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思的确有些怂,他也没想过姜芃姬的发展会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短短一两年,她从一个被青衣军占据象阳县的空头县丞到现在几乎坐拥一州的“州牧”。

    对于很多在宦海沉浮的人来说,县丞到州牧,那是用一辈子也走不完的漫长道路。

    越是了解姜芃姬,杨思心中的紧迫感越是强烈。

    说他怂也好,说他怕死也好,不管怎么样,总好过没了性命。

    卫慈与杨思相识多年,聪明人交流方便,二人不用讲得太明白,他们也能明白彼此的想法。

    用直播间观众吐槽的话来说,这俩家伙默契地像是睡过,越gay越强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么说来……”卫慈双手拢着袖子,似笑非笑地道,“对于主公,你要改个称呼了?”

    杨思表情一僵,多了些许酱色,半响才支支吾吾地道,“怎么说,我也是个人才……这么简简单单就认栽了,你让我面子往哪儿放?让我改口可以,先让你家主公有点儿表示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说得掷地有声、信誓旦旦,昔日至于尤言在耳。

    要是杨思主动服软了,岂不是打脸?

    怎么说,他也要矜持一段时间,主动扑过去的,人家不重视咋办?

    等姜芃姬看到他的才能和用处,主动对他递出橄榄枝,这样君臣才能和谐。

    卫慈抬着袖子,掩住唇角的笑容,他道,“要是你想等主公开口服软,怕是难了。靖容,你跟着主公也有些时日了,你看她何时对人服软过?可别怪慈没有提醒你,你在昌寿王那边还有一笔烂账呢,要是昌寿王想起来了,开始追究你戏耍他的旧账,啧啧啧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一边说一边遗憾摇头,杨思的表情好似抽筋儿了,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——哪壶不开提哪壶——能不提昌寿王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经过卫慈的提醒,杨思想起来一件很坑爹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从昌寿王这里跳槽的时候,给昌寿王挖了好大一个坑。

    若非杨思暗中报复昌寿王,使得前线战事失利……依照当时的情形,昌寿王早就攻陷谌州,杀了皇帝,登上龙椅,哪里会僵持一年有余,从原先的优势转为劣势,面临缺粮退兵的窘境?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中途没有插进来一个结盟的孟湛,昌寿王早就支撑不下去,退兵回封地了。

    要说昌寿王目前最恨谁,杨思绝对能稳坐前三。

    卫慈笑着,俊美无俦的脸庞展露笑靥,令人有种百花齐放,刹那间阅尽人间绝色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——不提这件事情?!蔽来扔胙钏疾⒓缍?,话语之间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前面还答应好好的,后半句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只是,慈与靖容相交多年,有一事不得不提醒?!?br />
    杨思臭着脸问他,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卫慈直白地道,“偌大一个东庆,除了主公,还有谁能护得住你?主公这人吧,属驴的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。你越是强迫她,她越喜欢犟着来,说白了就是任性。靖容一直称呼她‘柳县丞’,你可见她介意过?指望她先服软,怕是不可能了。不过靖容要是不服软,小命难保?!?br />
    杨思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灰,双手痒得很,真想掐死卫慈。

    以前看卫慈,他觉得这人光风霁月。

    如今再看卫慈,他觉得自己也许是眼瞎了,这人一刀子劈开,血肉都是黑的,更别提心脏。

    “你便损吧,嘴巴没把门,小心哪天栽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用鼻子喷了口气,看似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两位好友斗嘴斗得不亦乐乎,一路偕行离开政务厅。

    徐轲等人也要忙着工作,纷纷告辞退下,唯独亓官让慢慢腾腾蹭着席子,不肯起身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光了,姜芃姬才将视线落向亓官让。

    她问道,“文证,之前让你问的事情,结果如何了?”

    亓官让紧张地捏了捏胡须,他直觉要出大事,但姜芃姬表情依旧镇定,反而令他心惊。

    “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亓官让唇瓣翕动,张了张嘴才憋出两个字,全然没有平日里舌灿如莲的自信。

    姜芃姬轻笑,她一边暂时将直播间关闭,一边道,“说吧,不管是什么结果,你家主公都受得住。之前拜托你,让你给魏渊先生写信……算算时间,这会儿也该有回复了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犹豫半响,斟酌着说出了魏渊先生的回信内容。

    姜芃姬表情平淡地听着,越是这样,亓官让越有种心惊胆战的错觉。

    最后——

    “主公,让以为此事兴许是……是有什么误会,还请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垂眸轻笑,表情看不出丝毫阴霾。

    “文证,你不用劝我或者安慰我,此事我早有察觉,只是一直没有证据……”姜芃姬撇了撇嘴,那不在意的姿态十分自然,看不出半点儿破绽,“……而且,文证……这事情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,也许还涉及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领域。不过,我有自信解决、我可是你选择的主公,要有点儿信心。若是连这等事情都处理不好,我岂不是辜负你孤注一掷的信任?”

    虽说亓官让心思诡谲,谋划风格与杨思、丰真看似雷同,仔细分辨,三人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杨思爱用阴谋诡计,但这人看得清事实,分得清轻重,最会审时度势。

    丰真这人爱浪,做事没有章法,一切全凭喜欢,思路刁钻,计谋更是诡异多变。

    至于亓官让——

    他有杨思与丰真的些许特点,但又不同于二人。

    丰真爱显摆,亓官让却不爱冒头,他将“明哲保身”四字刻进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杨思的弱点很明显,形势比人强他就会服软,亓官让在某个方面却相当犟,原则性很强。

    “明哲保身”不意味着“见风使舵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亓官让,他却选择了姜芃姬,近乎孤注一掷般将赌注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哪怕是为了手底下这帮小公举团的信任和忠诚,姜芃姬也不允许自己输。

    姜芃姬态度坚决,亓官让只能将肚子里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既然主公已经有决策了,他也就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说句比较怂的话,姜芃姬拜托他调查的时候,亓官让真的被吓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