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慛到底是士族贵胄出身,若非为了某些目的,他会甘心混入红莲教,跟乌合之众为伍?

    手臂上绘着火焰纹身,这意味着这人在红莲教内已经混了个小头目的位置。

    丰真不得不怀疑,这人是不是想爬上红莲教高层位置,然后趁机夺权抢人?

    他的怀疑不是没道理,卫慈也给予了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“野心有、魄力有,怎么会甘于无名?奈何苍天待他薄凉,终究少了一份气运?!?br />
    “气运?”丰真笑道,“你这家伙越发神棍了,这也是你看面相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卫慈避重就轻,“他运气的确不好?!?br />
    对于这位旧主的生平,卫慈还是十分了解的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要说能力和才华,安慛不缺,但他独独缺了一份“天时”,每次绞尽脑汁稍稍有了点儿起色,总会卷入周边的斗争,一腔心血付诸东流,东奔西跑十余年,仍是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手底下仅有数百老兵,帐下虽有几元猛将,但也是草莽出身,打仗全靠肌肉不动脑子。

    正逢天下大乱,安慛在各个大小势力之间辗转跳槽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,四十有四,要地盘没地盘,要人手没人手,不可谓不凄凉。

    最后流浪到中诏,求了卫慈出山相助。

    饶是卫慈,面对安慛一穷二白的家底,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讲真,卫慈一直有关注天下大势,但他并没有出山的意思,因为他觉得无人敢用他。

    他出生于葵酉年八月廿二日子时。

    这个生辰八字摆出来,谁敢用?

    哪怕用了他,那也是一边任用一边防备或者直接将他摆着当花瓶,卫慈才不受那份羞辱。

    故而,安慛主动请他出山的时候,眼明心亮的卫慈挺意外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思透亮,隐约明白安慛苍老表面下的野心。

    世人谣传卫慈乃是前朝丞相的转世,那位丞相辅佐大夏太祖从微末走到天下共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旁人主动请他出山,难道没有效仿大夏太祖的意思?

    重用一个有可能“背主夺权”的“奸佞”,这人也是心够大的。

    安慛铁了心要请,卫慈几次拒绝,甚至被弄得没办法,人家前门拜访,他后门偷溜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最后一番恳谈,卫慈被对方说动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人有心怀天下苍生之志,有种遇见心中明主的喜悦。

    虽说安慛有些执念,但仇恨也是动力的一种。

    安慛那会儿已经不年轻了,卫慈也怕对方英雄暮年,没有丝毫战意,心里有仇便有动力。

    卫慈为安慛辛苦谋划、造势宣传、收揽人才、内顾政务、外兼练兵、与其他势力勾心斗角、或联盟或蚕食……慢慢经营,稳扎稳打,从没有地盘到雄踞南盛大半国土,熬着心血去帮他。

    姜芃姬剥削员工不发工资,事后也知道用一文钱的地契豪宅安抚,创造各种福利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政务那么忙,杨思那货还能养出冬膘,可见伙食待遇有多好。

    但卫慈帮着安慛的时候,那真是到贴着帮人家,连续几年没有见到一分俸禄,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他在实现自己的理想,身贫,心不贫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万万没想到,安慛对报仇的执念已经入骨,疯狂得令他诧异。

    国仇家恨,血债血偿,这没毛病。

    可卫慈是希望融合南蛮四部,一代两代看不出来,三代四代之后,他们将会忘却自己的先祖、文明、语言、习俗,彻彻底底融入到中原,南蛮四部的人也是人,人口大,国力才强!

    那时候,天下逐鹿激烈无比,十余个诸侯瓜分了原本的五国国土,彼此之间依旧战乱不休。

    卫慈想趁着他们打得激烈的时候,稳固后方,修生养息,闷声不吭发展自己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天下一统的画面,所以他想打好基础留给后人实现。

    结果?

    安慛穷兵黩武,对南蛮四部连年开战,执意要灭了南蛮,治下百姓将士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最后,他的确是灭了整个南蛮四部,无辜的、不无辜的,南蛮还是成了历史,但整个过程填进去多少百姓和将士的性命?不仅填了那么多人命,更让卫慈多年心血付诸东流!

    讲真,要不是安慛数次南伐,耗费太多兵力物力人力,姜芃姬吞并安慛势力,哪会那么快!

    幸好姜芃姬没有杀俘或者屠城的习惯,不然的话,因为安慛间接而死的百姓,只会更多!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安慛若能成为胜者,他屠族报仇,覆灭蛮族,后世史书赞他一声雄霸之主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想报仇还要拉着自己的人和百姓下地狱,这种人不叫雄主叫暴君。

    饶是过去多年,想起那段历史,卫慈依旧气得肝疼。

    丰真想得远,他问卫慈,“这人若想给红莲教背后来一刀,不正好迎合主公的心思?”

    卫慈默了一下,反问道,“你也不怕养虎为患?”

    丰真这人真是爱作死,帮着安慛对付红莲教,这个想法很棒棒哦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笑道,“安慛算得上什么虎?若是用得好,还能借机让他牵制南盛境内的势力?!?br />
    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利益一致的朋友和利益相悖的敌人。

    卫慈叹息,安慛的确是虎,还是一头大老虎。

    一旦遇见合适的人,便能扶摇九天。

    “莫要掉以轻心,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更何况活生生的人?”

    丰真无所谓地道,“你这人便是太小心翼翼了,安慛,如今不过是丧家犬而已。再者说了,这个安慛还不知道能不能扶得上墙。暗中观察观察,若是可行,倒是能操纵一番?!?br />
    卫慈闻言,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卫慈叹息道,“的确是慈想多了?!?br />
    明明不想被前世的记忆影响,但考虑事情的时候仍会不由自主地被牵进沟里。

    如今的形势和前世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前世那会儿,安慛强盛,主公姜芃姬则是众人讥笑的对象。

    一介女子,妄图染指九鼎,何其可笑?

    穷得叮当响,手底下的人肌肉比脑子多,打仗虽有能耐,但内政方面却是个短板。

    没有稳固后方,如何向外扩张?

    然而没有几年,安慛连同南盛另外一小半国土全被这人给吞下了。

    此一时,彼一时。

    如今是姜芃姬强势,安慛孤家寡人一个。

    姜芃姬只要安心发展稳固自己的势力,外头打得再狠,她也能稳坐钓鱼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