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童道,“先生不蠢,只是子孝先生他们太奸诈了……明知先生经不起美食诱惑,偏偏用食物勾先生。先生,要不小的抽时间去跟庖子偷师,等学到了手艺,咱们逃吧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的舌头都被奉邑郡的庖子养刁了,要是离开这里,岂不是要饿死?

    到底是饿死,还是累死?

    这是个艰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作为吃货,杨思果断选择后者,前者太虐了。

    因为“勤王”诏令,不仅姜芃姬的计划被打乱,连带手底下的谋臣武将陷入忙碌之中,甚至连承德郡做内应的安慛也受到了影响。他接到线人联系,还以为姜芃姬又要给他送物资。

    可安慛是个谨慎的人,之前一批物资已经送过了,如今还没有用完,怎么可能又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安慛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身份暴露了。

    他不放心,让几个结拜兄弟暗中?;ぷ约?,他前去见接头线人。

    事事有惊无险,安慛的身份并没有暴露,线人此次过来是通知计划提前了。

    安慛狐疑,“为何等不及开春便开战?”

    线人说道,“此事小的也不知,隐约听闻与皇室诏令‘勤王’有关,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?!?br />
    安慛并非擅长谋略之人,一时间没明白“勤王”与姜芃姬计划提前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详细询问,毕竟线人的工作只是与他接头,知道的内情不多。

    安慛回去之后深想一番,心中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连忙召集几个兄弟商议,忍着激动,面颊略显扭曲。

    “此次勤王,对我们兄弟来讲是个天大的好机会?!?br />
    若是姜芃姬守承诺,给安慛一成钱财人丁,他就能运用这一成,前去“勤王”,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几个结拜兄弟大多都是草莽之辈,他们敬佩安慛的博学多识,更加感激他的真诚相待。

    安慛说这件事情有利可图,他们便相信了。

    那个黑面大汉先是为安慛感到开心,抱拳恭喜,旋即又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大哥,俺们现在收买的人还不够啊,奉邑郡那边会不会不满意?”

    安慛说道,“打仗不是说打就能打的,他们还需准备兵卒粮草,制定作战议案……怎么说也要耗费一些时间,再加上一路行军,差不多需要半个月。咱们兄弟齐心协力,不怕事情办不成。不过,尽管事件紧迫,但我们也不能因此露出马脚,惹来红莲教的怀疑,谨慎为主!”

    黑面大汉一边听一边点头,对安慛的话百分之百信任。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兄弟几个办事儿,您还不放心?肯定办得妥妥的,不留一丝破绽?!?br />
    安慛面露欣慰之色,茅草屋内弥漫着兄弟情义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另一处,黄嵩正稳扎稳打,扩张地盘,他与姜芃姬一样也被“勤王”诏令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虽是宦官之后,但黄覃作为皇帝心腹,卖官鬻爵,经受的钱粮不知凡几,暗中的身家丰厚得很,加上黄嵩的父亲喜爱经商,他也给黄嵩积累了一笔丰厚的家产。

    有钱财米粮以及黄覃在朝中的支持,黄嵩的势力稳步发展,手中兵将已有万余。

    接到“勤王”诏令,他也是愁得头皮发痒。

    在风珏的撺掇之下,黄嵩早已经放弃当贤臣的愿望,若是有人给他扣上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头,他也是百口莫辩。这般情形下,他是有些心虚了,若是响应勤王诏令,岂不是自投罗网?

    要不是有反叛之心,一个小小的翟阳县县丞,养上万兵卒做什么?

    风珏嗤了一声,他道,“主公怕什么?要是追究起来,您前头还有一个柳羲扛着呢。要是追究这事儿,那也先追究他的,其次再是主公。如今皇室倾颓,诏令天下勤王,巴不得勤王的兵马强盛,这样才能打退昌寿王……主公有上万兵马,这是好事,又怎么会责怪呢?”

    黄嵩表情讪讪。

    是啊,他紧张心虚做什么?

    柳羲明目张胆地攻陷奉邑郡,从风氏手中拿走上阳郡,转头还觊觎承德郡……

    眨眼之间,整个丸州都要落入柳羲的口袋。

    他黄嵩,如今也才堪堪握住一个茂德郡。

    要是追究论罪,柳羲才是最大的乱臣贼子,他只能算是摇旗呐喊的小兵卒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我们可要响应勤王?”

    黄嵩与姜芃姬不同。

    姜芃姬虽说占有两郡,但上阳郡还没彻底臣服,那是个隐患,为了解决这个隐患,她只能一鼓作气拿下承德郡,扩大兵力之后再扭头收拾上阳郡的本土士族,让他们不敢生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黄嵩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。

    程靖说道,“靖以为,勤王乃是彰显主公忠仁的好时机,自然要去?!?br />
    程靖的想法和姜芃姬不谋而合,那可是个挖人才的好平台。

    勤王不是重点,重点是黄嵩能借机彰显自己的才能和品行,吸引人才靠拢。

    通俗来讲,那便是借着平台给自己打广告,做宣传。

    风珏附议,政务厅内其他谋士也持赞成态度。

    黄嵩心一横,拍板决定。

    勤王?

    去!

    一时间,大大小小的势力心思各异,因为一纸“勤王”诏令,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其他势力纷纷集结兵马准备“勤王”的时候,姜芃姬这边已经开始做最后的战前准备。

    “这是线人传递回来的情报,你们都看一看?!?br />
    因为要开战了,姜芃姬和卫慈先回到了奉邑郡,上阳郡各处的政务丢给了丰真和风瑾处理。

    别看丰真这个家伙整天念叨罢工,但工作完成得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丰真为人放荡不羁,作风奸诈,行事狡猾,极其擅长与人周旋。

    让他对付上阳郡的士族,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至于人家会不会累死?

    呵呵,她相信一句古话——祸害遗千年,丰真绝对是个长寿的主儿。

    再者说,风瑾也在上阳郡帮他呢,累不死人。

    “虽说红莲教只是乌合之众,但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,黑压压的人堆一块儿,头疼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双手插着袖子,坐在上首,鬓发还带着未化的风雪。

    她刚赶到象阳县便紧急召开了会议,如今连一口热饭都没吃上。

    “柳县丞求的是速战速决,这头一战便需要慎重,若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一城,红莲教的气势必然溃败?!毖钏甲饕镜?,“若是久攻不下或者我方出现劣势,极其容易影响士气。红莲教人多势众,气势得到鼓舞,极有可能将战局拉长,对我方大大不利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也没介意杨思的称呼,“依照靖容来看,这第一战该从哪里入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