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是见过风仁的,几年过去,致仕在家的风仁反而比过去更显年轻,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因为风瑾已经事先通过气,事情也谈得差不多,只差姜芃姬点头答应,上阳郡的归宿便能发生转移??梢运?,从她踏入风府的那一刻起,上阳郡已经属于她的了。

    风仁依旧像过去那般儒雅风趣,他与姜芃姬也没有打什么官腔,反而询问了柳佘的近况。

    看聊天内容,二者不像是在谈论上阳郡的归属问题,更像是长辈和晚辈拉家常。

    气氛格外融洽,嗅不出丝毫硝烟火气。

    风仁连声感慨,“柳佘为人不怎么样,倒是养了一个好儿子?!?br />
    他与柳佘君子之交,二者也经常被人拿来比较,他略胜一筹,没想到儿孙一辈反而输了。

    柳佘只有一个儿子,但这么一个儿子却比他三个儿子都有出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亲自从奉邑郡来上阳郡,这已经能说明她的诚意,风仁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。

    人家已经答应最重要的一项条件,其他条件反而是锦上添花,对于风氏来讲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故而,风仁并没有出言刁难姜芃姬,反而释放好意,气氛显得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等一番恳谈结束,风仁又令风珪亲自相送。

    路上,风珪暗中观察姜芃姬,开口相邀。

    “今日府上打算宴请上阳郡守,不知兰亭能否赏面赴宴?”

    姜芃姬精神一振,知道正餐来了。

    她道,“能得府上相邀,羲不胜荣幸?!?br />
    风氏虽然能决定上阳郡的归宿,但结果还是要知会一声郡守。

    风珪是风瑾的大兄,姜芃姬当然要给他面子,所以风珪暗中试探,她没有在意,应对如流。

    见状,风珪心中暗暗满意。

    事后,风仁问起他对姜芃姬的印象,风珪回答说,“此子颇有才华,怀瑜不算选错人?!?br />
    不管是询问什么,姜芃姬总有自己的一番理解,虽然有些剑走偏锋,但也不是毫无根据。

    饶是风珪这样比较守旧古板的人,他也不得不赞同姜芃姬的意见。

    更加令他欣喜的是,姜芃姬对于上阳郡日后的修生养息,已经有了相当全面的计划。若是按照她的计划执行,上阳郡用不了一年半载便能从战乱的阴霾中走出来,的确是有才之人。

    谈话之前,风珪还以为姜芃姬年少鲁莽,做事没有章程。

    深谈之后,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柳羲此人,年纪虽轻,城府极深。言行举止,倒是颇有风度?!狈绔暤?,“儿子几番考验他,不管询问什么,不管内容如何刁钻,他都能应对如流,分明是做足了准备。若是将上阳郡交到他手上,想来不是一件坏事?;宠ぱ≡袼?,也是深思熟虑过的,父亲可以放心了?!?br />
    风仁说道,“为父不是担心柳羲,为父担心的是柳佘?!?br />
    风珪不解。

    柳佘在东庆的名声极好,若非皇室暗中打压,早已是名满天下的名士之流了。

    风仁叹息道,“你不知,柳佘这人……心黑得很。他愿意躲藏幕后,任由儿子柳羲在外打拼,这事情出乎为父意料。怕就怕,这对父子经不起权势考验,终有一日,反目成仇?!?br />
    风珪诧然,“不至于吧?若是柳佘真的有野心,他大可以自己出面,愿意投诚的人多得是?!?br />
    柳佘可不是柳羲,前者要什么有什么,后者还没有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二者放在一起,傻瓜都知道哪个更能吸引人。

    若是柳佘有野心,他肯站出来,说不定半个北方都已经在柳佘手中。

    父亲对柳佘的评价一向很正面,怎么今日突然这么担心了?

    “希望为父是多心了……不过这个柳佘……当真是难说……”

    风仁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,叹息一声,没有继续。

    另一厢,风瑾想起姜芃姬庶弟的事情,跟她提了一下,免得她日后给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“兰亭,不是瑾挑拨你和伯父的父女关系,但以世人眼光来看,你终究是女子,无法继承家业大统。柳伯父现在对你千依百顺,但不意味着他以后不会深感膝下空虚,重新续弦或者重用庶子。那虽然只是一个庶子,但好歹也是可以延续香火的儿子,能为柳氏传宗接代!”

    风瑾与姜芃姬暗中谈话,并没有口称“主公”,而是用表字唤她。

    姜芃姬沉默了一下,她道,“你说的这个,我考虑过?!?br />
    诶?

    风瑾诧异,自家主公已经想过这事儿了?

    姜芃姬的表情变得耐人寻味,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的脸好似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“怀瑜,我打算寻个机会公开身份?!彼?。

    风瑾被这个消息炸得脑子空空。

    “你要公开身份?为何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为了不给人可乘之机,我也不可能隐瞒一辈子。按照你说的,庶子庶子,终究是个儿子,不得不防。我要是用女子身份坐稳一切,他也没什么可争的机会了?!?br />
    不知为何,风瑾觉得姜芃姬这段话有些深层含义,只是他暂时难以破解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你一定要寻一个合适时机,千万别擅自鲁莽行事?!狈玷玖缩久?,他觉得姜芃姬的身份公开也好,免得以后战战兢兢,只是……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眸,掩住眼底的光芒。

    柳佘后院有一个庶女——柳嬛,那是王惠筠与昌寿王的私生女,那个庶子一样不是柳佘的儿子,毕竟柳佘曾经直白说过,他一生只有古敏这么一个妻子,没有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摆出这么一个庶子,不过是为了转移敌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个敌人是谁,姜芃姬心中已经了然。

    庶子在后院的存在感比柳嬛还要低,若非刻意提醒,她也会将他忽视。

    但,忽视不意味着不存在,外界依旧认为那是柳佘的庶子,包括庶子本人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虽说是庶子,但没有其他兄弟的情况下,庶子也能继承家业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漠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按照柳佘的小心眼儿,他能抱养仇敌王惠筠的女儿当庶女。

    呵呵,谁知道这个庶子又有什么来历?

    她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断,只差亓官让向他岳父魏渊求证了。

    只希望,结果别让她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