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不公平——”

    初雪已下,雪势还有增强的趋势,丰真冷得想要打哆嗦,不住摸索着双手取暖。

    因为早年寒食散嗑得多了,他的指甲呈现不健康的青白色,指尖渗着吓人的凉意。

    姜芃姬骑着小白,闻言扭头问他,“什么不公平了?”

    丰真眼睛向后斜了一下,双手有些不熟练地抓紧缰绳,还要防止飘雪飘入衣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子孝能窝在马车里,我便要骑马,美名其曰锻体?”

    同样都是病秧子,请不要区别对待!

    想到出城之后遭遇的“不公正”对待,丰真觉得自己满委屈的。

    丰真已经慢慢戒除了寒食散,如今大半个月也不会来一次瘾头,哪怕瘾头上来了,他凭借自己的意志也能慢慢熬过去,只是损坏的身体还是需要慢慢调养,每日饮酒受限制。

    本以为出来就能解放,好好吃喝玩乐一通,谁知道自家主公偏心偏到天边。

    卫慈是一块宝,他就是一棵草。

    具体体现在——坐马车、捂汤婆子、享受小零嘴……这些福利通通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一双凤眸略带享受地眯起。

    她驱马略靠近丰真,意味深长道,“子实,你可听说一句话——汝之蜜糖,彼之砒、、/霜?”

    丰真也是妙人,理解能力不赖。

    他面上带着些许疑惑和不解,“你说子孝也想与我换一换?为何?”

    大冬天骑马,简直是一种折磨,外头还有风雪弥漫,裹再多衣裳都觉得寒冷彻骨。

    卫慈的身子骨比他只差不好,怎么会疯了想要骑马?

    姜芃姬唇角挂着浅笑,“这个么,不可说?!?br />
    丰真想了想,仍旧不解,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他道,“不管了,我想进马车享福,他也想到外头受罪,干脆我俩换一个位置,两全其美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补刀,“我不允许,他可不会跟你换?!?br />
    丰真作势想要往后的动作顿了顿,懒散而直接地问她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他比你好看,子孝若是在寒风之中冻得双唇发紫,我会心疼呀?!苯M姬笑着打趣,毫不掩饰自己颜控的本质,“若是子实冻得瑟瑟发抖,我不仅不会心疼,我还能嘲笑你?!?br />
    只要是姜芃姬不愿意做的事情,卫慈纵然心里反对,嘴上还是乖顺的。

    丰真想和卫慈换一换位置,姜芃姬不答应,卫慈绝对不会从马车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丰真脸上的表情险些维持不住,没想到这位主公为人无耻嘴还欠,耍贱的功力还比他深厚。

    他是没卫慈好看,但一个大老爷们儿需要长那么好看么?

    需要么?

    答案是需要的,因为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,他还有一个看脸的主公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为姜芃姬的耿直打了一波“666”,顺便心疼了一把丰真。

    【今天第一更】:哈哈哈——最喜欢这么耿直的主播了,有什么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【人才瘾还大】:系统——您的好友丰真对您的好感度下降233点,目前为仇恨状态。

    【散排输到炸】:扎心了,主公。这个看脸的世界,冷漠而绝情。

    【春困夏乏秋无力】:主播这张耿直的嘴,真的不会把你家谋士都给气走么?

    【睡不醒的冬三月】:日常围观主播怼人。喷得过她的打不过,打得过的……还没出生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丰真是个能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他经常性“挑衅”姜芃姬,还不准她反击了?

    丰真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与她低语,眉梢挑了挑,瞧着有几分内涵。

    他开玩笑道,“莫非……主公也好那一口?这可不好办,子孝还得娶妻生子,传宗接代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鄙视地瞧了他一眼,“你这人满脑子装着什么呢?我就不能单纯欣赏人家的美?”

    丰真接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卫慈那张脸,初次看很惊艳,但熟悉之后也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补充道,“这是人之常情,换做是你,你能忍心佳人在寒风中受冻?”

    佳人=卫慈?

    丰真似乎想到了什么,认认真真审查姜芃姬,严肃道,“子孝乃是货真价实的男子,为人认真,性子敏感,主公这些玩笑话与我说说,我只是一介浪子,荤素不忌,因为我不会当真,犯不着忖度谈话的忌讳??扇羰侨米有⑻?,他面上不说什么,心里肯定会乱想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姜芃姬对着卫慈也是这样犯浑,这绝对是作死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同样回道,“我自有分寸,不会过分的。子孝的脾气,我早几年就领教过了。哪里敢故意犯浑,惹他生气?私底下与你开个玩笑而已,你总不会将这话传到他那边吧?”

    卫慈就是个小公举,姜芃姬会开开小玩笑,但绝对不会过火,一直捏着尺寸呢。

    丰真见姜芃姬是认真的,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若只是开玩笑,他自然不担心。

    警报解除。

    丰真调侃,“主公好见识,子孝之貌,世间少有。若以他为准绳,世间多少人要黯然失色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暗暗鄙视了丰真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本正经劝诫她别闹得太火,扭头就调侃卫慈容貌,果然是个没节操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到风丰真自称浪子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常年眠花宿柳?你说自己是浪子,也算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了?!?br />
    浪起来,比浪子还流氓。

    丰真一副“你一个毛头小子不懂其中滋味”的表情,“小孩儿不懂,这叫成熟。等主公年纪大了,知晓男女之间那点儿事情,便不会这么说了。人生在世,首求衣食住行,其次便是吃喝玩乐。圣人还道,食、色性也。男人到了年纪喜欢女子,女子喜欢男子,多正常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冷冷吐槽,“照你这么说,那些喜欢男子的男子算正常么?”

    丰真啧啧一声,嫌弃道,“我不好男风,但男风也是‘色’,自然也是正常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无言以对,这人脸皮厚得能挡住能量炮了。

    她蹙了蹙眉,想着一件事情,“你说,若是与人闹矛盾了,该怎么哄回来?”

    丰真嗅到了八卦的味道,“闹矛盾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