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应?

    众人虽然知道这事儿,但这个作战计划太依赖“内应”的表现了,可以说能否成功,取决于这个“内应”的表现是否优良。若是“内应”演技娴熟,将红莲教给忽悠住了,必然成功。

    可、可要是“内应”演技尴尬,被人戳穿了亦或者没有达到预期水准呢?

    他们佯攻峰湖县,主攻金门县,若是红莲教没有将金门县的兵力撤走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让他们将希望压在一个不知根底的“内应”身上,没有妥善的退路,徐轲等人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唯有卫慈信心十足,他不仅了解姜芃姬,他更加了解安慛。

    对于姜芃姬,卫慈顶多通过她的言辞和动作推测她的心情和计划,但这人喜欢不按理出牌,卫慈十次能猜中一两次就不错了。安慛么……卫慈与他君臣多年,早已经将此人摸透了。

    如果将各个诸侯的演技排一个榜单,安慛绝对是前三。

    姜芃姬给出的条件太过诱人,安慛明知有诈也会死死咬住鱼饵,更别说他还没发现。只要帮助姜芃姬攻下承德郡,俘虏来的人丁和钱财,安慛可以分走一半。东庆皇室又下了勤王诏令,安慛想要踩着这块跳板发展,姜芃姬许诺给他的一成人丁和钱财就显得至为重要。

    姜芃姬要借助承德郡扩张兵力和土地,扭头压制上阳郡的士族,稳定根基。

    安慛也要用一成人丁作为资本,跻身“勤王”势力行列,借机发展。

    二者的利益是一致的,安慛甚至比姜芃姬更加渴望胜利。

    这般诱惑下,不用旁人督促,安慛也会卯足了劲儿,使劲浑身解数,促成此事。

    卫慈正想着如何打消大家伙儿的担心,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丸,姜芃姬却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,“诸位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,我仔细思量,打算与你们说个事儿?!?br />
    卫慈心头一跳,正要开口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此次攻城,我打算统领先锋营!”

    寥寥几个字,好似炮竹丢进了沸水罐,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不用说,不管是以徐轲为首的谋士还是孟浑为首的武将,他们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姜芃姬作战英勇,但主公就是坐镇后方,稳定局势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要是她跑到前线杀敌,暴露了身份,敌军集火她,那怎么办?

    一人再怎么英勇,面对千刀万刃,那也只能等着被砍成肉酱。

    杨思诧然,似乎没想到姜芃姬的解决办法是这个。

    他是没见过姜芃姬大杀四方的模样,还以为她是夜郎自大,爱逞英雄,顿时脑仁疼。

    “柳县丞,您应该为大局考量。身为诸人主公,怎么能不顾危险,亲自上阵?”

    亲自上阵也就罢了,她还想统领先锋营。

    先锋营是干嘛的?

    先锋营担负整个军队的探路任务,侦察敌情,查看地形,或侦查或试探性进攻,以求打乱敌军军阵部署,鼓舞我方士气的,任务繁重,一般都由整个军队最精锐的兵卒组成的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先锋营是军队之中最先与敌方交手的部队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减员也是从先锋营开始的。

    入了先锋营,意味着虽是都能去见阎王爷。

    众人的阻挠和反对从她左耳飘进去,又从右耳飘出来,任凭他们舌灿莲花,她自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看到画风熟悉的场景,直播间观众表示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【明天高考啦】:哈哈哈——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?之前进攻成安县的时候,主播也想上前线来着,最后还是被手底下的小公举阻拦了。如今,小公举的团队进一步扩大,阻挠主播的人也多了,我们要不要赌一把,看看是主播胜利了,还是小公举团胜利?

    【小天使们加油】:#鄙视,你们都说了是小公举团了,依照主播他们宠他们的惯例,最后肯定还是被劝住呗。抛开这一点讲,战场刀剑无眼,主播作为主心骨,的确不适合冒险。

    【十更】:你们都在哈哈哈,只有我一个人心疼主播吗?她其实更加适合当将军,不适合当主公。当将军,她能征战沙场,释放野性,万军之中巧取敌将首级,让敌人胆寒……

    只是,姜芃姬是众人的主心骨,更是他们的主公,变相成了被?;さ拇笮苊?。

    【十全十美】:楼上不是一个人,每次看到小公举团阻挠主播,我就不舒服,再来几次,我都能粉转黑了。主播是老虎、是狮子,不是被关在动物园小心伺候的大熊猫啊。

    直播间弹幕议论纷纷,姜芃姬自然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咸鱼观众将她比喻为被?;さ拇笮苊?,将谋士和武将誉为小公举,她觉得挺形象的。

    于是——

    “无需再劝了,我意已决?!苯M姬眸色坚定下来,继续被困在这里,整天和一堆政务为伍,她都快忘了策马杀敌是何等快意,“我来统领先锋营,此次攻城务求用最快的速度、最小的伤亡拿下金门县。除了我,座下武将有谁能做到?此事便这么定了?!?br />
    孟浑等人都和姜芃姬交过手,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领兵作战,他们和姜芃姬确有很大差距。

    杨思错愕,不由得将视线转向姜芃姬。

    散会之后,卫慈被杨思拉到一边咬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位主公……这么个小身板儿,还能上战???”

    卫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之中,被杨思这么一打岔,他抬头,语气带着些许的揶揄,“主公武力不凡,英勇无敌,如何不能征战沙???别的不说,若你是她的对手,她让你两条腿和一只手再加四根手指,你也打不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险些被卫慈这话气岔气。

    卫慈这是怎么了,一开口就把天给聊死了。

    “真像你说得那么厉害?”杨思露出怀疑的表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个子不矮,但身形并不魁梧,瞧着有些精瘦,不像是能打的样子。

    卫慈撺掇,“不信的话,你去试一试?不过话说回来,你怎么突然提了这么一个建议?”

    杨思只是“零时工”,为了美食才留下来的,如今却主动献计了。

    杨思撇开视线,没好气道,“你以为我想?你也不想想你家主公是什么脾性,上了这条贼船,我还能下去?如果柳羲只是小小县丞,我自然不惧,现在都快成州牧了,你让我怎么逃?”

    说白了,杨思就是有点儿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