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算是谈得来的朋友,前阵子闹了点儿误会。你不说自己是花丛浪子么,没点儿经验?”

    丰真啧啧吐槽,“主公果然还是稚嫩雏儿。我是浪子,游戏花丛,哄的都是温香软玉,朋友之谊与男女之情是不一样的。主公到底是热闹了红颜知己,还是惹怒了至交好友?”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默了默,她让小白快走两步,道,“不想回答?!?br />
    丰真哈哈笑着,“主公莫不是害羞了?”

    向丰真取经,显然是没用的,这家伙不正经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自告奋勇,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他们十五万吃瓜党,还完不成这事儿?

    两人聊得起劲,说到开心的地方,丰真更是笑得前仰后合,丝毫没有矜持的意思。

    马车之中,卫慈时不时抬手掀开车帘,打开车窗,迎面冲来的冷气令他狠狠呛了两口。

    隐约瞧见队伍前面两个骑马的人影,他长叹一声,不知想了什么,又将车窗啪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眼不见,心不烦。

    经过半年的整顿,奉邑郡其他三县已经慢慢恢复了人气,城郭街道翻修一新,然而离开了奉邑郡,外头的场景却是触目惊心。路边白骨森森,百里之内不见男子青壮,仅余生活困顿的老弱妇孺,身披褴褛。一路行来,厚雪下总能发现冻僵的尸体,各个瘦若柴骨,不忍睹视。

    姜芃姬压了压防风的披风兜帽,身弱的丰真已经被她打发进马车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归开玩笑,如今的这个天气,丰真不适合长久在外。

    小白慢慢走着,脚步稳健,脖子上的铃铛随着步伐,有节奏地响着,马尾一甩一甩。

    这几日风雪大,他们只能选择白日赶路,晚上停歇避风雪。

    他们都这么不便,更别说那些百姓。

    “等明年,希望丸州百姓都能有一个避身之处?!?br />
    “主公言出必践,丸州百姓有福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冻得鼻尖略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无人的村落避风雪,丰真这家伙喝了一坛子酒,抱着被子去马车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吧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坐在篝火堆旁,一手托着腮,另一手拿着一支树枝挑动着火苗。

    她有信心明年拿下整个丸州,但让一州上百万百姓过上温饱的日子,她也不敢夸这个???。

    责任太大了,她只能说尽全力,不敢打包票。

    “外头风雪这么大,天气怪冷的,怎么不去马车里待着,在外头受冷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动作自然地捏了捏他的双手,温厚的掌心像是触到了一坨冰坨子。

    卫慈表情变了变,下意识想要将手抽开,只是那点儿力道哪能做到?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”他压低声音,“慈在马车待了一日,有些无聊了,下来松松气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也没过分,松开手,神色自然地指着篝火道,“烤一烤,你这手也太冷了……待在马车多好。你瞧子实,吃了晚膳喝了酒,抱着条被子不肯撒手,说什么都不肯下车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车厢四壁夹层塞了保暖的填充物,挂上了羊毛线织成的毯子,被褥和毛毯都特地加厚了一层,哪怕不用汤婆子或者炭盆,哪怕只穿穿着一身轻便的衣裳,也不会觉得冷。

    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,卫慈和丰真的马车都是特别改过的,稳定不说,内部还十分保暖。

    卫慈垂下眼睑,抿着唇,目光出神地望着篝火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在跟我闹别扭?”姜芃姬倏地问他。
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若非他克制,他都有种弹跳般蹿逃的冲动。

    面色难看地问道,“主公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直觉?!彼?,“因为上次文证的事情?我只是特地吩咐他一件事情,他比较方便去做?!?br />
    卫慈不发一语,这话感觉怎么回答都是错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啊……处境相当尴尬?!苯M姬双手揉了揉脸,口气带着几分黯然,卖可怜,“背地里有群狼环视,我都不知道谁是敌人,谁是朋友,也许一步行差踏错,便是万丈深渊?!?br />
    卫慈表情意动,“主公何出此言?有人要害您?”

    她“苦涩”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要我命的人,一拨两拨三拨,明的暗的都有。明知道内奸是谁,但我却不能动她。不是我没能力去动,而是不能动,一动便会打草惊蛇,牵一发而动全身,真是憋屈?!?br />
    卫慈心弦被触动,他愣怔地望着她,这人前期处境这么艰难么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卫慈上一世跟着她的时候,她已经是天下几大势力之一的霸主,吞并卫慈旧主的势力和地盘,天下能阻拦她登临帝位的人,已经寥寥无几,之后几年更是横扫天下。

    如今,虽说开局已经不一样了,但凭借着士族的身份,不应该更加顺畅么?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文证对于主公来讲,他是值得托付性命之人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文证可以托付身家,但你可以托付性命啊?!?br />
    卫慈脸色一变,迅速扭过脸,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刚才还觉得篝火温度不够,如今却觉得燥热难安,如坐针毡,寻了个蹩脚的理由溜开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他狼狈走掉的身影,托着腮,喃喃道,“那些吃瓜党的建议卖惨,真的可行?”

    看样子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不知道姜芃姬是和谁闹朋友,群策群力,总结了十几个方案。

    其中最可行的便是暗搓搓透露一些“惨料”,让人心软,简称卖惨。

    只要气氛烘托得当,肯定能让人心软啊。

    更别说姜芃姬的风格一贯偏强硬,突然卖一波惨,效果拔群。

    第二日,丰真发现姜芃姬脸上挂着淡笑,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丰真蹙了蹙眉,问,“主公心情不错?”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丰真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。

    大雪一连下了三日,积雪几乎能淹没半条小腿,马车车轮碾压过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丰真担忧地道,“这雪这么大,会不会压塌房屋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主公早有应对之策?!?br />
    卫慈丝毫不担心,对于积雪的处理,象阳县去年就做得很好,今年更是普及整个奉邑郡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会因为积雪厚重而导致房屋坍塌,但奉邑郡境内应该不会那么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