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笑道,“看样子,指不定是一条漏网的大鱼?!?br />
    按照姜芃姬的尿性,若是无利可图,她会这么殷勤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姜芃姬这次还真是冤枉,她就没打算怎么算计那人,只是好奇之下帮一把。

    她理解丰真话语中的嘲讽,无奈地道,“你这人可真是无趣,在你眼里,你家主公便是这种趋名逐利之人?不允许我善心大发,主动伸援手,救一救可怜的人?并非全是为了功利?!?br />
    丰真怕冷,捂紧了披风,一边微微哆嗦一边吐着白气,嘴上还不甘示弱地斗着。

    “主公前科太多,不由得我不怀疑啊?!?br />
    卫慈蹙眉,“既然是南盛国人,怎么跑到东庆,还入了红莲教?”

    甭管红莲教和青衣军在东庆北方闹得多么大,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更别说红莲教到处蛊惑人心,宣传邪教邪神,青衣军暴敛横征,所过之处宛若蝗虫过境。

    别说士族看不上他们,连寻常百姓提及这俩起义军,口中也是鄙视唾骂多于赞美。

    姜芃姬摇头,她道,“谁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,兴许是想要向东庆借兵,光复南盛吧。也有可能是逃命逃到这里,只能隐姓埋名藏在民间。如今东庆形式这么混乱,适合浑水摸鱼?!?br />
    她的话令卫慈心中一紧,脸色略显煞白。

    东庆红莲教、南盛遗脉、借兵复国、浑水摸鱼……这些关键字令他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子孝,你的脸色看着不是很好?!苯M姬敏锐地发现卫慈的脸色苍白了一层,失了血色,隐约透着些许青白,她不由得关切问了句,“外头风雪太大了,你回马车避一避?!?br />
    卫慈怔神片刻,听到姜芃姬的话才回过神,讪讪地道,“无妨,老毛病了?!?br />
    他现在当然不能回去,他必须留下来看一看那人是谁!

    正想着,男人已经洗净完毕,穿上兵卒给他找来的干净衣裳。

    男子的身量和兵卒相差无几,穿着倒是挺合适,保暖舒服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冻疮面积大,情形还比较严重,身体稍稍有些热意,冻疮部位奇痒无比,好似有无数小虫在蠕动爬行,让人忍不住去抓。男子克制住这股冲动,面上表情还算自然。

    “主公,人已经带过来了?!?br />
    兵卒将男子带到姜芃姬面前,此时姜芃姬正与丰真和卫慈聊南盛国国内的形势。

    南盛国的确是灭亡了,且不说南蛮四部攻破南盛边境,一路直捣黄龙,沿路之下犯下累累罪行,单说都城被破那日,南蛮四部颁布的屠杀令便让人恨得咬牙切齿,天下士子愤慨难平。

    皇室男丁全部被砍了首级挂在城头,女眷充作营妓,年龄小则三五岁,年长至五六十岁,未曾放过一个,有些女子不堪受辱惨烈自尽,甚至有贵族妇女抱着年幼的女儿一同寻死。

    与其苟延残喘活着,任人羞辱至死,还不如早早解脱,魂归地府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算记不清的血债,南蛮四部以人为军粮食物的行为,更是令人作呕欲吐。

    南盛皇室覆灭之后,南盛国的士族不得不联合起来抵抗南蛮四部。

    之前说过,世家的能量很大,已经强得可以左右朝堂,控制皇帝的更替。

    为何这么强,南盛还是灭国了?

    须知,世家各有各的利益,彼此之间也存在竞争和敌对关系,互相制衡。

    一开始,南盛国灭不灭,南盛本土士族世家都不在意的,原因有三。

    第一,南盛皇室灭了,他们推立新主就好了,谁当皇帝他们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第二,士族眼高于顶,虽然讨伐厌憎南蛮四部,但并没将这些野蛮之族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第三,南盛国自己作死,各种猪队友,还试图打压世家贵胄,损伤了他们的切身利益。

    哪知道,南盛国覆灭之后,他们也没有落到好处。

    南蛮四部根本不讲理,他们也不在意士族的价值。

    士族有钱?

    杀了抢!

    士族有女人?

    杀了抢!

    士族有粮?

    杀了抢!

    自从南蛮四部灭了南盛,粗鲁屠杀了无数士族,男子被残忍杀害,女性则是用于纾解欲、、/望和传宗接代,若粮食不够便将她们烹煮而食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南盛国世家才惶然醒悟,招兵买马,揭竿而起,反抗南蛮四部的残暴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下,肯定有不少人逃到其他国家寻求避难。

    姜芃姬与卫慈和丰真谈及这件事情,对南蛮四部也是瞧不上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主公切不可大意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嘲讽南蛮四部,瞧不起他们,不是瞧不起他们的战斗力。相反,这些蛮人能征善战,南盛国国力衰败,政策失误,死的不怨。乱世之中,拼的就是谁能打仗,谁打仗能赢,这一点,南蛮四部的确比南盛国强大。但是赢了之后呢?像南蛮四部这样愚蠢,顶多在中原耀武扬威一阵子,想要建立一个稳固的政权,延绵十代百代?呵呵,做梦!”

    打仗不难,难得是战后重建。

    “一个只懂得破坏而不知道保存、创造、延续的种族,注定上不了台面?!苯M姬嗤笑着道,“说句耳熟能详的话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谁能肯定南盛百姓不会反扑?依照南蛮四部这个情形,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,若是反扑成功了,等待他们的只有灭族这一条路!”

    丰真闻言,蹙眉道,“灭了南蛮四部?依照南盛如今的情况,我瞧着挺悬,百姓没有片刻修生养息的机会。蛮人杀人只需手起刀落,百姓生儿育女再养大,需要十来年啊?!?br />
    南蛮灭族之前,南盛恐怕已经死光了。

    卫慈却道,“未必?!?br />
    “诶?”丰真诧然,“为何?”

    丰真不知道,但卫慈清楚,南蛮的确是被灭族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能说出实情,只得虚虚实实地卖弄神棍技能。

    “天道恒常,枯荣有序。一饮一啄,一因一果,皆有定数。南蛮四部屠戮南盛百姓不下三十万,罪行滔天。南盛国百姓反扑灭他蛮族,不也正常?”卫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丰真嘴角一抽,笑骂道,“我是信了你的邪,胡诌骗得了别人,还想糊弄我?”

    卫慈苦笑。

    南蛮四部的确被灭族,四部一共有六十三万八千余人,不管是男人、女人、老人、小孩儿亦或者嗷嗷待哺的婴儿,几乎无人生还。

    下令屠杀的人,卫慈旧主——安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