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分明都有合作的意思,但依旧想办法套路对方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看得懵逼,还以为安慛会成为姜芃姬的谋士呢,他们已经做好哈哈哈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他们有人搬来板凳嗑瓜子,坐看主播是如何将人坑过来,然后丢给安慛沉重的政务。

    【砂锅羊排宽粉条】:哈哈,我最喜欢看主播套路人了。想想曾经的嘴贱丰,主播为了剥削这个家伙,直接逼着人把寒食散给戒了。我去查了查戒断反应是啥东西,然后万分心疼他。

    【碳烤金针菇】:啧啧,被主播套路的打工仔还少么?看看丰真就知道,他很浪,但那已经是过去式,现在每天喝个酒都要战战兢兢,生怕什么角落有一双眼睛盯着他,可怜啊可怜。

    【雪碧加可乐】:赌一根黄瓜,你们猜猜主播几个回合能将安慛拿下?

    【一盘烤干豆腐】:不赌,反正我站主播。

    【今日晚餐】:我也站主播,三十个回合之内一定能拿下!

    一群待在池子里,只会给主播喊“666”的咸鱼七嘴八舌地讨论。

    只是,随着二人对话,吃瓜党们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感觉不太像是收小弟的节奏?

    是他们错觉么?

    姜芃姬忧叹,“小弟手中仅有两万兵马,红莲教虽是乌合之众,但号称教众十万,实在是不好对付。小弟也想拔除这颗毒瘤,奈何人单力微,一人之力怕是无法成事?!?br />
    安慛顺杆子往上爬,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若是贤弟不嫌弃,不如让慛做马前卒,为你开路?”

    两人认识才多久,已经一口一个“贤弟”,一句一个“安兄”,好似两人关系有多铁。

    姜芃姬心中一动,面上露出些许不解。

    “安兄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安慛道,“里应外合,愚兄虽无什么本事,但在红莲教也笼络了些许心腹,可堪大用。贤弟手中兵马仅有两万,但各个都能征善战,以一敌十。再有内应策应,不怕红莲教不灭!”

    姜芃姬露出些许心动的表情,但又欲言又止,故意吊着安慛的心脏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她斟酌完了,犹犹豫豫地道,“若是这样,小弟多过意不去。从内策应,必然是凶险万分,若是安兄不慎被红莲教奸人发现,岂不是害了安兄?不成不成,不能冒险?!?br />
    安慛一口气险些没有缓过来,剧本不是这么写的。

    他道,“凡事都有个风险,做人岂能因噎废食?”

    姜芃姬面上犹豫不决,视线不住飘向卫慈和丰真方向,好似拿捏不定,显得耳根子软。

    丰真挑眉,故意不接话,卫慈却不能不配合。

    “主公,慈以为此事可行?!蔽来任伺浜辖M姬的演出,不得不做出一副信心十足、略显僭越的姿态,“尽管红莲教教众人数繁多,号称教众十万,但整体散漫,乌合之众罢了。加之红莲教暗中剥削百姓,以教义骗取百姓家财,受害者不计其数,怨声载道。若能与安先生联手,主公在外用兵强攻,安兄在内策应对红莲教不满的百姓,还愁拿不下区区承德郡?”

    红莲教经营重心在承德郡,以承德郡为中心向其他地方扩张,一路上哄骗无数百姓。

    若是将承德郡攻陷,相当于拔掉了红莲教的立教根基,其他零星据点可以慢慢清扫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赞同一边点头,“子孝说得有理,不过原计划开春再出兵,如今还是隆冬……”

    她答应了,安慛觉得自己的机会也来了。

    他拱手作揖道,“贤弟莫急,事关重大,的确该慢慢筹划。贤弟早有拔除邪教之心,为百姓谋福,此乃大善。距离开春还有几月,愚兄也能趁此时间好好部署,尽量做到万无一失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继续演戏,作为一个“没有多少江湖经验的傻白甜又热情的主公”,岂能白占便宜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兰亭就先替百姓谢过安兄。安兄大仁大义,若是能彻底将红莲教连根拔起,拯救北方受灾受难、被人蛊惑的百姓,此举定然能流芳百世?!苯M姬好似十分激动,恨不得现在就去干一番大事业,她道,“若能事成,安兄付出也不少,兰亭怎么好意思独揽功劳?”

    安慛等的就是姜芃姬这话。

    他自嘲道,“愚兄只是丧家之犬,能略尽绵薄之力为百姓谋福,已然满足了,不奢求什么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热情地说,“安兄何必妄自菲???手上没有兵马又如何?以安兄之能,以后也会有的。不如这样吧,若是攻陷了奉邑郡,所得钱财人丁,安兄分去一成?”

    安慛的心脏不争气地跳了跳。

    一成?

    他的确是想过哄点儿利益,但从未想过这个傻大胆如此大方,一开口就是一成钱财人??!

    红莲教所获不义之财岂止千万,哪怕只得一成,那也是相当庞大的数字。

    有了钱,再加上分到的一成人丁,安慛便能慢慢经营自己的势力,兴许还能更进一步!

    安慛潜伏在红莲教好几个月了,小心翼翼才经营了一些人手,数目也就上百。

    若是能帮姜芃姬拿下承德郡,他的人手和家当就会翻个几十倍!

    他已经心动了,但嘴上依旧要谦逊,“愚兄不过是做个策应而已,没什么大功劳的,哪里能比得上贤弟带兵剿杀邪教?不成不成,这大礼过于沉重,愚兄受之有愧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那么“热情”,妥妥的“地主家傻儿子”,哪里会收回自己承诺出去的利润?

    两人推来推去几个回合,安慛在姜芃姬的“强迫”下勉强收下这一沉重的“答谢”。

    有了共同的合作,气氛自然融洽,一句“安兄”、一句“贤弟”,好似一对铁兄弟。

    丰真是最先受不了的,逗了逗鸡皮疙瘩,寻了个由头就偷溜了。

    顺带还将卫慈给拉走。

    两人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主公这也太大方了,一成的钱财人丁,活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?!?br />
    丰真一如既往嘴贱。

    卫慈笑道,“主公现在重心在东庆北方一代,无法顾及其他势力。若是能将安慛立成靶子,倒也不错。再者说了,安慛的仇敌是南蛮四部,后者连南盛国都灭了,还惧怕一个安慛?”

    饶是前一世,安慛也是挥霍了卫慈数年心血,加上南盛部落发生了蝗灾,这才侥幸赢的。

    如今南蛮四部还处于巅峰时期,安慛想报仇,无异于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卫慈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不知道,红莲教那些顽固分子是个多大的隐患,一个都留不得?!?br />
    哪怕没有安慛,卫慈也想私下建议姜芃姬,将红莲教高层屠戮殆尽。

    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