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看姜芃姬如今班底这些人的社会地位。

    风瑾出身最高,东庆风氏的嫡次子,出身清贵名门。

    卫慈是衰落士族的后裔,河间卫氏迁到中诏汴州,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。

    丰真算是家道中落,父母死得早,亲戚不靠谱,他还浪得飞起,败家子一个。

    除去以上三位,其他人的社会地位更低。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结构来看,姜芃姬目前并没有吸引人才主动投靠的资本。

    可若是风氏表明态度,愿意站在她这边,情况便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甚至不用卫慈坑鹏拐骗,立马便有能人志士主动投靠,还是排着队来的。

    这便是风氏在清流名士之中的号召力和名望。

    徐轲深知其中隐患,希望姜芃姬能谨慎权衡。

    若是轻易答应,岂不是养虎为患?

    一个随时可能跳槽的家族,姜芃姬竟说对方的条件无足轻重?

    “主公,这不像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轲摇头,面带疑惑。

    这不像他家主公的风格,放走风氏,意味着给未来的劲敌送去大把的人才和资源。

    此时姜芃姬还开着直播间,观众之中也有古文大手子,翻译了信件的内容,剖析内情。

    观众虽是吃瓜党,但权谋小说没少看啊,阴谋论一套一套的,套路深着呢。

    【今天三更】:主播,你答应这个条件,会不会太亏了呀。按照丰真帅哥的说法,上阳郡的兵力撑不到来年夏天,你直接强攻上阳郡也耗费不了多少兵力。抓了风氏得了,要是让他们以后另谋出路,反手给你捅一刀,未免太苦逼了?;共蝗缦衷诤菀恍?,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【明天四更】:你们别急啊,主播肯定有自己的考虑,有哪个大神来分析分析??凑飧鲋辈ゼ?,总感觉自己智商不够用。不行了,我要去找淘娘冲一百块钱的智商,提提神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嘉以为,主播这么做没错。

    【音乐家诸葛琴魔】:取了个鬼才的ID,真以为自己是郭嘉了,凑不要脸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楼上竖子,若非嘉跪得早,岂有三分天下之时?

    直播间也不是和平的地方,因为一个ID迎战,每天都能发生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现在的年轻人,一个一个都不靠谱。我来分析一下,抛砖引玉。首先,你们还记得主播之前制定的策略?她是要削弱世家权柄的,发展初期肯定不能让世家占据太多主动权,风氏若是加盟,她大概会比较被动。第二,风氏那么早入局,太吸引仇恨了,正所谓枪打出头鸟,要是昌寿王和皇帝联手除了她再内战,那该如何?第三,风瑾还在主播手底下做事呢,他们又是好友,不看僧面看佛面,肯定要给风氏一点面子……虽然,我觉得第三这个理由有些扯淡,主播也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,但补充上去,显得她有人情味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,风氏看不上主播。

    这条弹幕发出来,后面跟着一串的“666”、“扎心了,老铁”以及“瞎说什么大实话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深吸一口气,忍住将这些吃瓜党抓过来捶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知道太老实的人一般活不久么?

    “强扭的瓜不甜,反而涩口,令人口干舌燥?!彼土艘簧?,她不是不知道风氏的重要性,但她知道对方不可能被强迫,“与其结怨,不如顺势而为,结个好人缘吧。你家主公,心胸宽广着呢,不仅能撑船,还能赛龙舟。这个条件我答应了,为表诚意,亲自去一趟上阳?!?br />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主公岂可擅离?”

    徐轲这个管家婆坐不住了,哪有**oss不待在老巢,到处乱跑的道理?

    不怕落单了被人抓住单杀?

    姜芃姬啧了一声道,“呵,我要是不去上阳郡,怀瑜就敢年后回来?!?br />
    徐轲哑然,自家主公怎么还念着这档子事情?

    丰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他道,“真担心,主公若是去了上阳,怕是年后也不想回来?!?br />
    借着抓旷工员工的名义去旷工,自家主公也是溜得飞起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瞪了一眼丰真,这家伙能不能有点儿默契?

    徐轲还想挣扎劝说,卫慈却道,“主公若是去上阳郡,可想好要带谁一道去?”

    大势已去,徐轲心累无比。

    姜芃姬想了想,说道,“我原想着,文证稳重老道,过去压场比较靠得住。不过念在他与妻子分离一年有余,如今好不容易夫妻重逢,我还是不讨人嫌了。其余人各有职责,不可轻易离开……不如子孝与我同去……只是你这身子,不知能不能经得起舟车劳顿?”

    卫慈脸色变了变,他道,“慈身子无碍,只是政务繁忙,怕是抽不开身,不如让子实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截住他的话头,道,“你这身子还在调养,本就经不起繁重的俗物。直接丢给靖容好了,反正他一人能抵两人用,不用白不用……你做事心细,我很看好你呦?!?br />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点名为“不用白不用”的杨思更是呵呵冷笑。

    他还在政务厅呢,当他是透明的?

    什么叫不用白不用,你的良心不会痛么?

    杨思至今没有答应入伙,但受到美食吸引,他一时半会儿也舍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仗着美食有恃无恐,胡乱压榨他的劳动力,这柳羲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?

    知道“厚颜无耻”四个字如何书写不?

    卫慈被徐轲寄予厚望,一定要管束好主公,千万别让她出事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不在自己的地盘上,做什么都觉得危险。

    君不见,十六国乱世之时,最有期望与大夏太祖一争高低的诸侯势力怎么瓦解的?

    还不是那个诸侯嗜好打猎,自持武艺高强,出门随便浪,然后被仇家一箭穿心。

    没了主心骨,子嗣乱斗,臣子谋反,偌大势力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他生怕姜芃姬也会碰见这种意外。

    外头不安全啊,虽说红莲教和青衣军式微,但流窜的暴民还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顾虑这个,一切轻车从简,仅有四五十护卫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后方守备,她只带了典寅、丰真和卫慈,中间那个纯粹是自己厚颜贴上来的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带着姜弄琴,只是女营冬训需要她坐镇,最近也忙得不见人影,只能作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