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谌州的战事已经变得这般严峻了?”

    卫慈等人被姜芃姬紧急传召,刚刚坐稳便收到她递来的信件。

    扫清信件上的内容,白玉般的面容阴沉了几分,捏着信纸的手不由自主地用力,留下印子。

    丰真虽是最后一个到场,但他耐心不足,等不及传信,不顾形象凑到卫慈面前。

    看清之后,丰真这才明白卫慈方才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勤王?莫不是假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卫慈摇头,将信件递给一旁久等的风瑾。

    “信件落款印章的的确确是玉玺,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,这八个字,除了天子有谁敢用?”

    丰真嗤笑道,“昌寿王打着清君侧的名义围攻谌州,皇帝为求自保,传召沧州孟氏带兵入京,这个孟氏倒也有趣,临阵倒戈昌寿王势力。吃了一次亏还不够,如今又向全国各地发下勤王令,传召臣下带兵救人……难道皇帝不怕响应勤王的人,他们之中也有心怀不轨之人?”

    勤王,通俗翻译便是“君主有难,臣下起兵救援皇帝”。

    昌寿王打着清君侧的名义,实际上也是“勤王”的一种,不过人家昌寿王不安好心罢了。

    沧州孟氏也是勤王,只是最后临阵倒戈去了昌寿王阵营,相当于皇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。

    风瑾蹙眉道,“若是皇帝不这么做,届时连性命都没了。诏令天下勤王,虽然也有风险,但至少能利用勤王之臣牵制如日中天的昌寿王。若是再幸运一些,兴许还能绝境翻身?!?br />
    丰真笑了笑,刻薄地道,“连根子都烂了,还想绝处逢生?”

    东庆皇室便像是腐朽枯萎的参天大树,内部早被害虫蛀空,深埋地底的根系也腐烂坏死。

    试问这样的大树,哪怕是手艺再好的园丁,怕也是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东庆皇室诏令天下勤王,除了将整个东庆拖入战争泥沼之外,还有其他用处?

    想趁机咸鱼翻身,做梦!

    丰真抬手掏了掏耳朵,坐回自己的席位,慵慵懒懒的,活像是没长骨头。

    风瑾细细看了一遍信件内容,没有错漏任何一个字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他问姜芃姬,“主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勤王?

    还是装聋作哑?
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我还没有决断呢。虽说皇室早已日暮西山,名不副实,但名头摆在那里,作为臣下,受到君王诏令,本就应该受诏驰援……只是,这个时节不太好,有点儿不想去?!?br />
    她蹙着眉头,表情却看不出丝毫纠结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难以决断,所以我想听一听你们的意见,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掺和一脚?!?br />
    天下勤王,这意味着东庆大大小小的势力都会带兵齐聚谌州。

    届时精英汇聚,英豪会盟,人才一抓一大把,兴许未来的对手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挖人墙角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如此热闹的事情,姜芃姬自然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不过,正如她刚才说的,勤王的时机不对。

    她若是去了,兴许还是个坏事。

    原定计划明年开春收复承德郡,又有安慛在红莲教内部策应,加之她手中兵卒皆为精锐,战斗力不俗,拿下承德郡应该是十拿九稳,届时吸纳红莲教的势力,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实力,再以扩张之后的兵力压制上阳郡的士族势力,最后将培养历练好的人才替换到重要位置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不仅能占据承德郡,还能彻彻底底掌控上阳郡!

    至此,丸州全境便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东庆也才六州二十一郡,他柳家“父子”便占了丸州和崇州,日后争霸势力已有雏形。

    这套计划是一环扣着一环的,按部就班,形势大好。

    若是抽调兵马去勤王,这便有些捉襟见肘,要是倒霉一些被人抄了老巢,她的家底就没了。

    风瑾喃喃道,“但主公若是不去,怕是会成为众矢之的,成了活靶子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轻叹一声,三位谋士还在思考,她暗中拉开直播间弹幕,想看看咸鱼观众的意见。

    【小天使们】:好失望啊,原来是这个勤王,我还以为皇帝要封一个“勤王”的封号。

    【加油高考】:主播以县丞的身份染指丸州全境,难听一些就是乱臣贼子了,还封王呢。不过倒是可以借着这次机会,坐实“丸州州牧”的名头。勤王也不是白勤的,要有好处。

    【本月有爆发】:赞成楼上的发言,明明是个挺好的机会,毕竟主播现在势力也不弱了。要是能学学曹老板,来一出“挟天子,以令不臣”,那就更帅了。主播,你是我女神!

    【跪求一波月票】:不不——要是事情真有那么简单,主播和她的小伙伴还会在这里纠结?

    很显然,在场四人能用智商碾压直播间的咸鱼。

    连这些水里游的咸鱼都能明白的,他们会不明白?

    最后,老朋友【老司机联萌】讲出了姜芃姬纠结尴尬的地方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要是去勤王?有好处,但也有坏处?;荡υ谟诔械驴せ姑荒孟吕?,上阳郡还有不安分的本土士族没有彻底驯服,要是勤王过程出了变故,主播的老巢难保。不去勤王?更好了,东庆皇室还没完蛋呢,这从人家诏令勤王便能窥探一二。主播抗旨不尊,坐实乱臣贼子的名头,到时候……嘿嘿,东庆皇室要是咸鱼翻身,第一个就对付主播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翻身失败让昌寿王上位了,这位昌寿王照样会将矛头对向姜芃姬。

    抗旨不尊,拒绝诏令,不是乱臣贼子还是什么?

    直播间有科普有分析,更多还是无聊吃瓜党的划水弹幕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,没什么营养,姜芃姬撇了撇嘴,继续关了弹幕。

    这一厢,三位谋士也已经心里默契地达成了协议。

    卫慈上辈子跟土匪姜芃姬混过,耳濡目染之下,他的内心比丰真还要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例如这会儿,丰真还受旧思维限制,卫慈却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给出的主意,说精妙也精妙,说馊……那可真是个馊主意。

    “主公,慈以为此事并不冲突?!蔽来认肓讼?,道,“主公想‘勤王’,但又恐耽误来年开春对承德郡的战役。既然如此,为何不提前将承德郡收入囊中,说不定还能赶上来年春耕呢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风瑾皆是诧异,前者的表情演变成了狰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