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阳郡易主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,隆冬未过,远在昊州茂德郡翟阳县的黄嵩也知晓此事了。

    黄嵩刚收到消息,急急忙忙寻找几位心腹商谈。

    在风珏、程靖以及其他几位新招谋士的打理下,黄嵩表面上依旧是翟阳县县丞,实际上已经慢慢渗透了整个茂德郡,加上几位谋士口灿如莲,当地最难搞定的士族乡绅也被逐一搞定。

    稳扎稳打之下,看似其貌不扬的黄嵩,如今也有了些许资本。

    大概是年纪相近,曾经也是一起玩闹的朋友,黄嵩对姜芃姬那边的情形格外关注。

    如今刚拿到消息,他迫不及待便去找谋士商谈。

    对于上阳郡易主的消息,风珏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自家二哥可在姜芃姬的阵营,此乃“人和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占据着天然的地理优势,奉邑郡与上阳郡可都在丸州境内,此乃“地利”。

    再者,上阳郡对于兵力薄弱的风氏而言,不仅不是优势,反而是累赘,此乃“天时”。

    如此一算,姜芃姬占据了“天时”、“地利”、“人和”,上阳郡落到她手中是迟早的。

    如果黄嵩的地盘也能在北方,距离上阳郡还近,风珏一样有把握说服风氏。

    如今么——事情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他紧蹙的眉梢舒展,如今的风珏已经加冠,面容褪去了稚色,显得沉稳而冷静。

    他不疾不徐地安抚,“主公莫急,上阳郡是个什么情形,珏还是知道的。柳羲在此时接手,若是处理不当,准保血本无归。风氏隐退,其他士族没了压制,柳羲怕是要忙得焦头烂额?!?br />
    连一个小小的翟阳县,各个势力都错综复杂,更遑论上阳郡的士族圈子了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规模都不大,但祖祖辈辈都在上阳郡经营数代乃至十数代,底蕴深厚着呢。

    相较于翟阳县,上阳郡的攻略难度绝对高了数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程靖拧眉,他略不赞同地道,“柳羲如何,靖不了解,但此人帐下谋士卫慈、杨思、丰真、风瑾……一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柳羲根基已经逐渐稳固,上阳郡未必能让他跌跟头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在琅琊书院求学的时候,程靖已经外出任官。

    三年仅有数日在书院,还是为了拜贺渊镜先生生辰。

    所以,程靖和姜芃姬的关系仅限于点头之交,彼此知道这么一个人,但没有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程靖不了解姜芃姬没事儿,但他了解同窗师弟卫慈,了解卫慈结交的几个朋友,名声不显,但一个一个都是人中龙凤,哪怕只能得到一个,当主公的也要乐开了花,更别说好几个扎堆。

    上阳郡对于旁人来说也许是个难啃的骨头,但对于班底势力雄厚的柳羲来讲,不过是路上碰见的绊脚石,小得直接抬脚就能踏过去……奢望上阳郡绊住柳羲,这个想法有些不现实。

    风珏心中暗叹,他与程靖还是没有半点儿默契。

    他讲得模棱两可,不就是为了含糊重点,安抚黄嵩内心的焦躁,激励他么?

    程靖这个老实人可倒好,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?

    风珏心中一转,倏地想到什么,开口打断黄嵩内心的多虑。

    他对程靖道,“珏记得,友默似乎有一名大侄在昊州任职?”

    程靖的大侄儿,程丞,表字文辅。

    黄嵩听后,视线转向程靖,诧异道,“友默的大侄儿?”

    他怎么没听说这件事情?

    程靖态度坦然地道,“回禀主公,靖的确有一名侄儿在昊州任职?!?br />
    程丞是昊州扶风郡隋安县县丞,因为他不喜欢官场之中的勾心斗角,也没有向上攀爬的心思,借着家族之便谋了个隋安县县丞的位置,十数年如一日,待在这个位置上就没有挪动过。

    程靖怔了一下,还不知风珏为何突然提及程丞。

    等他稍稍思考,瞬间明了风珏的用意,内心略有不悦。

    未等风珏开口,程靖便道,“怀玠若是想让文辅投奔主公,怕是难了。靖之前已经写了书信给文辅,但文辅心志坚定,无法轻易说动。更何况,他的志向并不在此,招揽他无意义?!?br />
    别看程丞比程靖大了近一辈,但大侄儿就是大侄儿,当叔叔的要拿出维护晚辈的态度。

    程丞不愿意投靠黄嵩,程靖还能强迫他不成?

    诚然,若是程丞愿意帮助黄嵩,前者作为昊州扶风郡隋安县县丞,他能给黄嵩提供很大的便利,甚至可以成为黄嵩染指扶风郡的跳板??墒?,程丞不愿意,程靖自然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风珏面色讪讪,倒也没想到程靖会将话说得这么直白,这让厅内的气氛略显凝滞。

    散会之后,风珏私底下找了一趟程靖。

    “怀玠,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?!?br />
    程靖性格过于正直,虽有七巧玲珑之心,但行事作风却偏向刚硬。

    风珏也开门见山,“珏想帮主公图谋整个昊州?!?br />
    昊州境内,自然也包括程丞治下的隋安县。

    程靖道,“这是自然,主公若想更进一步,昊州必得?!?br />
    “可你说,程丞不愿意襄助主公?!?br />
    程靖听闻蹙眉,程丞不愿意襄助黄嵩与黄嵩图谋昊州有什么冲突么?

    黄嵩有本事拿下昊州,程丞辞官隐退便是,不一定非得在黄嵩手底下做事。

    风珏隐隐有些头疼,程靖还是没明白他的隐含之意。

    “珏的意思是……若友默的大侄儿没有这份心思,在主公拿下昊州之前,趁早辞官离开?!?br />
    要是等黄嵩势力渐强,慢慢掌控昊州,程丞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杨思从黄嵩的眼皮底下飞走,这事情已经成了后者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依照黄嵩的脾气,不能为他所用者,一样不能为别人所用。

    杨思这样的例子,有一个就够了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还早,直接说开了。

    日后,风珏可不想看到程靖因为程丞的事情跟主公黄嵩离心。

    程靖默了一下,拱手作揖道,“多谢提醒?!?br />
    他内心暗暗算了算,打算再给大侄儿程丞修书一封,让对方早作决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