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再信你这黑心鬼的话,我便是脑子忘带出门了?!?br />
    面对丰真的吐槽,卫慈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上阳郡势力变迁,郡内,除了风氏之外的士族皆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为何如此?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姜芃姬如今缺乏人手,特别是有能力的人手。

    鉴于如今读书困难,导致大部分读书人皆是士族出身,换而言之,姜芃姬若是广纳贤才,肯定要从这些士族之中挑选人手,这可是他们光明正大插手上阳郡政权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占据了大部分的权柄,上阳郡依旧属于他们而非姜芃姬这个外来者。

    不少人家之中响起了同样的对话,对话核心皆围绕着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那个柳羲,不过是顽童小儿罢了,让我们听令与他?痴心妄想!要是柳佘出马,我反而愿意考量考量,他儿子?哼,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。他真以为手中有些兵马便能为所欲为?”

    这些士族根本不理解,风氏到底是抽了什么风,竟然愿意将偌大一个上阳郡拱手让出,跟着了魔、被人下降头一样……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他们出头的机会,谁不想更进一步?

    风氏犯蠢,他们可不会。

    一人应和道,“老爷说的是,柳羲如今未满弱冠,行为幼稚,思想天真,风氏将上阳郡交给这样的人,绝对是大错特错的举动。仅凭柳羲手中的人手,如何能管理两郡之地?”

    到最后忙得焦头烂额,还不是要广纳贤才,充实班底?

    只要借着这个机会,他们未必没有机会反客为主,架空柳羲。

    不说上阳郡,说不定连柳羲之前打下的奉邑郡也要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的士族很多,以前有风氏压着,他们小胳膊拧不过人家粗大腿,如今换成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,他们还会没有机会?柳佘还不在身边,他们不怕哄不住一个小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一个都在暗中焦急等待,等待姜芃姬人手不足,支撑不下去,不得不找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到时候,便是这些士族发挥才能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风珪出身士族高门,见惯这些心机手段,生怕姜芃姬不了解上阳郡的形势,好心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可能效忠姜芃姬,但好心提醒一句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风珪也没有说得太过露骨,只是含糊地提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过了这阵子,会有不少士族向兰亭下贴呢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我忙得都没时间睡觉了,谁那么不长眼还给我下拜帖?”

    哪怕下拜帖了,她也不可能出席,没有那个闲工夫。

    风珪好笑地说道,“兰亭终究是河间人士,并非上阳郡本土士族。如今你接管上阳郡,虽无郡守之名,却有郡守之实。为了管理一郡之地,总要安插自己的心腹……可是,这么一来,难免会损害到那些人的利益,他们心中拿捏不准,特地找机会向你套话也是正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若是一次都不出面,人心惶惶,容易生出波折。

    风珪说道,“珪说这话,只是先知会你一声,免得以后出篓子?!?br />
    风氏交出了上阳郡,但这不意味着姜芃姬已经完完全全占领这片地方,她还要解决上阳郡盘根错节的士族利益网络。若是处理不好,惹恼他们,人家暴力不合作,上阳郡各项政务、各处机关无人打理,别说几天,哪怕旷个小半天,那也会引起动荡,所以她要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吃瓜党观众不理解了,风珪说话神神秘秘的,根本听不懂啊,打什么哑谜?

    【今天看电影】:直播间有没有大手子解释一下,风珪说的话本宝宝怎么听不懂呢?难道是我智商有问题?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谈话,但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【神奇女侠】:为什么我觉得风珪的话挺好理解的?说白了,主播就是外来强龙,上阳郡除了风氏这个庞然大物之外,还有不少关系纵横交错的地头蛇。要是处理不好这些地头蛇,他们闹起来,主播会吃亏……嗯,我想风珪就是提醒主播这事儿吧。

    要是搁在他们这个时代,上阳郡应该算是一线城市之一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,哪怕是个芝麻大点儿的小官,那也能榨出肥腻腻的油水啊。

    【战壕冲锋】:的确,本土士族很麻烦。他们在上阳郡经营多年,主播一个空降的人物,想要完全掌控上阳郡,肯定要在重要岗位上安插自己的人手,同时意味着这个举动会让本土士族交出手中的权利和利益。抢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,更别说是关系家族发展的权利。

    【宛若】:不是吧,有这么复杂?可是为什么主播攻陷奉邑郡的时候没这个烦恼?

    【抗日手撕鬼子】:你们忘啦?奉邑郡四县,茂林县、象阳县、角平县、成安县,哪个没被青衣军烧杀抢掠过?最有钱的除了乡绅富商就是士族了,青衣军土匪不抢他们抢谁?

    正因为青衣军已经将这些人都给灭了,姜芃姬重建奉邑郡才没有受到任何阻力。

    上阳郡不一样,士族势力保存十分完好。

    姜芃姬若是触动了他们的利益,二者之间肯定会爆发矛盾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姜芃姬愿意跟他们站在同一战壕。

    【女主好帅气】:照你们这么说,青衣军也不是废物一个,至少帮主播解决了本土势力?那现在怎么办?要不主播先试探一下他们的底线,要是能接受的话,先和他们虚与委蛇呗。

    若姜芃姬不是个有主意的人,直播间观众的建议大概是她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风珪跟她透露这些,其实也在隐晦向她表明上阳郡士族的难缠,让她不要和他们轻易硬刚。

    可惜,姜芃姬这人一向软硬不吃,更别说威胁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士族能安分,姜芃姬不会动他们,要是不听话……呵!

    她沉吟一会,“多谢怀璋告知此事……我心里已经有章程了,回去在和几位先生探讨一番?!?br />
    风珪点点头,二人默契地将此事揭过去,好似从未谈及。

    回头,姜芃姬将风瑾几个拉来开了个小会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