小城仅有半个时辰的行程,这个消息也传回了红莲教腹地。

    红莲教主听后,传召心腹书生,询问计策。

    书生已经习惯性找安慛做枪手,他表面上安抚教主,内心暗暗将情报记下。

    “此事颇有疑点,柳羲又是个奸诈狡猾之辈,恐怕有诈?!笔樯首魃畎碌氐?,想办法哄住红莲教主,“教主,此事容属下回去再想一想,最多两个时辰,必然给教主一个回复?!?br />
    红莲教主刚答应,书生连忙回去找抢手安慛支招。

    安慛这里有剧本啊,得知姜芃姬按照原定计划进攻小城,心下大喜。

    他露出凝重神色,故作狐疑地问,“那座小城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柳羲攻打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书生应和着道,“是呀,那地方鬼得很,到处都是猛禽,柳羲是想进山喂蚊子?”

    打仗不走官道进攻,不按常理出牌啊。

    安慛略显头疼地用手揉了揉眉头,这可不是他做戏,他是真的头疼。

    猪一样的队友,红莲教这么点儿段数还想玩过姜芃姬?

    细细上床睡觉吧,梦里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书生没有给安慛台阶,他只能临场发挥,继续把剧本演下去。

    安慛想啊想,终于“灵机一动”,恍然大悟,动静把书生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小的想到了!”

    安慛面上带着难以抑制的狂喜。

    他道“那座小城位于金门县和峰湖县附近,柳羲这是想用奇兵偷袭其中一县!”

    只是,书生的智商跟不上节奏,他还傻乎乎地问安慛,“是这样么?不过那地方都是山啊,翻山越岭不知浪费多少时间,要是想要打快节奏的进攻,直接走官道都比这个靠谱啊?!?br />
    安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行了,这个剧本太难演了。

    安慛说道,“不不不——小的听说那地方有一条闲置多年的山道,连通金门县和峰湖县?!?br />
    书生:“?。?!”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是立刻派人堵截山道,不过安慛给他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估计这个时候小城已经被攻下来了。再者说了,山道不止有一个出口,我们根本无法堵截,兴许还会被人家反向包围。这般计策,过于冒险?!?br />
    书生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浮木,急忙道,“还请先生赐我良策?!?br />
    之前,书生对安慛呼来喝去,如今却称呼人家为“先生”。

    安慛也不生气,他敬业地演戏,道,“山道虽有数个出口,但只连通了金门县和峰湖县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按照原定计划,我们只需要派遣重兵拖延时间。等他们忍不住撤退了,再从后方包抄,先堵住他们的山道退路。如此一来,我们便能来一个瓮中捉鳖,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听着安慛描绘的蓝图,书生忐忑无措的小心脏平稳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“先生大才,我定然会在教主面前替先生美言,届时,高官厚禄指日可待?!?br />
    有些人会说话,例如姜芃姬,有些人则是不会说话还以为自己很会说话,例如这个书生。

    如果安慛不是在演戏,早就被这人的话气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了。

    书生先吹了一波安慛,然后又小心翼翼问道,“以先生来看,柳羲会着重攻打哪个?”

    既然山道连通峰湖县和金门县,那么柳羲的目的应该是这两个县之一。

    二分之一概率,到底是哪一个呢?

    安慛想了想剧本内容,说道,“小的仔细想了想那条山道的情况,通向金门县的山道过于冗长,若是奇兵突袭,不知要耗费多少体力,行军时间太长。通向峰湖县的山道较为短小,路程只是金门县的一半。两相比较,小的断定,柳羲的目标一定是峰湖县!”

    书生一边听一边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听了安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他感慨地道,“这个柳羲可真是狡猾,心又黑……虽然我是承德郡本地人,但我也不知道那边竟有一条被遗弃的山道……太偏僻了。若非先生大才,熟知地理,说不定真的让柳贼得逞了。不过现在么……我们将计就计,活捉柳贼,让他损兵折将见阎王!”

    安慛唇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,书生也露出默契的笑容。

    书生安抚了安慛,转身前去邀功。

    他几乎原封不动照搬了安慛的话,提议红莲教主,“…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现在要能一举拿下柳羲,我们便再无后顾之忧。教主,为了我们的大计,一定要下狠手?!?br />
    红莲教主问他,“说说你的意见?!?br />
    书生面色略显狰狞,语气淡薄,心思却十分恶毒,他说道,“教主,不如我们将金门县的人手调到峰湖县,等柳羲强攻不下,趁他不备,再派遣人手偷袭小城,然后从后方围堵山道,来一个瓮中捉鳖?若是能活捉柳羲,再好不过。要是不行,将他们围困起来,慢慢磨死?!?br />
    阴影之下,书生的面容显得十分阴冷。

    红莲教主一想,此计甚妙。

    “军师神机妙算,此次定要让柳羲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小城虽是红莲教的哨点,但是里面并没有多少人手,零散数百人,连有效的防御都组织不起来。城墙最高处也才一丈多点儿,这么点儿高度,能拦得住谁?

    姜芃姬手持长枪,上马奔袭。

    小白踩人的力道不比大白轻,一蹄子下去,胸骨都碎了。

    她冲在最前,看得杨思眼皮直跳,生怕她被流矢射中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