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杜氏颤颤巍巍地捏着那张看似轻薄,对她而言却重若泰山的放妻书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竟敢休我?”

    风杜氏似乎还没从现实的打击中清醒过来,甚至忍不住暗中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,这绝对是一个噩梦,不是现实,风珪怎么可能会写休书休妻?因为她骂了长生一句贱、种?

    风珪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,无奈道,“是和离,不是休弃。你虽然小节有过,但大节无错,我无权将你休弃。更何况,中诏国内的风气似乎对被休弃的下堂女子格外严厉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风杜氏声音尖锐地高喊道,“你也知道!为何还要写这么一封放妻书!你这是要活生生将我逼死!风怀璋,你好狠的心??!不和离!坚决不和离!除非一杯鸩酒毒死我!”

    风珪不是没见过疯婆子,也不是没见过市井泼妇,但他从未想过这样癫狂的姿态会出现在风杜氏身上,全然没有半丝仪态,只剩歇斯底里和执迷不悟,她到现在都不知道犯了什么错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的身份么?”风珪叹了一声,声音依旧平和,但一字一句却像是钉子一样扎在风杜氏心尖,“你当风氏宗妇也有四年了,你可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?主持中馈、掌管内帏、操持家务、管束仆妇、宗族往来、族内俗物、调和族内矛盾、准备宗族祭祀……宗宗件件,你做到哪点?”

    宗妇可不仅仅只是管理一个小家的内院,操持的事情多得去了。

    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,风珪觉得她还是刚刚出阁的少女,这些事情没接触过,于是拜托母亲从旁帮她,结果呢?四年学了个半吊子,处理不好一桩事情,反而怨憎风夫人把持权柄。

    “……宗妇是整个风氏宗族内帏女眷需要学习的榜样,你说说,你身上有哪点值得旁人学习效仿?为了博取虚名和外男欢喜而自伤双足,弄得后天身有恶疾,走路搔首卖弄?”

    风杜氏脸色煞白,好似涂了一层厚厚的白色脂粉,瞧着毫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先不谈这个,中诏风气不正,士族大儒追求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,风气如此,怨不得你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子。但是,嘴碎口多言,胡编乱造,编排是非,这也是中诏的风气?”

    这不能怪外头风气,只能说自身涵养差。

    风珪打开了话匣子,一些憋着不忍说出来伤害她的话,如今一桩一桩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止一次跟你提过,你哪次不是当成耳旁风?宗妇,不是你待在内帏擦粉抹脂,整日扮得花枝招展便能胜任的,多少族人在看你笑话?你嫁进来四年多了,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感觉,因为你的影响,族内风气变得浮躁多了?家风清正才是传承根本,我不能为你害了风氏?!?br />
    风杜氏被刺得险些提不上气,半响才怨毒地道,“那还不是你的母亲处处插手?总说我这里做得不好,那里做得不好,年纪一大把了,还这么贪恋权势,为老不尊,她逼我的——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耳边倏地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掌声,风珪一掌拍在一侧的桌案上,力道之大,整个桌面都在细微颤抖,风珪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掌心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啊,到底是什么做的?狼心狗肺么?”风珪道,“母亲这几年对你有过亏待?她本该享受天伦之乐,儿孙绕膝,若非你这般……她何至于年纪一把还操心你的事情?”

    风杜氏实在是被风珪刚才那一下吓到了,她以为对方会抬手掌掴她,最后还是落到了桌案。

    “和离吧,好歹是夫妻一场,你我都留最后一点体面,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?!?br />
    风杜氏后槽牙哆嗦,仍旧是不甘愿。

    “风怀璋,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?哪个狐媚子将你的魂儿都勾了——”

    肯定是这样的,不然一向迁就容忍她的风珪怎么会突然暴脾气要和离?

    绝对是因为有喜欢的人,想让她退位让贤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心里真的有人,光明正大迎进家门即可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风珪简直哭笑不得,同时又为自己不值,四年了,竟然还得不到这人半点儿信任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难不成是那个小贱蹄子?那个叫长生的贱种,竟是你和你弟媳的?”

    若非如此,为何自己不过是骂了长生一句贱、种,他的反应就这么大?

    风杜氏眼露凶光,恶狠狠咬着后槽牙的凶戾模样,看得风珪万分陌生。

    他简直要气笑了,“你若再乱说一句,磨了最后一丝情分,相信我,你面前不止一杯鸩酒!”

    风杜氏听后,脸色煞白如雪。

    谁都想活,她也不例外,刚才说宁愿一杯鸩酒也不愿意和离,不过是气话而已。

    她一直知道风珪的脾性很好,温和端方,似乎天塌了都不能让他蹙眉。

    这样的性格,渐渐让她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她真的不了解风珪,这人狠下心来,她都发憷。

    风珪道,“我也看过中诏推行的什么女四书,你也重温重温,反省反省,看看自己做到哪一条了?严以待人,宽以律己!这便是中诏无数大儒推崇的‘女德’?当真是让人作呕!”

    “将你之前那番话,每一个字都细细嚼碎了,然后咽回肚子里。若是二弟和二弟妹因为你的胡言乱语而夫妻离心,我不仅仅会赠你一杯鸩酒,还能一条白绫亲自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夫妻之间闹得这么难看,彻底撕破脸皮,这是风珪从未想过的。

    风珪夫妇和离,这对于风氏来说可不是小事,毕竟风杜氏已经上了族谱。

    若是和离,可不是收拾嫁妆滚回中诏那么简单,还需要消除族谱上的名讳。

    第二日,风夫人知道风珪与风杜氏在房中大吵,心中颇为愧疚。

    “再等两年,为娘给你寻个真正的大家闺秀,绝不考虑中诏那一窝子蛇蝎了?!?br />
    风珪揉眉。

    不再续娶是不可能的,宗妇对于风氏来说很重要,几乎能影响整个宗族的繁荣和延续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膝下两个孩子还太年幼,过两年续娶,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再等个三五年吧,只是这段时间还要辛苦母亲了?!?br />