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有限,姜芃姬不可能和红莲教墨迹太久,拖得越久对她来说越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她有一个想法……

    姜芃姬的眸子微闪,卫慈心头突突,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对这位太了解了,每当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和眼神,对方心里肯定酝酿着什么鬼主意。、

    姜芃姬向杨思问计,这在杨思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既然敢开口,自然不会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柳县丞请看此处……”杨思指着政务厅摆着的地形图说道,“思以为可以从此攻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顺着杨思所指的地方看去,发现这是承德郡边境的一处废弃的小城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来看,这片地形似乎没什么特殊的,不过若是如此,杨思也不会推荐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?”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,其他人也顺着杨思的想法深入思考。

    亓官让与杨思一般都喜欢用诡谲之谋,倒是与他“心意相通”,很快便明白杨思的打算。

    杨思的目的根本不在于这座防御不怎么样的小城,他的目的在于小城背后所倚靠的山道。

    孟浑低头扣着手上退下的旧皮,偶尔扭头与罗越交谈什么,他们两人属于“老江湖”,知道凭他们那点儿知识储备,给不了多好的意见,典寅与李赟这两个好奇宝宝的画风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典寅被姜芃姬一再提拔,如今已经是新兵营的副校尉,算是炙手可热的新人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意外,这次讨伐红莲教,他也会领兵出征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性格较为内敛沉稳,不懂的问题也是埋在心里,预备着私底下请教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李赟比较外向,他与在场众人的关系都处得不错,有什么问题都会直接问出口。

    他道,“杨先生,赟左瞧右瞧,这里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杨思淡笑着道,“非也,汉美再瞧瞧这里,你还觉得这个地方没什么特殊的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一挪,正如亓官让预料的那样,杨思的目的在于小城之后的山道。

    李赟还是不解其意,杨思解释道,“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攻下红莲教,击溃他们的气势,仅凭精兵良将是做不到的。若是红莲教铁了心戌守一处,集中兵力与柳县丞对抗,红莲教拖延时间越长,对柳县丞便越不利。更何况,如今临近年节,稍稍有一点儿失利,我方气势便会大损。这般情形下,唯有集中兵力强攻一处,出其不意,这样一来,胜算才高?!?br />
    杨思对李赟的印象很不错,之前这小伙子还给他织了一双保暖的手套和圈型围脖。

    所以,一向不怎么爱理会外人的杨思,对于李赟的耐心出奇地高。

    他继续说道,“这条山道始建于十六国乱世,如今年久失修,行路艰难,早已弃之不用,百姓们更加喜欢平坦安全的官道。在官道未建之前,这条山道连通峰湖县与金门县?!?br />
    大夏朝对地域的划分制度,类似于直播间观众所知的郡县制,但其中又有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东庆、南盛、北渊、西昌以及中诏五国都自诩大夏朝正统,很多制度也是沿用前朝的。

    然而,照搬的过程中也进行了一定改动。

    奉邑郡包括成安县、角平县、茂林县以及象阳县,如今都在姜芃姬手里,不做赘述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承德郡,其下也有四县,分别为红莲县、金门县、峰湖县以及秋雨县。

    红莲教创始人的祖籍在红莲县,故而他创立的邪教教派也以红莲为名。

    杨思指出的那座小城其实是峰湖县与金门县附近的一处交界点,最开始只是一个偏远小村落,因为山道连通两地商业,商贾往来频繁,此处渐渐繁荣起来,慢慢形成了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只是,山道难行,大夏朝中期,官府另择一处修建了官道,山道也渐渐弃之不用。

    没了往来商贾带来的经济,这座繁荣的小城也开始落寞了。

    如今,它作为红莲教的哨点,重新有了些许人气。

    只是那条山道,早已无人注意。

    哪怕它还在地形图上画着,但不管是行军打仗还是经商往来,谁会考虑这处?

    杨思解释了一番,李赟可算明白杨思的小算盘了。

    他道,“杨先生的意思,我们借这条山道,分别突袭金门县与峰湖县?”

    杨思摇摇头,他说道,“红莲教虽是乌合之众,但人数众多,若是分兵攻打,怕是有阻碍,对我方不利。按照山道的情形,思建议先重点攻打金门县。你们看这里,通往金门县的山道虽比另一处冗长,但坡度较缓,能帮助兵卒节省体力,到时候攻城也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他设想,最好还是集中兵力奇袭一座县城,攻下之后再图谋其他。

    他们兵力不如红莲教多,分兵不保险。

    李赟嗯了一声,又有问题了,“若是借着山道,攻城器械怎么办?既然是废弃多年的山道,想来不怎么牢固,兵卒小心一些还能过去,但若是带着云梯或者攻城圆木,那就危险了。若是没有攻城器械,纵然我们将两万精兵都调过去,人家凭借城墙之险,一样能拖延时间?!?br />
    他们哪怕赢了,估计也要狠狠挖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训练那么久的兵卒,一个一个都是精锐,一众武将眼中的宝贝。

    若是死在一场没有攻城器械的攻城战里,死得有些冤枉。

    杨思既然敢这么提,他自然有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唇角挂着些许弧度,转头面向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此事,自然要看柳县丞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诧异,“这跟主公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姜芃姬轻佻眉梢,姿态从容不迫,面对杨思突然甩来的锅,她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她道,“诚如汉美所言,攻城器械难以从山道搬运,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不运?!?br />
    李赟急了,连忙道,“可是主公,若无攻城器械,兵卒如何能登上数丈城墙?”

    坐在李赟身边的孟浑暗中拉了拉袖子,示意他别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李赟这才意识到自己激动起身,颇有种鹤立鸡群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俊脸一红,乖乖坐回自己的席位。

    他请罪道,“方才是赟失态了,还请主公恕罪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也不怪李赟,“汉美是真性情,何须请罪?诸位估计也有所耳闻,我在红莲教内部安插了一个内应。这个内应可以帮我们传递虚假消息。只要让红莲教相信我们要重点强攻峰湖县,吓得他们将临近金门县的兵力调走,我军再以奇兵突袭金门县……此计,十拿九稳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