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人回禀的时候,风珪正与父亲风仁对弈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他不由得抬起头望了一眼风仁。

    “未曾想柳羲竟然真的来了,好胆量?!狈缛市ψ怕渥?,他与风珪都是喜欢缓慢布局之人,随着交锋增多,棋面情势才一点点铺陈开来,变得越发复杂,让人难以琢磨,“比柳佘有胆?!?br />
    对于风瑾的主公,风珪内心还是有些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儿子若是记得没错,父亲之前见过柳羲?那是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当年上京考评,柳佘父子借住在风仁家中,这件事情风仁和风珪说过。

    风仁道,“颇有年少意气的少年儿郎,比他父亲耿直得多?!?br />
    只是,风仁从未想过柳羲竟然有这等野心!

    不过,想到柳佘和东庆皇室不对付,二者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,他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仅凭这样,怕是无法让怀瑜折服,真想早点儿看到他?!?br />
    风珪唇边泛着些许平和的笑意,虽然他从已婚身份变成了离异还带两个娃的单身汉,但是没了风杜氏的歇斯底里和纠缠,他像是没了包袱,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,气息越发淡然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早点见到“传说”中的姜芃姬,但风珪的身份不能出城迎接。

    毕竟风氏不是姜芃姬的“臣”,二者在身份地位上应该是对等的而非上下级。

    风仁道,“急什么?总会见面的,希望他别令人失望才好?!?br />
    风仁对姜芃姬的印象很好,这个好印象并非因为“柳佘之子”这个身份——恰恰相反,“柳佘之子”这个身份搁在风仁面前是减分的。若是柳羲和柳佘一样两面三刀,他才不放心。

    风仁觉得姜芃姬好,仅仅是因为当年嵇山汤泉,风瑾被北疆三族的来使误伤的时候,唯有姜芃姬率先挺身而出。这么一个讲义气、重友情的主公,总比负心薄情来得好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风仁觉得姜芃姬重情重义,风瑾却觉得自家主公堪比负心汉,简直是拔X无情。

    他急忙出城迎接,喜不自禁,自家主公劈头盖脸便是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怀瑜,你打算年前回去还是年后回去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下马,手上牵着缰绳,风瑾刚刚作揖结束,她便戳了对方痛脚。

    风瑾茫然不知何事,瞧见姜芃姬似笑非笑的眉眼,心中突突作响。

    等等——

    她说,“政务厅的文书都快摸到房梁了,孝舆他们帮你分担,不过等你回去,还得还回来?!?br />
    风瑾脸上的笑容僵硬了。

    他凑近姜芃姬,忍着复杂的心情,咬牙切齿地低声问她,“主公,瑾这次回家,可是为您立了大功劳。不说功劳,但也有苦劳……到头来,您便是这么‘赏赐’人的?”

    平常用语之中,风瑾很少用“您”这样正式的用词,如今却是刻意咬重了读音。

    姜芃姬老神在在地双手插袖,双眸都染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?!彼谷坏?,“怀瑜立了大功,自然要重重奖赏,但你刻意怠工,在上阳郡拖延不肯回来也是事实呀。作为主公,赏罚分明,不可懈怠。有赏有罚,才能令人心服口服?!?br />
    风瑾的脸色好似打翻了的调色盘,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才没做出“弑主”的举动。

    卫慈一副“我什么也没看到”的模样,丰真则是毫不留情地笑看好戏。

    唯有直播间的观众还有点儿良心,知道心疼一把风瑾。

    【端午节安康】:哈哈哈——主播,你的良心不会痛么?我刚才看到风瑾宝宝一脸欣喜地骑马出城,看样子都没来得及整理仪容,他是那么开心,你一照面就给人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【儿童节快乐】:岂止是冷水啊,简直是千年寒冰,心脏都哇凉哇凉了。

    【明天有番外】:见到主播之前,风瑾宝宝的心情肯定是——好想看到主公啊,求夸奖、求赞赏、求么么哒;见到主播之后,他的心情犹如日狗——什么破主公,老子要跳槽!

    【风瑾宝宝委屈】:风瑾宝宝心情很差,什么话都不想说并且给主播丢了一条狗。

    【主公宝宝看戏】:主播没节操地接住了风瑾宝宝丢来的狗,还美滋滋的日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节操丧失的直播间,姜芃姬觉得应该把系统拖出来鞭挞一番了。

    系统给直播间后台设置了那么多权限,为何不将弹幕限制级别也弄一弄?

    看看刚才飞过去的那两条弹幕,那是小孩儿能看的?

    所幸,风瑾对这位主公兼挚友足够了解,心中郁闷了一会儿便撇开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逃班好些天被抓包了?

    他就不信了,这些天积累的的公文能有多少。

    因为事先已经打过招呼,城门守卫直接放行,风瑾迎着姜芃姬进城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是真的答应那个条件了?”

    风瑾低声询问她,心中颇觉担心。

    姜芃姬是个什么脾性他了解,上了贼船的人就别想下船,又怎么轻易答应风氏的条件?

    她回答道,“为什么不答应?这是双赢的好买卖,不损一兵一卒拿下上阳郡,多好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至于风氏?

    上阳郡会是她的,风氏以后也会是她的。

    不管风氏到底将重宝押在谁身上,那人都会是她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天下,以后也会是我的,更何况是风氏?!?br />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不过是自己的东西在别人手里过了一遍,然后又回到自己手上,没损失。

    按照一般的剧本,风瑾应该为姜芃姬的雄霸之气折服,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只觉得,自家主公又犯病了,中二病。

    风瑾也想姜芃姬赢到最后,但世事无常,谁又能保证以后会如何?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瑾拭目以待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冷冷地泼了冷水,“等你能活着忙完积累下来的政务再说,瞧你以后还敢不敢逃班?!?br />
    风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觉得姜芃姬日后要是输了,肯定是因为这张不把门的嘴,怎么就那么欠呢。

    风瑾让人将护卫和车马安顿好,然后领着姜芃姬一行人进入风宅,风仁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上阳郡士族不少,但其他士族加起来还没风氏话语权的十分之一,他们的意见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风氏若是答应献出上阳郡,那么这件事情便板上钉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