旌旗猎猎,呼啸冷风卷起冰雪。

    大白作为孕妇,如今被当成小公举一样供着,这次随同出征的战马换成了小白。

    山道的情形已经事先侦查过了,大型物资无法通行,道路崎岖险峻,兵卒只能轻装上阵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们先攻下那座小城,派遣出去的斥候机灵点儿,一有情况,立刻回禀?!?br />
    虽是奇兵,但姜芃姬并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出征,她一共带了一万千兵马,剩余一万以及招募来的新兵全部留守看家。

    除了看家,他们还要负责后勤运粮路线的安全。

    若是运输线被人断了,打仗根本打不下去。

    在正常情况下,姜芃姬还能拉走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上阳郡情势未定,她没办法抽调太多兵力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自己前线刚刚打了大胜仗,转头就收到后方老巢被人一锅端的消息。

    小白在姜芃姬和大白面前,脾性温和而内敛,一到了战场却像是换了一匹马。

    好马,哪个男人不喜欢?

    行军途中,杨思看着小白眼馋,小白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冲着他的方向打了个响鼻。

    疑似被一匹马鄙视的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军出征,空中除了踩到积雪发出的嘎吱声、呼啸风声以及众人的呼吸声,没有其他动静。

    姜芃姬信马由缰,行军途中颇为无趣,她干脆打开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另一个位面的观众收到收藏提醒,飙手速占坑。

    十五万个直播位置,顷刻占满。

    借着直播间镜头,观众能清晰看到镜头前的景象,简直比时下流行的1080P清晰数倍。

    天空昏暗,风雪飘摇,天幕之下的颜色略显灰沉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身红白戎装,衬得她面容清隽英气,身形在甲胄的勾勒下,显得纤细匀称,丝毫没有臃肿笨拙的感觉。直播间观众早就习惯她宽袖儒衫或者粗暴裋褐的形象,如今见她身穿甲胄,骑在高头大马上,好似画中走出的英武小将,顿时狼嚎不停,弹幕呼啸刷过。

    【关关雎鸠】:嗷嗷嗷嗷——瞧我抓到了什么,一只帅气的主播。红白戎装啊,还是骑着雪白大马的那一款,屹立风雪之中,简直是我梦中女神。主播,你还缺暖被窝的咸鱼么?

    【在河之洲】:呸!让咸鱼暖被窝,不怕被窝全是鱼腥味啊。我就不一样了,主播看看我,刚刚用香波,从头洗到脚,干干净净,走路还带香风。让我暖被窝,保证被窝不是鱼腥味的!

    【芃姬女神】:你们都别说了,我的老公来了,红衣银铠还骑着高头大马,长得还和主播一模一样……不说了,我要给亲亲老公开门去了。晚上还要一起做一些嘿嘿嘿的运动。

    【加我QQ】:楼上你们都癔症了,主播长得再帅,那也是个女的呀。

    【主播正面上我】:楼上的庸人,你可知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?看到主播身姿的那一刻,我决定了,我要为她而弯,哪怕弯成一盘蚊香,我也心甘情愿。她是我一个人的老公。

    【主播侧面上我】:呸,为主播弯算什么,我还愿意为主播把自己掰直!

    看着直播间一众“老婆”的争吵,姜芃姬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这群善变的小妖精,前段时间还为了她手底下哪个谋士是全民老公而大打口水仗。

    如今呢?

    有了“主播”这个新欢,什么“旧爱”都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作为十五万咸鱼观众争抢的“老公”,姜芃姬觉得枯燥的行军旅途也显得有趣了。

    中途停歇休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把自己那份肉汤递给了杨思,“喝着暖身,距离目标还有数天行程,别累坏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虽然是谋士,但他隶属于先锋营,行军途中也要骑马抗风雪,数个时辰之后,不仅两条大腿的内侧被磨得生疼,他的脸颊也被凌冽彻骨的寒风吹得通红,几乎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他围紧了圈型围脖,戴着李赟小天使友情编织的羊毛手套,冷得两肩发抖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时代的文人也习武,但体质比起武人来说还是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哆哆嗦嗦地接过姜芃姬递来的陶碗,他也不嫌烫,一口灌下肚子,热气蔓延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舒服地长叹一声,杨思放开思维,倏地想到什么,他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么个破天气,真冷。幸好是我,要是换了子孝,估计一吹风就病倒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随口接道,“我知道啊,他的身子还没养好,我也不会让他在这种时节随军?!?br />
    杨思听后表情一怔,仔仔细细琢磨这话的深意。

    越想,他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柳羲这话的意思,难道是……如果季节好一些,随军的人便不是自己而是卫慈?

    应该不至于吧?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“嗯,便是你想的那样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想将手里的陶碗连同里面的肉汤,直接扣到姜芃姬的脑门儿。

    他上辈子做错了什么,得罪了卫慈和姜芃姬,这辈子要被他们这么损?

    嘤嘤嘤,委屈。

    如果他和姜芃姬闹掰了,绝对是因为她和卫慈的嘴巴太毒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补充了一句,挽救杨思濒临崩溃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当然,子孝的身体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便是靖容有过人之处,不该被埋没闲置?!?br />
    瞧瞧,人家说话多有艺术!

    分明是不遗余力压榨杨思的劳动力,把“零时工”当成骡子使,到了姜芃姬嘴里,那就成了她倚重信任杨思,不忍心他的才华被埋没——换一个傻瓜过来,估计要被哄得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杨思不是傻瓜,但他也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再一次感慨,真踏马是上了贼船了!

    倘若时间能倒流,杨思绝对要抱紧黄嵩的大腿,绝对不踏入奉邑郡半步。

    杨思呵呵冷笑,“如此说来,思还要感谢主公的看重,感恩戴德了?”

    迟早要认命,杨思干脆换了个称呼,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似没发现杨思称呼的转变,态度自然。

    “感恩戴德就不必了,不过我会继续倚重你的?!?br />
    潜台词——打仗回来之后继续加班,本主公很看好你呦。

    杨思看了看手里的陶碗,鲜美的肉汤还剩一半。

    到底是趁着姜芃姬不防备,一碗扣她脑门上,还是自己喝了?

    思虑两秒,杨思神色镇定地选择了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