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了卫慈的意见,姜芃姬露出好似发现新大陆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道,“我以为子孝最是风光霁月的,没想到也有这么阴险的一面?!?br />
    也是,哪个谋士劈开来不是黑乎乎的?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对,红莲教与青衣军不同,前者以莫须有的教义蛊惑无知百姓,思想顽固难以根除,若是私底下传播这种邪教,影响治下百姓,这就不好了。丢出去废物利用,也算不错?!?br />
    卫慈叹息,他知道这话的意思是调侃和戏谑,若是搁在不熟的人身上,准以为她在讥讽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嫌弃就好?!蔽来鹊?。

    姜芃姬托腮,拨弄着篝火,令其燃烧更旺。

    “嗯,不嫌弃,我挺喜欢的?!?br />
    分明再正常不过的对话,卫慈却有种耳热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丰真莫名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看样子也不需要我多事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抖了抖肩膀,作为一个嗑寒食散嗑得有些多的病秧子,他真心讨厌冬天和夏天。

    爬回马车,将车厢堵得严严实实,然后才放心揣着汤婆子取暖。

    一夜风雪过去,兵卒已经煮好开水,泡开干燥的肉干,煮了小米粥,应付一早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让兵卒通知安慛,让他一道过来用早膳。

    “条件简陋,安兄先凑合着吃,等哪日有机会,小弟再做东请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得十分豪迈而客气,安慛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连忙寒暄应承。

    肉干、肉汤和米粥,食物的确简陋,但考虑到如今的条件,这算得上极其丰厚了。

    为了调味,肉汤里面还加了些许调料,闻着十分香。

    直播间定时开启,早已经等候的观众哗啦啦涌了进来,问好的问好,打招呼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因为直播间人数上限已经固定在十五万,加上它的名气已经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这导致每一个位子都十分难抢,谁要是抢到了,绝对会喜气洋洋地在微博或者朋友圈晒图炫耀。

    观众刚刚进来,眼尖发现直播画面中除了主播、慈美人和嘴贱丰之外,还多了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【端午节吃粽子】:噫?这人谁啊,竟然有资格跟主播他们一块儿吃早饭?

    【儿童节吃零食】:不认识,之前应该没有出现过。有远古大神知道这家伙是谁么?

    【油爆香菇】:我也不认识,应该是昨晚直播间关闭之后出现的?等等,昨天似乎有说过,兵卒发现一个昏倒在路旁、差点儿被大雪覆盖的家伙,主播让人去救,说不定就是他?

    【永远十八岁】:也许吧,要真是昨天被救的人,这家伙肯定有什么来历或者本事。

    直播间屏幕上全是对安慛的讨论,比较正经的观众只谈论安慛的身份来历,希望能找出蛛丝马迹,比较不正经的观众则盯住安慛的外貌长相和身材,从头到脚评论一遍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他叫安慛,的确是昨天兵卒救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发了一条弹幕,表情淡定地继续用早膳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她不急着上路,反而关切地询问安慛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世道如此混乱,安兄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安慛饥饿多时,但他依旧维持着矜持和习惯,早膳只用八分饱。

    听到姜芃姬的问话,安慛面色带着几分迷茫,旋即坚定下来,铿锵有力地道,“南蛮畜牲践踏故国山河,奴役南盛百姓,慛身为男子,自当洒尽一腔热血,寻蛮子一血前仇?!?br />
    是的,他要报仇。

    哪怕之前倒在雪地之中,意识昏迷,他脑海之中最后的念头也是报仇。

    若非南蛮四部的畜牲践踏南盛,毁了他的家族、屠戮他的家人、灭了他的国家、践踏他的尊严和傲骨,他又怎么会从高高在上、前程似锦的贵族郎君沦落成如今的丧家犬?

    故国沦陷,有家归不得,想到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,饶是安慛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寻仇?南蛮四部战力雄厚,安兄怕是难以如愿?!?br />
    要是南蛮四部这么好打败,南盛国也不会被灭了。

    安慛面如金纸,他视线飘过手臂位置,嗟叹道,“慛也知道难以成事,但若是不试一试,叫人如何甘心?本想到贵国借兵讨伐,只是没曾想东庆如今也是多事之秋……”

    几年之前,南蛮四部险些攻破南盛都城,中原其他四国纷纷派兵支援。

    只是,南蛮四部阴险狡诈,面对四国援军已经选择了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起初,南盛国士族以为南蛮四部是怕了援军,后来才醒悟过来,人家这才叫聪明。

    且战且退,不和援军硬刚,最大限度保存兵力。

    其他四国也不是大善人,大老远过来帮人打仗是要报酬的,这个报酬还不低。

    南蛮四部兵力没有损耗多少,随时都有卷土重来的能量,南盛却只能咬牙将这口闷气咽下肚子,给其他四国的援兵丰厚的“酬劳”,或割地或钱财、米粮、军队装备乃至人口。

    援兵撤走,南蛮四部果然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国内有些士族和皇室外戚为了自己的利益,出卖信息和军情,使得南盛灭国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安慛原想过来找东庆借兵,但没想到东庆自己也是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姜芃姬佯装建议他,“不如去中诏试一试?”

    安慛苦笑不止。

    他九死一生逃到东庆,几次面临死亡威胁,如今再去中诏,他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命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慛想尽办法混入红莲教,存了自己的心思?!卑矐N长舒一口气,眉宇间带着一股子的决绝,“红莲教以教义蛊惑百姓,如今已经聚集了数万教众。不止东庆北方,他们还有去其他地方宣传教义,哄骗百姓入教??此朴敕鸬懒浇滔喾?,实则为邪教无异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暗中挑眉,她刚才还想着如何开口与安慛合作,这人自己便凑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说这些话,实际上是为接下来的目的“铺路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顺势露出愁容,她道,“红莲教的确是毒瘤,若是任由他们在东庆北地扎根宣传,再过个两三年,整个北方的百姓都要被红莲教这些邪教徒蛊惑入教……”

    安慛作揖拱手,真诚地道,“实不相瞒,慛混入红莲教,本意是想打入他们内部,借红莲教之手复仇。不过,等慛了解他们的教义,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。以如今的情况来看,若不趁早下手,以绝后患,日后拖久了,定然会成为兰亭的心腹大患!贤弟定要多加防范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