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开战?

    风珪听闻这个消息,险些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,听错了。

    他私底下询问风瑾,“如今正值隆冬,临近年节,此时擅动兵戈,未免……”

    风珪将接下来的话咽回肚子,不过风瑾已经明白兄长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风瑾长吁一声,十分无奈地道,“皇帝诏令天下勤王,主公作为臣子,自然不能忤逆圣旨??扇羰亲鹆钋谕?,主公先前的努力必然付诸流水,红莲教这颗毒瘤不除,丸州百姓难以安生。为求两全其美,不得不选在此时开战,力求速战速决,尽快抽出兵力赶往谌州响应诏令?!?br />
    纵然是面对自己的兄长,风瑾也将场面话说得漂亮。

    姜芃姬选择冬日开战,可不是为了一己私欲,更不是为了扩张地盘,她是为了丸州百姓好啊,有着赤诚爱国之心,东庆难找的重臣、良臣、贤臣!

    至于真相如何,嗯嗯嗯——他们兄弟心里明白就行。

    风珪唇角勾起一抹淡笑,隐含嘲讽,“勤王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东庆皇室来讲,不管勤王成功还是失败,最后的结果都无法挽回他们即将灭亡的事实。

    已经烂到骨子里的王朝,还有可能延续下去?

    不知,这次勤王是让皇室苟延残喘,还是加速死亡?

    风瑾拧着眉头,面带思虑,“主公此次也是迫不得己,若非‘勤王’一事横插一脚,主公应该是按照计划开春春耕之后再收复承德郡。如今的话,只能将时间提前,试着搏一搏了?!?br />
    风珪垂眸半响,试探道,“怀瑜,你说此次一役,柳兰亭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若是赢了,势力再度扩张的姜芃姬转头就能收拾上阳郡的本土士族,彻底掌控丸州。

    若是输了,上阳郡的本土士族恐怕会节外生枝,给她带来一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    世家能延续百年千年,不仅仅是靠着良好的家风,还需要一次次精准“投资”和“站队”。

    若是那些士族看不到未来,姜芃姬可就要小心暗地里的刀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说十成,九成还是有的?!狈玷皇址餍?,一手沏茶,兄弟俩对坐窗前,烹茶煮酒,浅谈政事,“此次虽事出突然,但主公一向喜欢早做准备。今年秋收,田地收成不错,粮库早已堆满了粮食。军中粮草充沛,马匹健壮,兵卒饱经训练,抗寒极强。相较之下,红莲教便是上不了台面的乌合之众,这般悬殊对比,只要主公不自毁城墙,我方必胜无疑?!?br />
    风珪听到第一句,内心暗暗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哪怕是战神转世,他也不敢说打仗打赢的几率有那么高,毕竟作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随后,听了风瑾的分析,风珪隐约能明白他的自信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,倒是为兄小瞧柳兰亭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珪与风瑾对坐品茗,身边的茶炉隐隐沸腾,冒着热乎乎的白气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风瑾开口打破凝固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此次勤王,必然能汇聚东庆众多豪杰,兄长可去凑凑热闹?”

    南盛已灭,东庆日暮西山,中诏也开始衰颓,剩下的北渊和西昌也是乱象频频,整个天下已经被卷入战争的漩涡,除非有明主一统天下,不然的话,必然会重现十六国乱世景象。

    风氏想要延续千秋万代,过了这个坎儿,必然要入局争一争。

    世上有千年世家,却没有千年的皇族,风氏对那个位子也没兴趣,依旧走辅佐路线。

    身为宗子的风珪,不管他愿不愿意,肯定要选择一位潜力股当主公。

    如今勤王,有头有脸的英雄豪杰都会汇聚一处,风珪不去凑热闹?

    风珪眸中带着些许冷意,他语气浅淡地道,“纵观东庆局势,勉强能入眼的,不过那么几支势力,其中最大一家便是柳佘父子。其余小鱼小虾,不是眼高手低,便是气运不济,根基薄弱,顶多在自家一亩三分地搅和……依照为兄来看,难成大事。去与不去,意义不大?!?br />
    有句俗话,不要在垃圾堆里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换做风珪,他也拒绝在一群小虾米中间挑选明主。

    说得再直白一些,这些势力,除了特定几支,其他上不了台面,风珪连考虑的必要都没有。

    世界那么大,何必将人选拘泥于小小东庆?

    对于兄长这番话,风瑾倒是蛮赞同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打仗不是说打就能打的,战前准备十分繁琐。

    姜芃姬将命令传到奉邑郡,又让线人暗中联系了安慛,问他那边的进度如何。

    本以为年节可以休息,然而众人还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等人收到这个消息,纷纷以为自己早上没睡饱,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徐轲他们将信件传递一圈,姜芃姬在信里解释很清楚,这次打仗不打也得打。

    杨思撇了撇嘴,“真是事儿多?!?br />
    哪有人大过年的时候跑去打仗?

    徐轲知道杨思近些日子火气大,谁让成安县的政务基本压在杨思身上?

    厨房一日供应四五餐,可杨思刚养出的肥肉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,忙忙忙??!

    亓官让说道,“让先去找几位校尉商谈,出征的兵丁也要尽快确定?!?br />
    徐轲管理后勤,打仗需要准备的粮草已经供应线,基本都是他在操持。

    从姜芃姬发来的信函来看,她这不是征询他们的意见,只是通知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作为得力干将,此时能做的只是尽量做好手头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杨思长叹一声,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亓官让和徐轲忙着备战事宜,这意味着奉邑郡的政务大半都要堆积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要累死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顿饭,赔上自己的命,你家先生真是蠢透了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翻着死鱼眼,桌案上的公文已经摞得极高,投下的阴影能将他的身子都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书童被杨思抓来当壮丁,从一开始的磕磕绊绊到现在政务娴熟,其中辛酸有谁知?

    他吃力地抱着一大摞竹简过来,哐的一声放在桌案旁,扶着竹简堆喘气。

    喘匀之后,书童义愤填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