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笑道,“既然是隐患,自然要趁早抹除。你将这些毒瘤隐患推给安慛,当真万无一失?”

    要是人家安慛重用这些红莲教的高层,到时候安慛反而过来和他们打擂台,那该如何?

    卫慈摇头,他十分笃定地道,“红莲教那些人已经尝到身处高位的滋味,岂会轻易服从于人?更别说安慛本来只是小小的‘红莲’教众,那些红莲教的高层会为了性命而暂时隐忍,但隐忍时间绝对不长。至于安慛,他这人聪明得很,一旦有东西威胁到了他的存在……呵!”

    安慛怎么说也是世家出身,不管情商如何,智商还是在线的。

    红莲教那些人要是有本事玩得过安慛,安慛也不会短短几月便混到小头目的位置。

    所以,看着吧,这注定是一场双方彼此利用的局面,只看谁更高一筹。

    一旦安慛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这些人的时候,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丰真绕了老半天,这才隐约明白卫慈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打算借安慛之手杀了那些红莲教的人?”

    不就是杀个人么,至于绕这么大圈子?

    答案是有必要,十分有必要。

    卫慈表面风光霁月地道,“主公不该染上杀俘的恶名,但红莲教这些顽固毒瘤又不能留着。安慛是个意外,若是没有他,慈只能做一回恶人。既然有了他,顺手利用一把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丰真咋舌诧然,红莲教到底是怎么招惹卫慈了,竟然让他这么惦记?

    事实上,每一个让卫慈不爽的家伙,他都会一笔一笔记下来。

    能不能找回场子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必须记着有这么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红莲教不是惹了卫慈,反而是惹了姜芃姬。卫慈还记得,前世天下初定,陛下祭九州神鼎,与神山登基为帝,立国为“姜”,九州四海亟待重整,但十数年的战乱,后续影响不是一两日就能解决的。加上天时不好,偶有粮荒发生,民心惶惶不安,世人谣传女帝乃妖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仅剩一簇火苗的红莲教抓住机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动摇国家根本,但也给姜芃姬龙案增添了好几尺的公文。

    百姓不愿意相信她,反而选择相信妖言惑众的红莲教余孽,带兵造反,她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于是,卫慈的心情也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不好了,红莲教还能有好日子过?

    丰真啧啧有声,调侃道,“你这人简直无耻,仅凭着皮相蒙骗世人,分明是个伪君子?!?br />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红莲教哪里得罪卫慈,但卫慈对红莲教的恶意却丝毫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皮囊乃是父母给予,本就是先天优势,偶尔利用一二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他又没有说过自己是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实在是怪罪,那就怪罪他的父母给他一张过于“风光霁月”、“优雅无害”的脸。

    哦,某些人想嫉妒也嫉妒不过来。

    另一处,姜芃姬和安慛的“合作”也已经初步达成共识,开春之前姜芃姬会定时派人怜惜安慛。想到安慛之前险些冻死路旁的窘境,姜芃姬令人给他准备了食物和不起眼的财物。

    北方等地粮荒日益严重,近两年的春耕和秋收也被战事搁置,百姓又纷纷背井离乡,田地荒芜无人耕种,粮食出产自然会大幅度减少,安慛在红莲教混了个小头目,按理说不会那么穷,但他还要用自己的“收入”招揽心腹,只能节衣缩食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“安兄切莫推辞,这全是小弟的一片好心,定要收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巴不得安慛快点儿弄好,为开春之后的战争做出贡献,区区一些粮食和数百两银子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对她来说无足轻重,但对于一贫如洗的安慛来说却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安慛推辞一番,最后还是面露“羞愧”地接下了,口口声声说来日要加倍偿还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我兄弟兴趣相投,宛若故人,要是谈这些俗气的阿堵物,岂不是坏了情分?!?br />
    安慛面上笑笑,内心却是“呵呵”。

    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家少爷,土地主的傻儿子。

    看样子柳羲能拿下奉邑郡,并且将奉邑郡建设得那么好,里面说不定还有柳佘大半功劳。

    毕竟,按照姜芃姬目前显露的“人设”,她的确没有那么大能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安慛心中少了几分警惕,多了几分轻视和随性。

    本以为柳羲小小年纪修炼成精,如今一瞧,想来是背后高人指点,她才有今天辉煌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【今天一更】:主播,这完全不像是你啊,没有得到丝毫好处就先把钱撒出去。

    【明天补上】:楼上这话不对啊,好比你们去钓鱼,钓鱼之前不会给鱼钩挂一个鱼饵?主播明显是想利用安慛搞事情,相较于她现在的透资,以后的收益太诱人了。

    【太困了】:可是……可是,安慛要是带着这些粮食和钱财逃命了怎么办?

    【端午安康】:首先,安慛是南盛士族,这一点主播已经证实过了。既然是士族,你觉得安慛会没见过这么点儿钱?他渴望的是主播许诺给他的一成人丁钱财,有了钱财和人丁,他才能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,才能为故国报仇。那才是真正的“大鱼”,一个有野心有脑子的人,岂会为了一丁点儿鱼饵就放弃了那么大的收获?这场博弈,主播稳赚不赔。

    【大家早点睡】:不,准确来说应该是双赢,安慛也不亏。他现在要人没人,要粮没粮,只需要策应主播,不出一兵一卒就能分到一成,高利贷都没有这么暴利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看似双赢,但真正未来如何,恐怕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告别安慛,姜芃姬的车队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大雪已经停下来了,只是积雪深厚,马匹和马车行进困难。

    原本预期七八天的路程,硬是走了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风瑾早就接到姜芃姬要亲自莅临的消息,但左盼右盼等不来人,让他焦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城外有奉邑郡来使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风瑾面露喜色,没顾得上仪容,直接起身出城迎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