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冬料峭,北方冬日白雪纷纷。

    有了姜芃姬的财物和粮食支援,安慛在红莲教的拉拢工作十分顺利。

    安慛是个聪明人,哪怕是拉拢、收买红莲教底层人心,他也没有掉以轻心,没有挑十分打眼的人物,专挑能起到作用,但存在感低微且比较靠谱的,不知不觉,他已经笼络了数百人。

    另一厢,姜芃姬将这个冬日的工作重心放在三件事情。

    招揽人才、招募兵卒、训练兵卒。

    第一项丢给了风瑾、卫慈,前者熟悉上阳郡的形势,后者做事周密有条理,并且心够黑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合作,姜芃姬可不愁没有人才上钩。

    第二项丢给了丰真,上阳郡是姜芃姬刚接手的,凭空大了一倍的地盘,原本还算富裕的两万兵马根本不够用,招兵买马势在必行。丰真这家伙太懒惰了,大冬天能抱着被窝睡到晌午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不过去,干脆给他丢了繁重的工作,要是忙不完或者中途偷懒?

    呵呵,明年一整年份,他别想喝到一滴酒!

    丰真本就煞白的脸色,听到姜芃姬这话,顿时变得面如金纸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个主公,丰真分分钟想要跳槽。

    不让一个浪子喝酒?

    人干事儿?

    只是,瘦小的胳膊拧不过姜芃姬的大象腿,丰真只能委委屈屈地照做,没几日便熬出了浓重的眼袋,他私底下对着卫慈咬帕,“子孝,照这个情势下去,过年那七天休沐还作数不?”

    卫慈温和地安抚他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主公不会轻易许诺,一旦许诺,必然践诺?!?br />
    只是,姜芃姬她不是“君子”,她是“女子”啊。

    卫慈将这话默默咽回了肚子,面上依旧笑得百合朵朵开——自带背景和BGM的男人。

    丰真是年中时候才加入这个群体的,不知道往年惯例,勉勉强强相信卫慈。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招兵买马并非什么苦差事,但姜芃姬追求的是“精兵路线”。

    别人招兵买马,稍微训练个一两月,甚至三五天就能拉上战场打仗。

    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冬训三月,夏训三月,春耕秋收还要下地干活,日常练兵更是一日不断。

    据丰真了解,姜芃姬手底下两万精兵,每个兵卒上战场之前,至少要经历严苛的训练期。

    用姜芃姬的话来说,不曾严苛训练过的兵不能算兵,不合格的兵不适合上战场,适合回家找母亲吃、、/奶,这种兵上了战场也是炮灰的命,除了把自己性命填进去,还有什么大用?

    所以,姜芃姬招兵是有一定门槛的,不是谁都能进来。

    丰真作为这项任务的负责人,他需要严格把关,还需要给每一个成功“应聘”的新兵登记。

    几日之后,丰真感觉自己右手都要直不起来了,握笔太久,手指僵硬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?”

    饶是丰真这样随性的浪子,面对繁重的工作,他也忍不住暴走了。

    他可算明白了,为何管理户籍部门的亓官让,常年摆出一副谁都欠他一百万贯的死人脸。

    卫慈和风瑾悠悠喝茶。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网已经撒下去了,慈有预感,此次收获定然丰厚?!?br />
    丰真恨不得啐他一口,“我真是信了你的邪!”

    他们招揽人才,说白了就是召开各种各样的诗词雅集,邀请上阳郡的士子过来参加,表面上只谈风月,不谈政事,实际上他们就是借着这个机会了解各个士子的脾性和能力才华。

    若是觉得不错,私底下再试探对方意愿。

    最惹丰真眼红的是,所有花销都是姜芃姬掏腰包买单的,风瑾和卫慈公费享受。

    鉴于此,丰真不得不怀疑,这俩家伙是不是故意怠工,好拉长享受期限?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这俩牲口要不要脸,这么好的事情不带上他?

    不带就不带吧,为什么一连半个月,丰真连人才的毛都没看到?

    没有人才,这就意味着丰真的工作没有帮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怠工,小心我上主公那儿告你们一状?!?br />
    风瑾哑然失笑,不仅没气,反而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丰真已经被繁重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,加班累成狗了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项工作,训练兵卒,姜芃姬直接丢给了几位武将。

    一样,女兵全都给姜弄琴训练。

    之前几战,女兵营有几个表现优异的女兵,她们都受到了褒奖和提拔,如今也开始当教官训练新的女兵。只是上阳郡地区特殊,对女兵颇有偏见,招来的女兵不多,零零总总千余人。

    能招到上千人,这还是太多人家养不起“赔钱货”,半信半疑送来的。

    倒是男兵,招募顺利,人员总数达到了八千。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,子实能力令人侧目啊。这才多久,你竟然招了这么多人?”姜芃姬诧异。

    丰真苦笑,他承认自己有本事,但这次的事情他不敢独揽功劳。

    “主公言重了,这哪是真有本事?分明是主公太过阔绰,条件太好?!?br />
    上阳郡虽然没有被青衣军或者红莲教攻陷,但围困时日也长,更别说今年夏天又有大旱,一整年的收成不高,百姓生活困顿,有些人家的食物中还掺杂了猪食,这才勉强充饥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姜芃姬阔绰?

    她给出的招兵告示写得清清楚楚,兵卒一日有三餐,一餐两碗饭、一素一荤再加一汤。

    生怕百姓看不明白,告示还写明两碗饭的重量以及荤菜素菜的食材原料。

    一张告示两百字,一百六十个字是菜谱,另外四十个字是招兵要求。

    大概,这是丰真这辈子见过最奇葩的招兵告示。

    姜芃姬老老实实招兵买马、训练兵卒,并没有任何针对上阳郡士族的举动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后者疑心病发作,生怕她来一个突袭。

    最后,姜芃姬也只是换了些不重要的岗位,没一个肥差,换上来的人还是本地的寒门士子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小小的肉疼,但还在本地士族的接受范围。

    眼瞧年关将近,姜芃姬在做年末统计,外头传信兵回禀,上阳郡名义上的郡守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日子,这还不是拜年的时候吧?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。

    这位郡守给她带来了一封已经打开的书信,展开一看,盖章写着——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。

    玉玺?

    她诧异一下,一目十行扫清书信内容。

    “勤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